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上海智造”如何孵化?

“上海智造”如何孵化?

日期:2016/1/6 作者: 任蕙兰 阅读 ( 2708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孵化器”遍地开花,创客们遇上了最好的时代。但孵化仅仅是创业起步阶段的助力,企业不是从孵化器走向成功,而是从市场拼杀中走向伟大。
记者|任蕙兰
 
“智能骑行服”销量破万
  
  一件由三个中国大学生研发的智能骑行服,最近在购物网站亚马逊的海外销量已经突破万件。此外,这款风衣刚刚在最具全球影响力的美国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荣获创新奖。这件智能风衣是如何从无到有迅速走向市场?它的研发模式又能不能成功复制,为其他创业者提供参考?
  马锬是一名1988年出生的小伙子,他和两个同学创立了一家叫做“肩并肩”的公司,智能骑行服就是他们的杰作之一。他向记者展示了这件黄色的智能骑行服,外观很像一件冲锋衣。它和普通风衣不同的是,前胸设计了一个开关,按下去时,衣服的前胸和后背都会有闪烁灯亮起,在夜间可以清楚地标示出骑行者的位置。
  衣服的左右臂上还装有传感器,连接感应转向灯,穿戴者在骑行中抬起手臂,指示灯就会亮起,提示来往车辆骑行者将左转或右转。而令这件骑行服能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重要一点,就是它只要拔下电源,就可以直接扔进洗衣机水洗,一点儿也不费事。
  这三个大学生的创业项目如同一只破壳而出的小鸟,已经在市场中展翅。他们的幸运之处在于,最初萌生创业想法的时候,得到了全面的“孵化”。
  “第一次见到小马他们几个小伙子的时候,只知道他们都是从山东来的大学生,有些甚至还在读,对创业没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是正是他们的真实让我有让他们试试的冲动。”三个年轻人参加项目评审会时,专家如是评价。
  马锬学的是自动化专业,他是一个典型的谢尔顿式的“理工男”,每天最大的兴趣是摆弄示波器、信号器、万用表、焊枪这些电子工具。平时接触到不少摆弄电子设备的项目,也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没事就搞出一些特别的小发明。他的专业能力和不喜循规蹈矩的个性,几乎就是为创业而准备的。
  “在大学里做项目是一回事,自己出来创业又是另一回事。由于三个合伙人中我是从上海理工大学毕业,再加上对上海环境的认可,就把创业地点选择在了上海,而起步的第一站是在一个居民小区的出租屋内。当时条件非常简陋,示波器、信号器、万用表这些简单的电子工具一样都没有。”小马说。对于一支定位在智能硬件领域的技术团队来说,缺少了这些工具就好像没有装备武器的士兵,即使有项目找上门来,也难以承接下来。
  最初,创业团队只能从专业的智能硬件网络论坛上找一些力所能及的技术活。这些发布在网上的项目报酬很少,但对于马锬他们来说,却是创业初期几个月最重要的市场订单。当时,也有一定规模的公司看中了他们的技术,上门来寻求合作,但看到办公环境之后,原本欣赏的眼光就带上了怀疑的色彩。
  小马想找一个创业园区落脚,但没什么头绪,一位朋友向马锬推荐了SITI众创空间,这是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旗下的创业孵化器。团队参观后发现,这里不仅有正规的办公场地,还有各种设备和实验室。没有什么迟疑,他们当场决定从出租屋搬过来,因为对于马锬这样靠技术的创业团队来说,专业的技术服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肩并肩’团队是合作过的一个智能硬件公司推荐给我们的,我们在对他们进行过项目评估以后,认可了他们的技术基础,也愿意继续孵化他们的技术,就邀请他们进驻我们的创业空间。”上海产业技术研究院智能化产品创新中心副主任孔繁荣说。
  2013年,一家英国公司从网上找到了马锬团队,要求设计制作一款发光骑行服。这是他带领团队获得的第一笔正式合同。整个研发过程花费了半年多。在研发过程中,马锬和他的团队几乎占领了整个公共嵌入式试制实验室。
  公共实验室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计算机软件创客空间。在软件测试区的黑板上写着周一到周五服务时间表,几乎每天都是“肩并肩”团队在使用,排得满满的。“我们作为一个初创团队,没有实力投入大量的设备,平台给予我们设备上的支持是最重要的。”小马说。
  平台技术人员上的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SITI众创空间的软件工程师对于马锬的帮助很多,经常和他们的技术人员进行软件测试。“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研发过程中,我们发现原先设计的功耗一直居高不下,一件衣服只能穿半天,就需要重新充电。在多次碰壁之后,我们找来SIST众创空间的技术工程师帮忙。工程师们给出了电源管理的方案,成为团队再次开发的重要参考。结果,新的衣服能够稳定发光两三天,远远超过英国公司的要求。”
  这只是团队遇到过的众多技术瓶颈之一。这款风衣的技术难度相对不算很高,但加工工艺很复杂。衣服要能放进洗衣机水洗,还要经得起揉搓,所以要使用柔性电路板,这是加工工艺最难的一环。团队反复做了大量的实验来解决水洗问题,其中平台的介入给了研发团队很大的启发。
  “技术研发能力本身就是产业研究院的强项,我们包括试制实验室在内的研发资源,都是免费向创业者开放。先进的技术环境和设备可以帮助创业者让他们的研发周期大大缩短。”孔繁荣说。
  SITI众创空间利用在嵌入式研发、工业控制、移动互联网应用、数据挖掘、互动多媒体等领域的技术专长和行业资源,将科技型中小企业从产品原型开发到产业化进程有效缩短,在企业发展不同阶段配合各类创投资本,累计孵化企业245家,团队实现产值1.8亿元。
  在智能骑行服项目上,“肩并肩”团队和英国公司共享知识产权,对方负责终端的市场,团队本身负责研发和生产,未来还会探索环卫工人、公安、消防等行业智能穿戴设备。“对于技术能力比较强的团队,我们希望他们专注于技术领域的研发,对于想要覆盖更长的产业链、在终端销售渠道和市场上有所探索的团队,我们也会帮助他们在产业资源上进行对接。”
  
