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周刊茶馆  >   饮酒对弈,阿法狗做不到

饮酒对弈,阿法狗做不到

日期:2016/3/12 阅读 ( 9441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文/姜浩峰

 

    五番棋大战,AlphaGo对阵李世石九段,李世石输棋已成定局。可惜谁赢了也不会举杯与诸君痛饮耳。

    AlphaGo是一款人工智能程序,胸中没有块垒,一杯酒浇下去,啥都浇不着,既不会醉态盈盈,也不用想当然认为它会因电器短路被灭。AlphaGo只是一款程序,你甚至连它的后台终端在哪里都无法搞清。

    世界冠军李世石,韩国欧巴,也不似前辈大师徐奉洙,乃至中国的聂卫平、日本的藤泽秀行等等与酒结缘。

    “林中扫石安棋局,岩下分泉递酒杯。”围棋与酒,本是典型的东亚的休闲方式。然而,当围棋进入当代竞技领域,棋酒分家是早晚的事。就像古代剑客与奥林匹克运动会上的击剑手是两码事一样。但围棋界至今古风尚存,比如聂卫平,比如徐奉洙,乃至常昊、古力等等。

    在韩国棋界,曹薰铉第一个与酒了断尘缘。曹薰铉属于体质不胜酒力型,几年前访问云南,曾以饮料代酒应酬主办方,当地接待者惊诧不已——韩国大叔竟然还有不好酒的。曹薰铉早年确实亦曾大醉酩酊过一回。那是1980年12月底,27岁的小伙子曹薰铉跟随前辈大师金寅走在汉城街头,不知不觉进了贯铁洞后街的酒铺。朴治文所著韩国围棋风云录《贯铁洞时代》如此记录——“曹薰铉忽然干了半满的一杯酒。金寅又斟了半杯,曹薰铉又仰脖干掉。立刻,曹薰铉从脸到脖子、手心,皮肤立刻露出了火烧般的通红。然后他说要回家竟自出了酒铺。大约十多分钟后,金寅一干人等要去深夜的据点韩平旅馆,竟发现黑乎乎的胡同口有人摸着墙在爬。那个人勉强支起身推开旅馆门后又扑倒了,是曹薰铉。”可见曹薰铉天生不能喝酒。

    自曹薰铉以降,韩国棋界以棋著名者,依然层出不穷。最典型的要数曹的弟子——“石佛”李昌镐。除了下棋以外,人们几乎找不到这位坐拥17个世界冠军者任何其他新闻。李昌镐之没有新闻,本身在1990年代就是一个大新闻。而李昌镐之后,韩国棋手依然层出不穷,单以摘得世界冠军者论,既有朴永训、朴正祥、崔哲瀚、姜东润、朴廷桓、元盛溱、白洪淅、金志锡等人,然而,除了纹枰力胜以外,也很难寻觅这些80后、90后棋手的花絮新闻。朴永训最初倒是人送绰号“超级玛丽”。缘由是其在弈城网上的ID为“Marriag(P)”,由于读音相似,棋迷给他取了个中文爱称“超级玛丽”。此位“玛丽”在网上大杀四方,曾创造惊人的20连胜。

    据说,弈城网高手出没,即便李昌镐也很难取得20连胜。中国棋手在弈城网流连较为著名的,是化名“陆承轩”的罗洗河。

    罗洗河也曾经拿过一次世界冠军。而近年来,中国棋手拿到世界冠军者,比日韩都多,有周睿羊、时越、范廷钰、陈耀烨、芈昱廷、唐韦星、柁嘉熹。但就新闻而论,他们这哥几个也不敌一个中国台湾美女棋手黑嘉嘉。

    世道变了。即使拿到世界冠军,其场外新闻也难以见诸报端网上。毕竟,像“石佛”这般当年摘桂如探囊取物者少了,新的冠军如过江之鲫,便不如一张美女棋手的脸来得更吸引媒体。

    与韩国棋界不同,中国棋手与酒的新闻仍不绝于耳。起码诸如聂卫平、马晓春等,即便年华老去不胜棋力不胜酒力,起码酒胆还在,于是就有新闻。比如聂卫平肠癌手术后庆生,竟然“浅尝”一个小二锅头煞煞瘾头。

    至于马晓春,原本有一句名言行于世间——“酒一定要喝,不喝酒的话,人生少了半打乐趣。”真不知这位精于计算棋路的高手,是如何算出“半打”这一概念的。可后来马晓春因为酒驾惹祸,便很少有人再提马的“半打酒”金句了。与独好中国白酒的老聂不同,马晓春据说喜欢威士忌、白兰地一路的洋货。

    比罗洗河晚生几年的80后棋手、拥有8个世界冠军头衔的古力,是新一辈的酒中豪杰。按照拿过14个世界冠军的李世石所言,古力的酒量是自己的两倍。但李世石此言,并不具有太大的参照性。原因是他与古力同席,除了对弈以外,无非喝过几次啤酒。啤酒,在饮者来说不怎么能算酒,于是李世石亦不能证明韩国棋手继续还与酒有缘。

    如今,中国新科世界冠军柯洁,对AlphaGo似乎是很不服气的。

    我想,即便是盛年时期的聂卫平、马晓春、常昊,以及如今正当盛年的古力,他们这些善饮之辈,都不会向一个电脑程序叫板。因为对弈本是江湖相逢一笑一杯酒的事。如同自金庸以后便无武侠,当围棋与酒最终彻底无关,只剩下网上的计算,这棋局便也失去了一种乐趣。宋时苏东坡、黄山谷松下饮酒弈棋,偶得 “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之佳联,这样的诗意,更是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