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编辑推荐  >   火箭军,而今迈步从头越

火箭军,而今迈步从头越

日期:2016/1/6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7338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本轮军改,成立陆军领导机构,将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成立战略支援部队,实际上理顺了陆、海、空、火箭等各军种的关系,为国防现代化、为解放军下一步改革奠定了基石。
记者|姜浩峰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2016年元旦小长假,并不多见、连续两天的中国国防部记者会,消息不断。
  首先是2015年12月31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大校披露了中国航母发展的许多新成就。杨宇军称:“有关部门综合考虑各方面的因素后,启动了第二艘航空母舰研制工作,正在自主开展设计和建造。”
  次日,在2016年元旦晚19点30分到19点40分,于国防部外事办公室,杨宇军就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有关问题接受了媒体专访。杨宇军披露:“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陆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必将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载入人民军队的光辉史册。”《解放军报》消息,习近平将军旗郑重授予陆军司令员李作成、政治委员刘雷,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政治委员王家胜,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高津、政治委员刘福连。
  火箭军,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词,从此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继陆、海、空军以后,一个全新军种的名称。本轮军改,成立陆军领导机构,将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成立战略支援部队,实际上理顺了陆、海、空、火箭等各军种的关系,为国防现代化、为解放军下一步改革奠定了基石。
 
理顺指挥系统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成立以前,解放军虽无火箭军之名,却有火箭军之实。那就是著名的第二炮兵部队。
  在火箭军成立之前,即有美媒炒作二炮东风-41重型陆基洲际导弹铁路版试射云云。据称,该款东风-41射程达1.2万公里,可覆盖美国全境。除此之外,二炮的东风-5B洲际导弹、东风-21D反舰导弹和东风-26中远程导弹等,曾亮相去年9月3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
  东风-41、东风-5,以及东风-31、巨浪-2型等系列,皆系中国拥有的洲际导弹。事实上,目前世界上拥有洲际导弹的国家无非美国、俄罗斯、中国、英国、法国,外加印度和朝鲜也号称正在研发之中。无论中国是否宣布成立火箭军,中国所拥有的战略核力量,特别是巨浪-2型这样搭载战略核潜艇、拥有核反击能力者,奠定了中国核大国的地位。该类武装,亦即习近平所称“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杨宇军在1月1日晚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考虑到第二炮兵实际上担负一个军种的职能任务,这轮改革将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
  在此之前,成立于1966年7月1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英文称作“The Second Artillery Force of the PLA”,是中央军委直属特殊兵种,部队首长为正大军区级。此次二炮更名火箭军,看似字面上的更改,实际上将二炮这一特殊兵种,提升到了与陆、海、空军并列的军种之地位。
  在二炮改名火箭军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
