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乡村振兴战略 让农村成为让人向往的地方

乡村振兴战略 让农村成为让人向往的地方

日期:2018/3/22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2945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让农民称谓从身份称谓回归职业称谓,看似是对一个词汇的重新定义,实则是在解决中国当下主要矛盾。
记者|姜浩峰  
  
  “我们小庙村一共是2700口人,808户,有耕地5370亩。”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大庙镇小庙子村党支部书记赵会杰说。
  “是水浇地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问道。曾经做过陕西省延川县梁家河村党支部书记的习近平,对农村工作非常熟悉。
  “对,我们都是水浇地。”赵会杰答。
  习近平紧接着说:“人均差不多2亩地。”
  3月5日下午,习近平来到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参加审议。
  提及为何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习近平表达了他的良苦用心。习近平说:“在选举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时,党中央提出,中央领导同志应选择老少边穷地区参加选举。我选择在内蒙古自治区参加选举,表达了党中央对民族边疆地区的重视,体现党中央加快推进欠发达地区发展、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心。”
  回看五年前,2013年7月,习近平在进行城乡一体化试点的湖北省鄂州市长港镇峒山村说,实现城乡一体化,建设美丽乡村,是要给乡亲们造福,不要把钱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这一次,在内蒙古代表团,习近平针对性地表达了自己的期望:“内蒙古产业发展不能只盯着羊、煤、土、气,要大力培育新产业、新动能、新增长极。同时,也要注意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能搞大呼隆,一哄而起。”
  中共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今年2月4日公布的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内容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科学制定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依靠改革创新壮大乡村发展新动能。
  无论是“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是“全面深化农村改革”“落实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的政策”,乡村振兴,就是要不断提高农民在产业发展中的参与度和受益面,彻底解决农村产业和农民就业问题,确保农村群众长期稳定增收、安居乐业。
  按照农业部部长韩长赋的话说,就是“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
  中国地域辽阔,各地发展状况不同。“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又在经历千年未有之变局,所以需要有科学的规划来指引。”韩长赋说。制定重大规划、出台重大政策、实施重大行动,一切的目的,就是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农村人不仅可以享受城里人那样的公共设施、公共服务,而且还拥有优美环境、田园风光。农村将来会成为稀缺资源,会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
  
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我们想召唤更多的好青年回到村里,也想帮这个美丽的姑娘找一个合适的男朋友,让她把根深深地‘扎’在村里。”这是湖北省咸宁市崇阳县大市村村民的肺腑之言。
  村民口中“美丽的姑娘”,是大市村村支书、“90后”小丫头程桔,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程桔是本村人。2014年,在广州阿里巴巴国际站工作的她回乡探亲,发现村里户籍上在册的青壮年500多人中,真正生活在村里的年轻人连5个都不到。在老支书即将退休时,村里连个支书都“凑”不出,更不用说选出个年轻、有精力、有思路的新支书来了。
  这时,老支书想到了被村里人亲切地称为“桔子”的程桔。老支书说:“桔子是大学生,又在大城市工作,每次听她回村聊天,都觉得这个女娃娃有思路、有想法,要不请她试试?” 
  但老支书也有顾虑——毕竟程桔大学毕业后在大都市里闯荡了好几年。于是,老书记准备“三顾广州”,去说动程桔。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程桔在村里就立马答应回村工作。“打工久了,越发想念家乡的山清水秀,眼界开了,越发觉得村里埋着宝贝,我想试试。”
  是什么宝贝,让程桔能够放弃繁华都市、放弃互联网公司高薪呢?先看看四年来村里的变化——60千瓦光伏发电基地有了;筹措一百多万元建起安全饮水工程;把在深圳开厂的村民丁伟明请回村办起了小龙虾养殖基地……2017年,大市村村民人均收入达1.4万元。大市村实现脱贫摘帽,成为实施精准扶贫后,当地最先脱贫的村。
  青山绿水加后发优势,让大市村有奔头。一些更早年去城市打工的村民,在领略了大千世界的繁华后,带着知识与工作经验回乡创业,给家乡人民谋福利。而这样的成就,对像程桔这样有抱负的年轻人来说,更具吸引力。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李君,是更早回村谋发展者。10年前,李君辞掉在成都年薪10万元的工作,回到老家岫云村,义务干起村主任助理。为解决贫困户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他在全国首创“远山结亲,以购代捐”模式,实现5000余户城市家庭结亲认购贫困户农产品,带动近3000多农户销售2800余万元农产品。
  在李君看来,中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家乡更是利好,使得农业成为更有奔头的产业。李君认为,发展产业,社会资金的注入很重要。要通过市场化道路实现资本下乡。3月6日,李君在参加全国两会之际,参加了湖北、湖南、山西、贵州、四川“五省乡村‘头雁’共话乡村振兴”联合采访活动。“我们村是一个普通村,已拿到上千万元的风投。” 李君说,“我们吸引资本下乡不是单纯靠出租土地、让人来圈地这样的方式,而是通过农村资源的对接,让资本看到在农村投入有增值的希望。我们村漫山遍野都是土特产资源,我们用‘互联网+’搭建农村和城市的桥梁,把山货卖到城里,还搭建‘滴滴养猪’平台,城里有人需要,农民就养,养了之后卖多少钱也约定好,这就破解了城乡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我们可以保证老百姓一头猪至少挣1000元钱。所以,我们这样偏远的小山村都能吸引社会资本,其他很多地方也是有机会的。”
  农业部部长韩长赋3月7日上午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记者会上说:“乡村振兴,体现中央一个重要的指导思想就是补短板。乡村发展还是薄弱环节,所以需要有一系列的支持政策。包括要贯彻‘以城带乡、以工哺农’的方针。”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以城带乡、以工哺农”,绝不是口号式、命令式做工作就能完成的。
  以程桔这样在基层党支部、村委会工作者为例,她当初知道本村有个能人丁伟明在深圳开工厂,但如何把这位“大拿”请回村、办企业?程桔发挥自己在大城市互联网公司工作时的经验,精细做好PPT,由此说动丁伟明带着资金、项目甚至人才,回乡投资办厂。
  “我最擅长干什么?在大公司里,我最擅长写PPT,做项目方案。”程桔当时的思路,就是做好各种PPT,不断往县里、市里跑。除了说服丁伟明回乡办厂,程桔的PPT还办成了这些事——改造了1700米主干道,加固河堤、拓宽河堤道路1200米;新建了党员群众服务中心,预留了旅游发展的停车场;新建了400多平方米的光伏发电基地、150亩绿色茶园基地;引进占地300亩的淡水龙虾养殖基地,年产值达到150多万元……
  “搞农业不仅有干头,还要有说头、有看头、有赚头……” 韩长赋的这些观点,在大市村,在岫云村,已经是经过了实践的证明。
 
