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跟着水果看世界

跟着水果看世界

日期:2018/4/5 作者: 阙政 阅读 ( 1578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水果传》中的果子们被赋予了人格化的色彩——椰子为了繁育后代给自己准备了三层外壳,一辈子都能在海上冲浪;榴莲长着眼睛,绝不会在不合适的时间掉下来砸到行人的头;草莓特别有小心机,明明酸度很高却用几百种芳香素迷惑人间;指橙与珍珠鸡日夜上演着莎士比亚的剧情……在这场水果主题秀里,每一种水果都只有5分钟的表演时间——而它们毫不怯场,一个个都像“戏精”附体,争先恐后地献上独门绝技。
记者|阙 政
 
  2018伊始,国产纪录片接过了去年的那把火,继《如果国宝会说话》《生门》之后,《水果传》又成了最新的“爆款”——原本预留给《舌尖上的中国3》的口水,全都贡献给《水果传》了。
  和许多爆款一样,这部首播在省级卫视的纪录片,最终还是“引爆”在B站(视频网站Bilibili)。而据四大视频网站(优酷、腾讯、爱奇艺、B站)的统计数据显示,《水果传》的受众群体中35岁以下用户占96%,是绝对大多数。
  这样的结果,恰恰呼应了纪录片的初衷。打从策划阶段开始,《水果传》就被确定为一部“主打年轻人”的纪录片——要馋的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
 
