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陈盆滨:风一样的男子

陈盆滨:风一样的男子

日期:2015/5/27 阅读 ( 1236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跨越100天、30余个城市的漫长马拉松征程中,陈盆滨不仅要面临身体耐力的极端挑战,还要经历南方暖春潮湿、江南梅雨及北方酷暑的挑战。
撰稿|埃莉诺
 
100天,100个马拉松
   
  电影《阿甘正传》里,那个风一样的男子阿甘总是不知疲倦地奔跑。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个几乎为跑步而生的男子,他叫陈盆滨。
  5月22日,上海天朗气清,清晨5时,陈盆滨从上海松江思贤公园开始了他“100天跑100个马拉松”的第51天的挑战。这位中国极限马拉松名将吸引了很多粉丝陪跑,一路上有跑友力竭退出,也不断有人重新加入。在前面几站,搜狐总裁张朝阳也是他的跑友。大都市的热闹让陈盆滨很振奋,但在山野郊外一个人跑,他也不感到孤独。因为跑步练就了内心的强大。
  当天下午,陈盆滨跑进安利上海体验馆,和跑友分享跑步心得。
  “天气逐渐热起来,接下来气候会是很大的挑战,以后跑步前面半程我会加快,不能等陪跑的嘉宾了,尽量在正午之前跑完,否则到了正午酷暑难耐会很艰难。”陈盆滨说,未来他将在4个小时之内跑完全程。
  他背后有一个30多人的支持团队。陈盆滨每天4时起床,随队医生为他量血压,验血,把数据传给后方专家组分析,接着吃早餐。5时左右他到达起点,先热身,顺便做一些小采访,直播摄像机已经对准他。
  他的最好成绩是3小时18分,最慢也在5小时以内。他上午跑完,下午休息调整,如果经过大城市,公关团队会安排专访或跑友见面会。陈盆滨已经从一说话就脸红的拙小子,成为面对媒体侃侃而谈的运动明星。
  陈盆滨是渔民出身,在福建的一个小岛上打了十年鱼,他黝黑的肤色就是海岛风吹日晒留下的痕迹。如果他没参加比赛,没人会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有如此惊人的耐力。从2001年开始,他参加各种电视吉尼斯比赛,扛75公斤沙包走220个台阶、扛5加仑太空水暴走14小时、“水上轮胎竞跑赛”、“穿皮鞋”全程马拉松比赛……崭露头角之后,他接连不断现身各种国内外山地户外挑战赛、铁人赛、耐力赛、全程马拉松、登山赛、定向越野赛等。
  他的成名战是南极马拉松。2014年11月21日,陈盆滨在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中,以13小时57分46秒的成绩勇夺冠军,成为史上首位赢得国际性极限马拉松比赛冠军的中国人。他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跑遍七大洲极限马拉松的运动员。
  这次“100个马拉松”的挑战启于广州,在跨越100天、30余个城市的漫长马拉松征程中,陈盆滨不仅要面临身体耐力的极端挑战,还要经历南方暖春潮湿、江南梅雨及北方酷暑的挑战。目前行程过半,他轻松地表示:“除了咳嗽20多天,其他状态还好。”
  当然,他的征程不会是坦途。在50多天的极限跑过程中,他遇到的最大困难是流冷汗。在跑了20多天进入福建时,陈盆滨感觉流冷汗的状况严重起来。“一晚睡下来,被子是湿的。”有一天他刚跑了10公里左右,衣服都汗湿了,而流冷汗会带走体内的微量元素,令体力消耗加速。“我觉得很奇怪,怎么才跑这么点路就两腿发软?我舔了一口胳膊上的汗,是淡的,说明体内盐分流失很严重,身体被掏空了。”他赶紧喝了一瓶口服液,吃了两块盐巴,稳住了状态,坚持跑完全程。之后在队医和营养师的配合下,慢慢调整身体,过了这一关。
  另一个“拦路虎”是脚上出水泡。刚跑七八天时,陈盆滨鞋垫出了问题,脚底磨出水泡,每一步就像跑在刀尖上。他咬牙坚持跑下去,休整时贴上膏药缓解疼痛,随着后阶段鞋子和脚的磨合度提高,这个困难也被克服了。
   
跑步是技术活
   
  这段辛苦的征程中不时也会有温暖和幸福做点缀。陈盆滨跑到浙江台州家乡时,老父送来了家里自制的鱼丸,给儿子补身子,来自家人的温暖一直支持着他。除了“爱心牌”食物补给,专业的营养补充对于极限跑运动来说也非常重要。
  在这个过程中,安利纽崔莱特邀团队为陈盆滨制定了针对性的营养保障方案,不断关注他的身体和饮食状况,不仅要保障其必需的蛋白质、水溶性维生素的摄入补充,保障肌肉损伤的及时恢复,还从营养的角度给出建议,帮助他缓解身体疲劳,调节免疫力。同时,纽崔莱也为陈盆滨提供其必需的营养产品。
  “我每天都服用蛋白粉,因为长时间的跑步对体内蛋白质的消耗很大。倍力健也是每天吃的,可以补充出汗导致的电解质流失,加速人体新陈代谢。其他还有补充铁质叶酸片、天然类胡萝卜素等。”
  陈盆滨认为,补给对长跑来说很重要,“就像车没油了怎么开?”他建议跑友,“你跑到十几公里左右,就要补充水分,等你渴了再喝水已经迟了。对一般马拉松跑友来说,跑到30公里是个‘鬼门关’,百爪挠心地想要放弃,所以要提前做好补给。”
  除了营养补给之外,肌肉训练对跑友来说也很重要。每次跑完步,陈盆滨就躺到挤压睡袋里,通过挤压来放松肌肉,并且有队医为他做按摩。“肌肉软了,你做每个动作时,就不用花很多力量来对抗肌肉,就可以保存更多体力,坚持更长时间。”
  在专业团队的支持下,目前陈盆滨状态良好,跑到3个半小时心率维持在130-140之间,整个跑步过程的平均心率在108。50多天以来,体重只下降了1.5公斤。
  陈盆滨说,跑步改变了他的命运。“有几个人能一路看到广州到北京的风景?我去过七大洲,去过南极,看到世界之大。”
  他曾约同乡一起去参加电视吉尼斯比赛,对方直接回了一句,神经病。“如果我当时脸一红,觉得不好意思,退缩了,那就只能打一辈子鱼了。”有时他脱了上衣在路上跑,小城市的居民不知道马拉松,看到一个赤膊汉在路上狂奔,低声骂一句“疯子”。但陈盆滨不改初心。
  在一个人的征程中,他喜欢观察周围的景物。“我跑过很多地方,有些地方很干净,有些地方环境堪忧,如果可能,我希望用跑步来呼吁人们重视环保。”
  像风一样,陈盆滨又踏上了奔跑的征程。50天后,他将跑到终点站——北京。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