您的位置:首页  >  回眸改革开放40年  >   价格改革:纵深挺进39年

价格改革:纵深挺进39年

日期:2018/3/14 作者: 金姬 阅读 ( 422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记者|金 姬
 
  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着由计划向市场的转变。其中,自1979年3月开始的价格改革延续至今,已进入纵深推进、放管结合的新阶段。价格机制是市场机制的核心,“十三五”规划指出,要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全面放开竞争性领域商品和服务价格。
  如何打好价格改革攻坚战,在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就显得格外重要。
  
八年调整,探索性改革
  
  在1978年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对价格改革特别是农产品价格改革问题进行了部署,开始了探索性改革。
  1979年3月22日,中国价格体制改革正式开始。
  从1979年3月起到1983年底为第一阶段,以有计划地调整价格为主,包括提高粮、油料、生猪等18种主要农产品收购价格,提高肉类、 蔬菜等8种主要副食品销售价格,全面调整纺织品价格,提高一部分重要原材料、燃料价格等。
  1984年以后开始第二阶段,包括从1984年1月1日起,机械产品首先试行按质论价、分等定价的新政策,生产资料价格实行“双轨制”,1985年大规模放开农业副产品价格,适当提高铁路短途客票价和货运价。1986年8月下旬开始放开自行车、黑白电视机、电冰箱等7种工业消费品价格,11月开始又放开包括日用杂品等24个大类749种小商品的价格,1987年下半年开始放开百货、文化小商品价格等。
  1987年9月11日,国务院明确规定了国家现行的3种价格形式,即国家定价、国家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并规定企业在价格管理方面享有的权利,让企业也对一部分价格有定价权。
 
从“价格闯关”到全面放开
  
  1988年,政府决心推进价格闯关——4月1日,提高部分粮食、油料的合同定购价格。由此拉开了一轮包括毛线、彩电在内的物价改革。4月5日,国务院发出通知,放开猪肉、鲜蛋、食糖、大路菜4种副食品价格,居民的价格补贴由“暗补”(补贴给商业经营企业)变为“明补”(直接补贴给职工)。5月之后,彩色电视机价格实行浮动。7月,国务院决定从当月28日起,放开名烟名酒价格。
  1988年8月,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通过《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计划用5年时间完成价格改革,预计物价总计上升70%-90%,工资上升90%-100%。这条新闻公布后,抢购风潮席卷各地,物价如脱缰的野马面临失控。8月30日,国务院发布通知,暂停价格改革方案,不再出台调价措施,并将工作重点转向治理环境、整顿秩序。
  “价格没有理顺,就谈不上经济改革的真正成功。”1988年9月,邓小平强调,我们准备用若干年时间把价格初步理顺,最终达到面向世界市场,“这几年我们走的路子是对的,现在是总结经验的时候”。
  1992年是价格自由化步子迈得最大的一年,生产资料价格几乎全部放开。到1993年,除了电力、通信、石油等少数实行政府定价的产品,绝大部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放开由市场调节。这时的中国,按交易额计算,93.8%的零售商品价格、87.5%的农产品收购价格和81.1%的生产资料出厂价格都已经放开。至此,中国产品市场的价格自由化基本完成,为进一步市场化改革开辟了重要道路。
  1998年5月1日,《价格法》出台,以法律形式明确了价格改革的方向,使政府价格管理走上了法制化轨道。
 
新一轮改革,任重道远
  
  21世纪以来,价格改革静水流深,市场化步伐快速推进。到了2015年,97%以上的商品和服务价格都由市场说了算。
  由于中国很多改革和价格改革有关,如电力改革和医疗体制改革,本身是两个很复杂的改革领域,其矛盾又集中反映在价格上,所以也成为价格改革的难点。
  为此,中国迎来了新一轮价格改革。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要求推动价格改革向纵深发展,加快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机制。
  此后两年间,国家发改委公布了新修订的《中央定价目录》,定价种类由13种减少为天然气、水利工程供水、电力、重要邮政业务等7种,减少约46%;具体定价项目也由原来的近100项减少至20项。国家发改委等还陆续发布文件,放开商品和服务价格——取消了公民身份认证等服务收费政府定价,还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等。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提出了2020年价格改革的重点任务,即未来将聚焦垄断行业、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生态环保、农业、涉企收费、市场价格监管等七个方面,充分发挥市场决定价格作用。
  如今的价格改革,面临着结构性改革的艰巨任务。比如,包括土地市场、金融市场、信息市场等还没有实现价格的市场决定。某些领域的价格改革,甚至在市场主体上还有许多争议。因此,全面深化价格改革,不仅要在价格体系改革上做文章,也需要在相关制度变革上取得突破。
  实行了39年的价格改革,获得了巨大突破,但未来仍然任重道远。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