有料,有趣,有故事
 
  4K超清设备、航拍、微距、千倍高速摄影……《水果传》最终呈现出的水果世界完全可以用“性感”二字来形容——吹弹可破的质感、娇艳欲滴的斑斓、汁液四溅的爆炸瞬间……美得让很多观众第一眼误以为出自BBC——但其实《水果传》是一部地地道道的国产纪录片,出自“云集将来”。
  这也难怪,成系列地拍摄以水果为题材的纪录片,不仅在中国前所未有,全世界范围内也几乎没有先例。《水果传》完全来自中国团队的原创,却一出手就达到了高峰。
  《变身》《异族》《滋味》《旅行》《灵感》《诱惑》,《水果传》只有短短6集,每集也不过35分钟的“轻量级”,却小身材大味道,每集都有6种以上水果登场,高密度呈现千姿百态。在这场水果主题秀里,每一种水果都只有5分钟的表演时间——而它们毫不怯场,一个个都像“戏精”附体,争先恐后地献上独门绝技。
  开篇的第一幕就令人惊艳:台湾著名的“爱玉冰”大家都吃过,即使没去过台湾,街头巷尾铺天盖地的台湾奶茶铺里也多的是“爱玉”主题的特饮,一块块淡黄色形似蒟蒻的爱玉冻浮在杯中,口感爽滑Q弹。然而《水果传》第一集就告诉你:爱玉真身才不是你平时看到的黄色小方块——它最初好似一颗普通的青绿色果子,被摘下削皮烤干之后,一个翻身,竟像一朵灿烂的菊花一般盛开了!而我们平时所见的爱玉冻,其实正是这些“菊花瓣”的神奇化合产物。
  “对年轻观众来说,猎奇很重要。”《水果传》制片人蔡懿鸣告诉《新民周刊》,“去年云集做了《本草中华》,受到了广泛关注,我们就在想,除了这种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还有什么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什么题材合适?什么东西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最接近?这就想到了水果,可以说每个人每天都会接触到。纪录片有很多拍法,一般都会以人物为主,而我们决定拍摄《水果传》的时候就想好了,把原先的做法摒弃,就用最纯粹的水果故事,尽量拍摄平时不太常见、甚至闻所未闻的水果,并且每集中至少有一半要在国外拍摄,保证水果的多样性和可看性。”
  横跨全球15个国家50座城市,《水果传》团队兵分四路,有8个月的时间都“在路上”。拍水果不像拍其他,因为保质期和运输问题,几乎全部都要在当地当时当刻拍摄。8个月的奔波,总共拍回的素材量长达七八万分钟,而最终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都是精挑了又细选的200分钟(6集)——越南丛林里的新鲜可可果吃起来像山竹、云南西双版纳的木瓜榕内涵丰富、马来西亚沙巴的水椰子有着坚强的外表和柔软的内心、澳大利亚指橙里有五彩的颗粒,非洲竹芋富含的“索马甜”要比蔗糖还甜上3000倍……这些平时难得一见或者连听都没听说过的水果,果然极大地激发了B站观众发弹幕的热情,每个人都被馋得食指大动。
  正如《水果传》导演罗颖鸾在手记中所说:观看时请保持房间明亮并与屏幕保持一定距离,在手能够到的范围内备好水果,以免“观后可能魂不守舍,有口干舌燥之渴望”。
  更有趣的是,《水果传》中的果子们还被赋予了人格化的色彩——椰子为了繁育后代给自己准备了三层外壳,一辈子都能在海上冲浪;榴莲长着眼睛,绝不会在不合适的时间掉下来砸到行人的头;草莓特别有小心机,明明酸度很高却用几百种芳香素迷惑人间;水椰子看起来像个历经沧桑的孑遗老人,内心却如此柔软纤嫩;指橙与珍珠鸡日夜上演着莎士比亚的剧情;而神秘果中含有的奇特蛋白酶,能让它的朋友酸柠檬摇身一变,变成甜蜜的橙子……
  有了这些稀奇古怪的戏精,《水果传》已经成功地打开了观众的视野。但接着看下去,你会发现《水果传》的野心还远远不止于猎奇与逗趣。实际上,看完6集之后,你不但会对那些稀奇的水果念念不忘,更会记住水果背后的故事——正如一名网友点评的:“讲的不只是水果,而是采摘者的人生。”
  “当我们下决心要把关注点聚焦在水果的时候,其实是准备弱化一些人物背景的。但是你会发现,故事讲到后来,没有人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选择用人物来贯穿故事的主线,人和自然天生割舍不断的关系却自动形成了平衡——可以说,人物完全是由水果带出来的。”让蔡懿鸣印象很深的是,陕西马家坡到了柿子收获的季节,除了摘下柿子制作柿饼,还会特意在树上留下一些柿子给鸟吃,“既是民风淳朴,也是劳作者一种根深蒂固的概念:回馈自然,与大自然保持平衡”。
  同样令观众记忆深刻的,还有日本的梅园女主人、在“菠萝的海”里寻找最合适的一枚凤梨的凤梨酥制作人、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深处采摘蓝莓的老奶奶、特地远赴重洋只为一睹蔓越莓收割季的中国女孩、用古老的海绵法萃取香柠檬精油的调香师、用菠萝纤维代替动物皮革制作皮鞋的女设计师、用“柿染法”结合空气与阳光的染布匠、用上千只柠檬来作发电实验的中学生、为了畅吃榴莲而去异国专程跑马拉松的选手……
  人物的深入人心,使得《水果传》的观感颇似《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在人们为美食垂涎三尺的同时,还能体察到劳作者与食物的关系。看似轻巧的选题,因此而呈现出了“一花一宇宙,一树一菩提”的奥妙无穷。
 
