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民一周  >   “摊牌行动”

“摊牌行动”

日期:2018/3/29 阅读 ( 171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所有的迹象表明,特朗普准备摊牌了。
  特朗普是个商人,商人的核心价值是交易,交易的本质特征是叫价和对价。作为叫价终极手段的,就是摊牌——以孤注一掷的心态,把最后的底牌威胁般一张张亮出来,试图捞取更大利益。
  从3月22日开始的一周时间里,特朗普一步步走向摊牌。当天中午,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准备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并且声称要跟中国打一场贸易战,这是尚有理性的领导人不会轻易开口的;稍后,借着美国国内刚刚通过的所谓跟台湾有关的办法,公然派出国务院中级官员到台湾访问,挑战一个中国的政策;接着,派出军舰以所谓的“航行自由”,进入我美济礁12海里领海范围内,遭到两艘中国护卫舰警告驱离;最新的事态是,借着那个办法的出笼,美国众议院外事委员会头目也准备到访台湾,再次挑衅一个中国的底线。
  无论是打贸易战还是中国的领土主权完整,都是中美两国大国关系中的底线,在这些事关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任何人都不要妄想中国会吞下苦果,中国必然会展开还击。在这些至关重要的方面公然挑衅中国,特朗普在亮出他最后的底牌了。
  从特朗普的商人属性讲,摊牌,某种意义上也是商业叫价的一部分,当然这是一种讹诈式的叫价,目的还是利益。商人唯利是图,总想不断扩大自己的利润与收益,直至叫价到最后摊牌的境地,以为可以获得最好的对价,得到最大的收益。马克思说,资本家为了获得百分之三百的利润,甚至不惜冒上断头台的风险,就是这个道理。
  摊牌这样的赌博伎俩,在中国人这里,是不会得逞的。就在特朗普逐渐升级冒险行为时,中国逐步开始了还击。  从贸易上的反制措施,到带有严重警示信息的表态,都对美方的冒险行为形成了威慑。
  美国人的摊牌,中国人并不是没有反击过。
  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役,很多人不知道还有一个名字,就叫“摊牌行动”。“摊牌行动”提出者,是当年侵朝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
  范弗里特是个赌徒般的军人,一向奉行“火力至上”,认为大炮可以决定一切,流传甚广的“范弗里特弹药量”,指的就是他对狂轰滥炸的迷信。1952年10月6日,范弗里特写信给上司、远东美军司令马克·克拉克说,为了扭转中朝方面越来越明显的战场主动局面,建议采纳美国第9军代号为“摊牌行动”的计划,向上甘岭一带进行攻击,改善金化以北防线的情况。
  范弗里特对“摊牌”颇有自信:“考虑目前弹药库存所能提供的最大火力以及空中力量的最大近战支援,第8集团军司令对‘摊牌行动’的可能性是乐观的。”
  他们“乐观”预估,行动将进行6天,会造成200人的伤亡。由于有多达16个炮兵营的280门大炮和200多架次战斗机及轰炸机的支援,估计不会遇到很大的障碍。
  10月8日,克拉克批准了“摊牌行动”计划。考虑到行动比较容易,他特别提醒范弗里特要谦虚一些,对该行动只作例行的新闻报道。
  最终结果世人皆知。上甘岭战役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历时四十三天。美军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阵地,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击退敌人900多次冲锋,志愿军共发射炮弹40余万发,这一物资消耗量为中国战史上所仅见。战役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
  战役的最终结果,除了付出巨大伤亡和损失之外,美方一无所获。克拉克和美国总统杜鲁门都不得不承认,这是对本方军队士气的沉重打击。克拉克后来在回忆录中说,鉴于上甘岭战役中联合国军伤亡过重,此后不得不停止了任何兵力多于一个营的战斗计划。由此,上甘岭战役实际上迫使美方停止了任何对志愿军的大规模进攻计划。
  “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摊牌行动”以美方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此后,直到1953年7月停战,美方再也没有主动向中朝方面发动过任何大规模进攻。
  历史是一面锃亮镜子。跟中国“摊牌”,还得悠着点。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