  与1966年成军的二炮不同,陆军是中国共产党最早建立和领导的武装力量。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之后,依靠这支武装,从中国工农红军,到八路军、新四军等,直到解放战争时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历史悠久,敢打善战,战功卓著。新中国成立后,无论是朝鲜战争,还是之后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苏珍宝岛之战、对越自卫反击战等等,陆军都是主战部队。由此,也形成了解放军颇为特殊的管理体制——未设立独立的领导机关,领导机关职能由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代行,七大军区直接领导所属陆军部队。
  纵观历史,解放军陆军长期以步兵为主,之后逐渐拥有了骑兵、炮兵、工程兵、通信兵、装甲兵和防化兵。自1980年代以来,增设了陆军航空兵、电子对抗兵等兵种,而骑兵等又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经过多年建设,陆军已由单一兵种发展成为诸兵种合成的现代化陆军,成为既能独立遂行作战任务,又能与海军、空军和二炮联合作战的强大军种。2013年4月发布的《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国防白皮书显示,陆军部队包括机动作战部队、警卫警备部队、边海防部队和预备役部队等,陆军机动作战部队包括18个集团军和部分独立合成作战师(旅),有85万人。
  在军事改革之前,有评价认为解放军的军事模式是“大陆军主义”。有媒体梳理出,大陆军主义的主要表现是在行政等级上——“二炮、海军、空军三者司令部均属于大军区级单位,而陆军7个军区全部属于大军区级单位。也就是说,整个解放军海军或空军,在行政层级上其实仅仅和北京军区、南京军区、沈阳军区、兰州军区、成都军区、济南军区、广州军区这样的大军区相等,海军所属的东海、北海、南海舰队等级要低于大军区。尽管此前海军司令员、空军司令员都属于中央军委委员,但是同样属于军委委员的四总部领导都为陆军出身。而七大大军区司令员和政委全部为陆军将领。换言之,就是陆军的地位要高于海军、空军以及第二炮兵部队一个层级。历史、技术、国家战略上三方面原因造成这种情况。”
  然而,随着国防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作为一大军种的陆军,继续由四总部代行领导职能,已无法进一步加快陆军现代化建设步伐,也无法为健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创造条件。由此,“组建陆军领导机构”就成为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实施阶段后的重要一环。杨宇军称,这有利于军委机关调整职能、精简机构人员。“我们将弘扬陆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探索陆军发展特点和规律,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杨宇军表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举行以后,陆军、火箭军和空军、海军并行为四大军种,由此进一步理顺解放军的指挥系统。
  军事科学院作战理论和条令研究部研究员杜文龙说:“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有几点考虑。首先二炮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一种命名方式,长期以来,二炮实际上担负的是一个军种的职能任务,这次更名为火箭军可以做到实至名归。第二,更名为火箭军,显示出中国军队更加开放,更加自信,更加透明,改名更加清晰完整地展示它的形象。”
  而据杨宇军透露:“战略支援部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我军新质作战能力的重要增长点,主要是将战略性、基础性、支撑性都很强的各类保障力量进行功能整合后组建而成的。成立战略支援部队,有利于优化军事力量结构、提高综合保障能力。我们将坚持体系融合、军民融合,加强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战略支援部队。”
  截至《新民周刊》发稿,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的二炮总医院已于2015年12月31日撤下“第二炮兵总医院”门牌,据现场施工负责人介绍,该院将正式改名为“火箭军总医院”。而位于武汉的二炮指挥学院,何时更名尚不得而知。二炮指挥学院教授邵永灵对二炮总医院即将更名,打趣道:“简称火总!霸气!可以这样做广告——有病来火总,必火无疑!”
  而对于新成立的战略支援部队,邵永灵教授认为:“不能明确划给陆、海、空、火箭军的都归它管!绝对的高大上!打赢信息化战争,战略支援部队的重要性排在第一位!它与传统作战能力相加,既为其提供支撑,也是其力量倍增器。随着技术的发展,将会有更多新型作战力量出现,就像战争与军事技术从陆地逐步扩大到海洋天空外空一样,这一过程是任何人都无法估量的,战略支援部队就是容纳这些未知和不确定性的所在。”
  
