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律师法眼  >   律师相轻

律师相轻

日期:2015/7/15 作者: 洪流 阅读 ( 1085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穿T恤的律师看到穿西装的律师,就鼻子里哼一声“装啥大尾巴狼啊装,跟个房产中介似的。”
洪 流
 
  中国人自古就有“内战”的传统,不论文武,罔谈贵贱,都有相互抱团倾轧之喜好。缙绅士大夫朝堂结党,野人草民乡里聚族;文人拜师找山头,武生习拳看流派;即便是几个啸聚山林的土匪,见面也要说几句黑话分清势力范围。
  今天某些个律师也不例外。一个个看上去文绉绉手无缚鸡之力全凭两片尖利嘴皮吃饭的读书人,一旦在圈子里掐起架来,也是鸡毛漫天狗血遍地红尘滚滚东风万里三十六计七十二兵器上三路下三路整个水陆道场。既然动拳头不是长项,那么大家就玩嘴皮子,说两句刻薄话讥讽一下对手那是轻的;不开心了直接起诉对方要求赔礼道歉给个精神损失费那是有分寸的;惹急了直接上刑事自诉案子才是动真格的;一旦诉讼成功了真把冤家逼进看守所唱首铁窗泪也不是没可能的。
  律师业务分成诉讼和非诉,诉讼就是打官司,非诉就是做案头,合同协议备忘录章程都用电脑噼噼啪啪打出来。虽然都是律师,工作还是有点不太一样。论到法庭上掐架的经验和水平,诉讼律师自然比非诉律师高一尺,诉讼律师挂在嘴上的名言就是“没有上过法庭的律师不能算律师”。但如果论到收进口袋的铜钿,非诉律师又常常朝诉讼律师吹鼻孔。毕竟做非诉的业务,客户大多是公司和企业,给的律师费相对更高。其实律师行业也是市场化运作,诉讼收费高还是非诉收费高,市场会变化,费用也会调节;非诉律师做文本做多了,应对诉讼的经验也会增长。
  既然打内战,就少不了按地域分成南北两派。北京律师骨子里看不起上海律师,上海律师也不爱搭理北京律师。北京律师嫌上海律师小家子气不抱团不敢说话,上海律师不喜欢北京律师以势压人信口雌黄装模作样;北京律师凭了皇城根下三卿九府京师大学堂的金字招牌,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捞人捞钱,上海律师凭着海派传承的精致扎实信用风格,近年来也在暗暗加油加挡直追北京律师身后。
  律师要开业,就必须要开所,就要有营业执照,事务所的规模也有大有小。大的所成百上千人,一不小心就凑成了斧头帮,在城市中心黄金位置占几个楼面,即便寸土寸金也要隔离出几个大会议室用来吓唬客户。有的把自己搞得古色古香,好像事务所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有的则整点赝品名画盗版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布莱克英汉法律词典最高法院公报联合国公约,伪装成文化人。大所的律师说起其他小所,客气一点的就提醒客户说“哦,我们所年夜饭摆了五十桌”,霸气一点的就一记直拳“哪家所啊?全上海一千多家所一万多律师呢,在哪里办公啊?不灵的,小作坊。”小所有的就三两个人,随便在一个弄堂里借个阁楼支个斗大的牌子,小所的律师遇到客户说起大所来,都小心翼翼不去打阵地战,绕着圈子忽悠客户“大所大了服务不一定好啊,费用还高。他们也是拼桌子,谈不上合作。他们客户多,不像我们客户少,每一个客户都是上帝。”
  有的律师喜欢做公关,有实力喜欢出风头的就去抢律师协会和各种圈子的位子,然后用名头把整个名片都印满,让客户一看名片就望而生畏;也有一些律师不喜欢出风头,暗暗地拉关系做大业务默默辛勤地赚钱,一不小心就每年做到上千万,遇到谁谈起某某大律师来,就清茶白水地加一句:“哦,他每年业务量大概二三百万吧?”
  穿西装的律师看到穿T恤的律师,往往用了看乡下人的白眼球同情而不屑地扫一眼,嘟囔一句“给律师丢脸啊”;穿T恤的律师看到穿西装的律师,就鼻子里哼一声“装啥大尾巴狼啊装,跟个房产中介似的。”
  律师相轻,应该的。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