水果的环球旅行
 
  很多观众可能会好奇,摄制组是如何像猎人一样,去世界各地搜捕奇特水果的呢?——其实,《水果传》的背后还真的有不少“水果猎人”存在。蔡懿鸣告诉记者,“水果猎人”本身已经成为一种职业,“我们在马来西亚沙巴拍到的水椰子,就是通过水果猎人杨晓洋知道的。实际上我们平时天天接触的水果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许多水果都没有经过大面积工业化的种植,被称为‘野果’,而水果猎人的职责就是去发现这些水果,赋予它名字,选择合适的进行传播和推广。”
  除了“水果猎人”,《水果传》还有一支专家团队,其中之一就是中科院植物学博士史军。纪录片中的“神秘果”“八月炸”,都是史军推荐给摄制组的。当弹幕因为“菠萝和凤梨是不是同一种水果”而吵起来的时候,也得靠史军出面科普。
  有了专家和猎人的帮忙,《水果传》才得以横贯东西、博古通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观众对水果的前世今生会很感兴趣,比如传教士把某个品种的葡萄从法国传到云南,最终法国的葡萄绝种了,却幸好有传到中国的得以繁衍存续;又比如猕猴桃是原产于中国的,还分雌株和雄株,一开始运走几次都没能在海外成活,直到有一次一艘船上偶尔搭载了三株雌雄有别的树苗……”
  由于每一集都要迅速切换6种以上的水果,每次一切换国家,弹幕就会群起:“摄制组经费爆炸!”而据记者向蔡懿鸣了解,《水果传》的投资在一千多万。“我们把拍摄时间尽可能压缩进8个月,节约了几乎一半的时间成本,然后把资金都用于拍摄之中,可能因为这样显得资金雄厚吧,其实是时间成本上省出来的,一般拍摄这样一个系列片估计需要一年半左右,我们团队很多时候拍摄都是兵分了四路。”
  《水果传》打的是一场快仗——2017年4月开始启动调研,5月底至12月底持续拍摄,到春节期间都上了卫视黄金档。不过,这样的快仗也为纪录片带来了一丝遗憾。“许多水果在我们开始拍摄的时候已经过季了,比如像西瓜、白草莓,都落市了,连草莓也快没有了,我们最终是好不容易在德国找到一大片草莓,刚好那个地方的草莓晚熟,在临近过季的时候还有一场草莓节,让我们如愿以偿地拍到了成片成片的草莓。”
  但冬春交界的水果,总还是与《水果传》失之交臂了。好在,《水果传》不仅在中国火爆,海外版权也已经谈了好几个国家,马来西亚、文莱、印尼、国家地理频道、Discovery都很有兴趣,眼看就快要走出国门,这第二季自然也就提上了日程。据悉,《水果传》第二季已经在策划调研阶段,“会延续第一季的风格,还是一个单纯的水果节目,但会涉及四季,涉及更多不同的地方——去年我们没有去非洲,其实那里也有很多新奇的品种,所以四季和非洲会是我们第二季的主要方向。”
  很多观众可能没有意识到,《水果传》第二季的走向,某种程度上也由他们在左右。《水果传》在B站一共收到了5万多条弹幕,对观众而言可能是随意的抒发与吐槽,但摄制团队可都看在眼里。“当时在B站播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去看一遍,看看网友在说些什么,我们的总导演和出品人也在页面下回复网友的各种问题。”
  弹幕最关心什么?首先当然是水果的味道——指橙什么味儿?黑刺榴莲能有多好吃?特别想吃神秘果加柠檬!《水果传》播出后,“指橙”“黑刺榴莲”和“神秘果”的电商搜索量都急剧攀升,观众们搜索一番后发现:神秘果还挺亲民的,10块20块钱就能买到一颗,还免费送柠檬;黑刺榴莲身价就不一般了,一颗要卖六七百元,更贵的是指橙,按克卖,1克就要15元……
  当然啦,年轻观众们也不只是对着屏幕流口水,他们还关心“水果猎人”,关心水果的迁徙历史,关心由水果带来的国际交流和新鲜职业。“这些都会是我们第二季的侧重点。”蔡懿鸣表示,“有人说年轻人不爱看纪录片,这是不对的。其实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上了纪录片,很多纪录片都是在视频网站引爆,通过年轻人口耳相传火爆起来。而现在对我们来说,最应该考虑的问题是纪录片本身的质量,如何运用更多不同的手法,更丰富的画面,来迎合现在观众的口味——而不是去想年轻人是不是喜欢看纪录片。据我所知,现在看纪录片的大都是90后00后,他们对色彩缤纷的新知识都非常感兴趣。”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