一贯的核政策和核战略
  
  在元旦接受媒体采访时,有记者向杨宇军提问:“成立火箭军,是否意味着中国将加大核力量建设?中国的核政策和核战略是否有所改变?”
  杨宇军答:“中国始终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坚持自卫防御的核战略,核力量始终维持在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中国的核政策和核战略是一贯的,没有任何改变。”
  那么,为何在本次军改中,二炮要更名火箭军呢?有军事观察人士日前表示,这可能是由于二炮之谓已渐渐无法适应解放军未来的战略需求。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成立以前,全世界仅有苏联与之后的俄罗斯,以及朝鲜有火箭军之称谓。
  作为苏联的战略打击力量,其战略火箭军不仅下辖众多陆基导弹部队,还拥有战略核潜艇和战略空军部队,真正实现了陆海空三位一体的立体核威慑力量。至于朝鲜于1999年成立的人民军战略火箭军,据称有9个旅,由最初“炮兵指导局”开设三大训练所,再由训练所进一步发展壮大,不断扩充最后形成类似的导弹旅这样基本打击力量。朝鲜曾多次警告要动用“战略火箭军”来进行威慑。
  “目前中国面临的国际安全形势不容乐观,以美国为首的潜在对手对于中国战略打击力量尤为重视,打着应对‘朝鲜核威胁’等幌子不断在中国周边部署反导系统,醉翁之意不言而喻,在这种背景下,此次中国成立火箭军,是否会参考前苏联战略火箭军的有益经验,无疑十分值得期待。”该军事观察人士如此认为。
  至于新成立的火箭军与之前的“二炮”有何不同?习近平强调,火箭军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火箭军。
  众所周知,中国的核常导弹部队如东风系列、巨浪系列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威慑潜在对手的重要角色,军事观察人士表示,新成立的“火箭军”如果能统合战略核潜艇以及战略轰炸机部队,甚至空天防御部队,无疑将有效简化实施立体作战任务的流程,极大提高中国整体战略威慑能力,对于打破潜在敌人对我国的战略封锁圈,具有极大的现实意义。
  与苏联、俄罗斯战略火箭军相比,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名称前面没有“战略”二字。邵永灵教授说:“那是因为我们的火箭军核常兼备,而‘常’是不属于战略范畴的,是在现役战术行动中使用的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反观苏联的战略火箭军,只有远程和洲际核导弹,其战术导弹是与炮兵性质类似的战术支援力量。冷战时期美军的战术导弹也是如此,战区司令就有使用权。”邵永灵进一步分析苏联之所以称为“战略火箭军”的原因:“苏联因航空工业落后,在发展核武器之初就立足于使用导弹做投掷工具,其基础来自二战结束时从德国缴获的各种战利品。早期的导弹射程有限,只能用于战术目的,故归属炮兵管理。在洲际导弹试射成功后,苏联于1959年成立战略火箭军以管理战略导弹,战术导弹则继续划在炮兵名下。”
  如今,俄罗斯的战术导弹与炮兵依然是一家,归于炮兵指挥。邵永灵认为,俄战术导弹只有500公里以下的,可以纳入炮兵的火力支援范围,是陆军的指挥侦察通信能力能控制得住的距离,而解放军火箭军的战术导弹射程要远得多。换言之,解放军火箭军不仅下辖有战略导弹部队,还有战术弹道导弹部队、巡航导弹部队,定名为火箭军要更加准确。
  美国是最早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可美国没有火箭军,其战略导弹归空军管辖。邵永灵对此的解释是:“美国起初核弹由战略轰炸机来投掷,美国也因此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空基核力量。因为战略空军在管理核武器方面的先发地位和丰富经验,故洲际导弹诞生后也就顺理成章划归空军管理,陆军管的是中近程战术导弹。”
  对于核力量的指挥权,邵永灵在回答网友提问时,如此回答:“连火箭军都归中央军委指挥,你说其他核力量谁指挥?美俄的所谓黑匣子,其实就是指战略核力量的指挥权必须时刻掌握在国家最高领导人、也是军队最高领导人手里。我国核力量的指挥权也不例外,必须高度集中、统一。”
  