“孵化器”遍地开花
  
  马斯洛需求图将一个人的所有需求排成一个金字塔。塔底是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包括食物、睡眠等。再往上依次是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等心理层面的需求。孔繁荣认为,对于一个创业团队来说,它需要的创业服务也分为很多个层次。
  如果画一张创业服务马斯洛需求图,最基本的是工作环境,也就是创业所需的物理载体,简单说就是办公场所等硬件条件。
  上面一层是商务支持,是指创业需要的软环境。办公楼物业有没有提供前台服务,公共空间有没有咖啡机等等,这些都是衡量一个创业园区软环境的标准。
  再往上是资本筹集需求,虽然企业要获得经营运转、商务活动所需的资金,跟创业空间没有直接关系,但很多创业园区都和风投、政府基金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会为创业团队介绍投资人,或是申请政府补贴。
  接下来是平台融合,指的是跨组织、跨平台的资源重构。科研设备、人员等技术资源的支持,对于智能技术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就是最好的一种平台融合。
  最上一层需求是创新生态,指的是需求驱动、良性竞争的创新生态环境。如果一个创业平台上的所有团队都有机会得到包括融资、研发、试制、营销在内的各种资源,而不同团队之间既能形成一种跨领域的有效合作与补充,也会产生良性竞争,整个创新生态链就会越来越丰富。美国硅谷就是创新生态链的范本。
  由此可见,创业者需要的办公场所,不仅仅是物理空间的几个单位,更重要的是空间配套的服务和资源,普通写字楼显然无法满足创业者的需求。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创新创业的浪潮催生出蓬勃的创业服务产业,不少以吸引创客入驻为目标的创业园区、联合办公空间、“孵化器”如阳春时节的花朵一样开遍城市。
  创业者处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类型的创业空间可供选择。对于“头脑风暴”阶段的创客们来说,开放空间是最合适的选择,因其成本低廉,甚至几乎为零。很多创客的灵感就是在各种创业咖啡馆孵化,点上一杯咖啡就可以在咖啡馆坐上一天,顺便享受比办公室更休闲的工作氛围。
  创业咖啡馆起源于美国,这两年在国内的发展如火如荼,密度最高的要算是北京中关村创业一条街。上海目前营业的创业咖啡馆主要是2012年创立于浦东张江的IC咖啡、2013年创立于杨浦五角场的IPO Club和普陀区的612星球,以及2014年创立于莫干山路的Undefine。这些创业咖啡馆侧重点各不相同,但都起到了创业孵化器的作用。
  当想法和灵感转化为实践,创始团队注册了公司,就会搬到一些有政府支持的创业过渡型办公空间,一般而言租金低廉,办公区域设置灵活,提供适合创业公司的配套服务。初创时期的团队,创业准备还不充分,政府主导的创业空间一般会提供细致的引导和指点,是比较理想的选择。
