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第陆大道  >   安徒生的窗户

安徒生的窗户

日期:2012/10/29 作者: 陆幸生 阅读 ( 385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经俄罗斯去北欧,最后一站是丹麦。在古高德语中,“丹”为“沙滩、森林”,“麦”为“土地、国家”。今年4月,联合国首次发布“全球幸福指数”报告,比较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人民的幸福程度,10分为满分,丹麦获近8分,列首位。网文介绍:“丹麦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市场经济体但又带有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拥有高科技农业、现代的小规模企业化工业、稳定的货币等特征,同时对国际贸易高度倚赖。丹麦属于世界经济高度发达国家,能够提供大量的社会福利,贫富差距相当小,国民享有极高的生活水平。”
  波罗的海晚霞金碧辉煌,然周边诸国在史上却颇多“纠葛”。眼下“岁月静好现世安宁”。从瑞典哥德堡上船,经过约20多分钟航行,便来到丹麦哥本哈根。感觉很像是坐上海的轮渡。
  跟团旅游,身不由己。景点定好,超时不候,后果自负。蜻蜓点水、浮光掠影的“拉洋片”,看看而已,拍些照片就是。
  “我团”在哥本哈根步行街“徘徊”了两个小时。导游介绍:这条长达1.2公里的步行街位于哥本哈根市中心,始建于17世纪,是世界上最长的步行街。这条贯穿着哥本哈根最重要的建筑物和政治、商贸中心的“心脏地带”,在丹麦举足轻重。   街道两侧连接一个又一个广场、著名建筑和特色商场。数百家店铺鳞次栉比,令人目不暇接。这条街道一侧,全是喝啤酒和咖啡的街面小店,座无虚席,满满腾腾,西服革履有之,T恤牛仔有之,时尚飘逸更有之,满眼增色,风光无限。
  当下,在阳光里“发呆”属幸福范畴。此地人多,却不嘈杂,人们眼神安静、安逸。但我感觉,有些也有点“空旷”。一对似是伴侣的中年男女,坐在条石河沿,各自一杯啤酒。面对夕阳,男士神色“凝固”,似在问:我这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女士则聚精会神地看着他,似在回答:爷们,这酒也别再续了,您已经到秋天了,秋的后面不是春。
  又一边,面对的两排座位上,坐着同属中年的七位男士和一位女士。无论喝哪种液体,女士表情总比男人洒脱。看着周遭男士似“抓耳挠腮”的模样,她点了根烟,其神情像在说:生活在“全球幸福指数第一”的地方,各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走过他们身边,看到男士们的表情,似在表述:既然必须面对您,那您能年轻一半,就太好了。    
  相邻的两位男士,一衣白,一衣黑,都在喝啤酒。白衣男士俯首望着河水,似有所问:我这一辈子,就波澜不兴地过去了?那么平静,那么重复,那么“句号”?一旁瞅着的黑衣男士,眼神有点俏皮:天天有个位置坐着,天天有杯啤酒喝着,半年有太阳,半年有暖气,小日子可以了,要想着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喝不上啤酒的人,心态就平衡,哥们知道不?
  当然,这上面的回答,是当时的我边感受、边模拟的“思想活动”。
  一位长须男士安坐,他表情也似有疑惑:这辈子生活在“全球幸福指数第一”里,够好了,还有什么没了的念想?我无法虚拟回答,只是知道了:每人都有心事,“第一”也会怅然。
  对林林总总的异国表情,我并不感觉陌生。也许,一切都源自“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愿望。
  河岸另一侧,是拥挤在一起的涂抹了各种色彩的楼房。一栋粉红色楼房的一个窗框下,挂有铭牌,标志着安徒生曾在这个“窗户”里居住。19世纪的安徒生,写下一百多篇作品,中国读者最熟悉的,第一大抵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第二该是《皇帝的新衣》吧?我的记忆,这两个故事都曾被画成过连环画的。
  《卖火柴的小女孩》描摹的,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夜里”,幼小生命被寒风吹灭的惨然一幕。《皇帝的新衣》讽刺锋芒直指皇朝统治者,“现代童话之父”要写的,不仅是“皇上在更衣室里”,重要的是皇上怎样地走到了街上。
  由此想到,当代丹麦的“全球幸福指数第一”,并非凭空而来。当下的“第一”也会怅然,亦是。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