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金玉良言  >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股市?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股市?

日期:2015/7/15 作者: 何志成 阅读 ( 1361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好的股市一定要有好的规则,它是对人性的规范。
何志成
 
  中国股市从6月15日开始急跌,持续到7月8日,上海A股从5170点附近,一直跌到3400点附近,在不到二十个交易日内,股市市值缩水超过25万亿,许多人倾家荡产。无论你站在哪个角度,都必须承认,这是一次很大的股灾。
  全世界很多国家都发生过股灾,每一次股灾都会引发反思:我们是否还需要股市?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股市?
  不同的股灾由不同的原因导致,而最不应该发生的股灾,则是因为制度设计诱发了人性最坏的一面——贪婪——所导致。它本来可以避免,但没有人意识到制度的缺陷,更没有人对被坏制度煽起来的丑恶人性进行监管,于是坏的制度致使股市出现疯牛;监管缺失、监管失度导致疯熊,猝发股灾。如果我们反思中国股市这轮股灾,不得不承认,它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它源于制度设计的巨大缺陷,源于监管人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股市暴跌,很可能诱发中国经济的一系列隐性难题,因此引发中国政府的高度警惕,终于选择强力救市,直至使出杀手锏,派遣强力机关追查做空股指期货市场的“恶意做空者”,不仅要抓人,还要没收“非法盈利”,股市无人再敢做空,中国政府救市终于取得初步胜利。
   这一切似乎告诉人们,中国股市之所以发生股灾,是因为有人在恶意做空股市,进一步想做空中国。但我认为:恶意做空股指期货与恶意做多股指期货市场都是引发股灾的重要因素。中国股市会发生股灾,恶意做多很可能是始作俑者。监管部门迎合券商欲望,过快地发展可以经营股指期货的机构,同时容忍场外配资以及伞形信托的高速扩张,是引发疯牛的关键。而没有疯牛,就不会导致监管部门的“政治性”恐慌,也就不会有仓促中的利空集中释放,招来疯熊。痛定思痛还是制度缺失,或者说制度建设与监管远远落后于市场发展。
  大家都希望慢牛,但这种慢牛只会出现在制度设计非常科学的市场,另一种慢牛是疯牛+疯熊,从长周期看也是慢牛,但中小散户却会被无情地洗劫,最后选择永远离开市场。这不是慢牛,而是“死牛”。在这一轮股灾中,中小散户最大的不满就是制度设计的不公平,这个市场绝对不是投资者的,而是赌徒的。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股市?
  首先要强调,要让市场决定价格,政府不能永远照顾市场,左右市场。政府在市场中要起作用,但它的职能主要是制度建设和市场监管,不能越俎代庖;
  第二,我们需要一个风险偏好适度的市场,需要更多的风险偏好相对平衡的投资者。不能指责我们的股民偏爱短线,因为在大起大落的市场中中长线投资者都会被清除出市场;
  第三,我们需要一个相对公平的市场,制度设计不仅要考虑机构与散户是否处于公平竞争的大环境中,还要考虑外资内资的竞争环境是否公平,最大的公平是上市公司与投资者之间要公平,不能让股市成为吸金的市场;
  第四,我们需要一个能与国际成熟市场交易规则充分接轨的市场。比如美国股市为什么很少出现暴涨暴跌现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的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对所有投资者都是完全开放的,有对冲盘。而中国股市爆发股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机构可以做空股指期货,绝大多数中小散户却只能在大盘暴跌时选择抛售股票。这种制度设计如同逼良为娼,它只能导致越来越多的股民做投机客。
  第五,我们需要一个靠制度监管,有科学指导监管的市场。监管必须独立,左右市场的不是监管机构,而是监管机构制定的制度。监管机构不能人为限制做多做空股指期货,随意改变交易规则,把股市变成政治市。过度干预,听命高层命令任意修改股市规则,一定会葬送股市。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