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波城笔记  >   街角书屋

街角书屋

日期:2012/5/28 作者: 宋明炜 阅读 ( 4536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要不是去小书店淘书,我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本书:《丹麦梦想的历史》(The History of Danish Dreams)。此书作者是80年代如我们的余华、苏童这样的青年先锋作家,小说的丹麦文版问世于1988年,英文版是在伦敦印的,定价9.99英镑。我在布鲁克兰一家书店的地下室里发现这本书时,仅售1美元。在一排排散发着诱人的泛黄气息的旧书里,我一眼看中这本,不仅因为它明显是英国版的典雅装帧,翻开来一看,就知道这小说非同一般(也就是绝非主流畅销书之类),故事情节从16世纪写到1989年(没错,比出版日期还晚一年),一个丹麦伯爵建造城堡,修筑一条围墙,他把所有的钟表都停在城堡建造的时刻,这地方是世界的中心……
  逛小书店的乐趣,在于邂逅,你会真正遇上梦想中的书,有时候甚至是百分之百的完美书籍。
  以前在纽约生活,我的纽约市区路线图就是由各个小书店的所在位置连接而成的;到波士顿后,市区和周遭小镇上的那些街角书店,也是我必访之地。我曾写过两篇文章《迷宫书店》和《乌鸦书店》,介绍的是我最常去的两家书店,分别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和剑桥市的哈佛大学旁边。后来在波士顿住久了,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小书店,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流连一会儿。如市中心的联邦书局(Commonwealth Bookstore),萨默维尔的波特广场书屋(Porter Square Books),哈佛广场的乌鸦书店,还有另一家稍大一点的哈佛书店(Harvard Bookstore),以及韦尔斯利书匠小店(Wellesley Booksmith)、布鲁克兰书匠小店(Brookline Booksmith)。后者的中文名字是我混说的,其实这一带许多小书店都“谦逊”地自称booksmith,与锁匠、铁匠的意思相仿。
  《丹麦梦想的历史》就是在布鲁克兰这家小书店找到的。这也是我近来最喜欢去的一家。此地不愧是波士顿近郊有浓厚文化气息的社区,住户多是知识分子、作家、艺术家,族裔多为东欧犹太人后代。书店选书有独特品位,与紧傍哈佛的乌鸦书店、哈佛书店不同,这里基本不进专门的学术书,而人文类图书中,又基本没有时兴的畅销书。所以结果是,我往往在这里找到亚马逊网站上都难觅得的小说和诗集。就说最近一次的收获:挑到阿根廷作家普伊格(Emmanuel Puig)几本书名极其“黄色”的小说,还买到1951年初版本的托马斯曼的《神圣罪人》(The Holy Sinner)。收银小伙抓起那本阿根廷小说,表示“侬老结棍”(当然这是从他的英语表达翻译过来的)!
  这些小书店并不都卖旧书,但我几乎不在这里买新书,相信许多人都是如此,亚马逊的折扣毕竟是实体书店难以竞争的。但小书店吸引人的地方,也并不仅是旧书,而是每家各有各的气息,都是有独特个性的存在。巴恩诺伯那样的连锁大书店,是像麦当劳一样,普天之下,同一色彩,同一味道。但布鲁克兰书匠小店,却像一个面目清楚的老熟人,接触时间长了,你知道他有与众不同的气质,知道他的喜好,他的表情。
  我把这些小书店叫做“街角书屋”,不能不提到美国电影里的一个著名意象。最早是在40年代,喜剧大师刘别谦(Ernst Lubitsch)拍过一部浪漫的《街角商铺》(The Shop Around the Corner),20世纪末好莱坞翻拍此片,梅格·瑞恩和汤姆·汉克斯主演,“街角商铺”变成了一家“街角书屋”。面临巨无霸连锁书店一统图书市场的危机,街角书屋的女老板和大书店的男老板,从仇敌变成恋人。这个故事过于浪漫,把街角书屋的命运描述得十分可怜,需要一场不可思议的爱情来拯救它的存在。
  我最近想到这个故事情节,心里感到好笑。要知道此时此刻,美国最大的两家巨无霸连锁书店之一,波德图书集团(Borders),已经宣布倒闭,仅是在美国本土,就已经有500多家店面关门了。但布鲁克兰书匠小店,存在的历史已长过波德,它依然是老熟人一样的可亲。
  让波德关门吧。反正我除了在机场的时候偶尔进去买本侦探小说,此外也从未踏入过波德。我将一如既往地去那些街角书店,继续我的邂逅。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