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
  
  农民,长期以来都是中国人口中占据最大多数的群体。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农民”并非是一个职业称谓,而是一种身份的称谓。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过去的五年,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了农林牧渔业和种业创新发展,加快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和特色农产品优势区,稳定和优化粮食生产。新增高标准农田8000万亩以上、高效节水灌溉面积2000万亩。培育新型经营主体,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发展 “互联网+农业”,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量变带来质变。这些成绩带来的,除了农村面貌的焕然一新以外,还带来了对“农民”这一词汇的重新定义,或者说正确定义。
  韩长赋在记者会上说:“我们要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过去一说农民,我们传统的概念就是脸朝黄土背朝天。今后随着科技进步,随着产业发展,农民将是一个有吸引力的职业,我们要让农民从身份称谓回归职业称谓,将来想当农民不容易。”
  让农民称谓从身份称谓回归职业称谓,看似是对一个词汇的重新定义,实则是在解决中国当下主要矛盾。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华东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晨晖学者、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王进认为,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基于我国主要矛盾和共同富裕的深层考量。“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从国情看,最大的发展不平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最大的发展不充分是乡村发展不充分。”
  王进认为,中共十八大以来的五年多时间里,中国农村社会稳定和谐,农民获得感显著提升。“特别是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六千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0.2%下降到4%以下,农村民生全面改善,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王进说,“不仅如此,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具备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物质技术条件。”
 
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今年中央的一号文件提出持续改善农村的人居环境,塑造美丽乡村新风貌,我们给老百姓新修了13公里的水泥路,全村的2700口人都吃上了自来水,建了文化广场,卫生室、超市,组建了秧歌,广场舞、舞龙、舞狮这些个队伍,给老百姓新修了两座桥,特别是我们老百姓知道总书记您倡导厕所革命后,他们都动情地说,就连厕所这样微不足道的一个事儿,这样的小事您都能替我们想到了,他们都非常感激党和政府。” 赵会杰在向习近平汇报时说。
  在内蒙古代表团参加审议时,习近平特别关心了小庙村的垃圾处理问题。
  2013年7月,习近平在视察鄂州市长港镇峒山村时曾说过:“实现城乡一体化,建设美丽乡村,是要给乡亲们造福,不要把钱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比如说“涂脂抹粉”,房子外面刷层白灰,一白遮百丑。不能大拆大建,特别是古村落要保护好。”习近平还说:“即使将来城镇化达到70%以上,还有四五亿人在农村。农村绝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 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
  在与中外记者见面时,韩长赋重提了习近平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四个优先”,就是要在干部配备上优先考虑,在要素配置上优先满足,在公共财政投入上优先保障,在公共服务上优先安排。并表示:“我们要研究和出台相关的政策,推动体制机制创新,来增强农村的发展活力。”
      韩长赋说,“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将来农村人不仅可以享受城里人那样的公共设施、公共服务,而且还拥有优美环境、田园风光。农村将来会成为稀缺资源,会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当然这要经历一个过程,但是我坚信这一点。”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