当年为何叫二炮
  
  1966年7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成立。
  回看第二炮兵成立之背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多次经历核大国的核讹诈。
  比如哈佛学者、前美国驻华外交官陶涵著《蒋介石与现代中国》一书记载,1950年代末国共金门炮战时:“杜勒斯公开宣布美军将协助保卫金门。另一个惊人的记忆空白是,美国最高级的领导人又在公开场合及秘密会议上近乎漫不经心谈到在金门危机中可能动用核武器。新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空军上将丁宁向国安会报告,7000至1万吨的空中引爆弹可以扫清共军大炮。美国急送可携核弹的8英寸口径榴弹炮到金门,但想必还是由美国人控制它们。”陶涵记录了宋美龄的一段讲话:“1958年5月份就到了美国的蒋夫人,也在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中表示,大陆人民在问,为什么台湾不用核武器对付共产党政权?”可以想象,宋美龄这一番煽动在美国势必起到反效果。
  也就是在此时,中国共产党决定发展自身的核力量,开始了战略导弹的研究和部队的组建工作。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主持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决定发展原子能。1956年3月14日,周恩来总理召开会议,决定以聂荣臻为主任,领导弹道导弹的研发工作。同年10月8日,导弹技术研究院——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钱学森任院长。1957年底,成立地地导弹训练大队。1959年6月,完成训练。1960年3月18日,成立地地导弹第1营。1960年10月,中国根据苏联P-2导弹仿制出国产第一枚近程地地战略导弹,命名为东风-1号。1963年10月25日,导弹第1营在甘肃双子城基地首次成功发射了一枚东风-1号导弹。同期,张爱萍将军带队跋山涉水,进入原始山林,考察战略导弹发射阵地。1964年6月29日,中国第一枚自行研制的东风-2号中程地地战略导弹在甘肃酒泉基地发射成功。1964年9月28日,中央军委正式组建第一个战略导弹阵地,数万官兵奔赴中原古岭、南疆密林、西部高原……1964年10月,中国在罗布泊沙漠深处试爆第一颗原子弹,不但令美国不再对中国动核讹诈的歪脑筋,也令蒋介石感到“反攻大陆”已经无望。
  当1966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略导弹部队领导机关在北京成立,周恩来亲自将共和国的这个新力量命名为第二炮兵,向守志将军任司令员。
  1966年10月27日,中国第一枚带有核弹头的东风-2导弹从甘肃双子城基地发射,在新疆罗布泊核试验场成功实现核爆炸。
  在战略导弹部队从无到有发展壮大之际,却掩盖真名,使用“第二炮兵”的称谓,后人认为这是曾经长期从事敌区地下工作的周恩来之过人之处——当时新中国百废待兴,又要搞建设,又要面对敌对势力的核讹诈。中国搞核武器困难重重。先是苏联不支持,称保持社会主义国家有一个核保护伞就可以了,中国没必要搞。后来苏联更是撤走专家,合同规定的核原料也没有运过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要发展导弹、原子弹这些尖端武器,要面对很多阻挠,而且还有保密的需要。所以中共中央于1950年代中期作出研制核武器和导弹的重大决策之后,中央军委即着手创建地地战略导弹部队,当时将其称为“炮兵特种部队”,属中央军委炮兵建制,之后周恩来又用“第二炮兵”来迷惑敌对势力。
  那么,二炮之名是否能迷惑敌人呢?不妨看看王朔小说《动物凶猛》里,有这样的桥段——“我记得当时我们曾认识了一个既英俊又潇洒的小伙子,他号称是‘北炮’的,后来被人揭发,他父母其实是北京灯泡厂的,从此他就消失了。”
  回看往昔,在二炮成立之前,回到祖国的科学家钱学森就曾倡议成立火箭军。
  1955年12月26日,病中的时任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在北京医院的病房中会见了钱学森。彭德怀也是最为关心火箭武器的军队领导人之一,他在朝鲜战争中体会到中美在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上的巨大差异,有着痛切的亲身感受,故而对发展尖端武器格外上心,对钱学森这样的人才也格外关心。钱学森回答了彭德怀关心的导弹研制的一些关键问题,这让彭德怀看到了中国导弹事业的希望。彭德怀还指示陈赓,要请钱学森给军队高级干部讲课。
  那是在1956年的元旦,钱学森给解放军高级将领讲课,几位元帅——贺龙、陈毅、叶剑英、聂荣臻等也到场听课。据记载,钱学森在讲课时,在黑板上写下“火箭军”三个字。他说,这“火箭军”,也就是导弹部队,是一支不同于现有的陆、海、空三军的新型部队,是一支能够远距离、高准确度命中目标的部队,是现代化战争中极其重要的后起之秀。钱学森甚至大声疾呼:“中国人完全有能力,自力更生制造出自己的火箭。我建议中央军委,成立一个新的军种,名字可以叫‘火军’,就是装备火箭的部队。”恍惚一甲子,“而今迈步从头越”,得以正名的火箭军,成矣!
  
链接:中国历届领导人对二炮寄语
   
  
毛泽东:我们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邓小平:二炮在政治上要非常可靠。我们的核武器只是体现你有我也有,你要毁灭我们,你也要受点报复。
  
江泽民:要加强战略导弹部队建设,保卫祖国安全,维护世界和平。
  
胡锦涛:二炮部队是党中央、中央军委直接使用的战略部队,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在履行军队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中有着特殊重要的地位与作用。
  
习近平:第二炮兵是我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