  静安区江宁创业园区就是这样一个创业空间。它在同乐坊占据一栋两层办公楼,周边云集着一些成熟的设计公司和媒体。园区被分割为三十多间大小不等的办公室,最小的只能放四张办公桌,大的可以容纳十来人,80%已被出租。入驻的多是广告、设计以及互联网企业。这里由江宁路街道委托一家民非组织负责日常运营,并且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贴补园区的水电、绿化和装修费用。
  江宁创业园区管理方负责人江仁俊表示,很多创业者刚毕业,或工作了三五年,基本是“愣头青”,不知道有哪些政府补贴可以去申请,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注册公司、办税务证。“我们会定期请工商、税务部门来园区宣讲政策,关于怎么办企业,怎么拿补贴。有时创业者没赶上讲座,园区也专门有人帮他们免费代办,只要自己准备好材料,签字就行。”
  园区里的创业者多是拿自有资金启动,尚未获得风投垂青,注册资金在5万-10万元左右。园区会尽量帮助这些企业争取政府补助。运营半年以上、有社保记录的企业,注册就能获得一笔1万-3万元的开业补贴。企业按照员工数量还能得到人保局补贴,包括每人600元/月社保补贴,以及每年5000元的房贴。“如果企业有五六个人,每年的房贴就可以抵半年租金。”
  随着“愣头青”成长为合格的商业人才,企业通过各种渠道获得融资,拥有稳定的现金流,创业者有资本按自己的需求选择合适的办公场所。各种商业性质的创业园区在城市里蓬勃崛起,以更灵活的出租方式吸引创业者入驻,其中媒体搭建的创业平台、新型地产或企业主导的创业空间都有各自的优势。
  地产商开发的创业空间,优势在于硬件统一和物业管理。一般会采取比传统写字楼更灵活的收租模式,比如按工位而不是按面积收费,公共会议室按小时收费。因为创业团队人员增减很快,可能这个月拿到风投,下个月就要扩充一倍的人手,固定面积的办公室就不够用了。
  另外短租也是一大特点,相比传统办公楼签一年租约,付三押一,创业园区可以按周付租,没有任何押金,这样企业不必将大笔资金压在房租上。而网上预约、网上付费的透明性,也很合“互联网+”企业的基因。
  媒体主导的创业空间,优势在于媒体本身积累的丰厚创投资源,比如36氪的“氪空间”。36氪2014年4月22日推出了“氪空间”,以不收费、不占股,创业公司完成首轮融资的地方作为标签。“氪空间”的吸引力在于帮助创业团队找到融资,创业项目一旦入驻后,“氪空间”就会启动帮助项目融资的流程,并通过融资来帮创业公司实现产品、团队的进一步升级。据媒体报道,在第一期的12个项目中,有11个完成了下一轮的融资。
  大企业也在切入这个市场,企业主导的创业空间带着各自鲜明的烙印。腾讯在2015年4月宣布,计划一年之中在全国建立25个线下众创空间,总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腾讯也将为创业者提供线上线下的联动支持。推出众创空间前,腾讯开放平台已在全国建有多个创业基地。此前媒体报道,腾讯开放平台上累计收益超1亿元的创业公司达24家。腾讯设立在上海杨浦区的众创空间将于2016年1月开幕。
  “孵化器”遍地开花,创客们遇上了最好的时代。但孵化仅仅是创业起步阶段的助力,企业不是从孵化器走向成功,而是从市场拼杀中走向伟大。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