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裁员专家

裁员专家

日期:2016/5/18 阅读 ( 338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陆小鹿(上海,外企白领)
   
  乔治·克鲁尼演过一部片子《在云端》,我看了不下三次。在片中,乔治饰演一名飞来飞去的裁员专家瑞恩·宾厄姆,专门处理别家公司的裁员问题。
  作为一个也常需要处理裁员问题的HR,我多么希望每次都能有一位专家空降过来帮忙啊。但是,这基本属于白日做梦。非不得已,老板是不愿多花一分钱去外聘专家的,性价比最高的策略便是把自家公司的HR个个培养成专家。
  回想当年作为一枚HR菜鸟,第一次独立解决裁员问题,我走的是“你好对不起请原谅”路线。面对待裁员工,充满各种过意不去的内疚,仿佛是自己这个坏蛋夺走了人家的饭碗,冒下致人家于死路的大不韪。和员工面谈那天,我底气不足地说尽各种好话,光“不好意思”四个字就说了N多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态度诚恳最终感动了员工,总之进展顺利没多磨时间就首战告捷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我提升了对自己的工作定位,觉得要不卑怯才能离专家这个称谓渐行渐近。于是,第二次独立解雇员工时,我收起所有的“不好意思”,开始以“励志姐”自居了,仿佛面对我而坐的不是一位待裁员工,而是一名精神亚健康病人。我就像瑞恩先生那样对我面前的员工循循善诱:“你越早接受现实,就会有越大的机遇在等待你。你越早接受这个事实,就能越早踏入新的生活。”我不断地给他画虚拟大饼,像亢奋的传销导师,说了一大堆诸如“别沮丧”“你行的”“这点坎坷无足轻重”“因祸得福比比皆是”“今天吃的苦将是你明天的财富”“只有千锤百炼,才能成为好钢”……最后再来了个总结性收梢“相信我没错的”。大概是我表现得太激情昂扬蛊惑人心了,总之第二宗Case我又顺利告捷了。
  二度告捷后,我不免有点飘飘然,心想:“裁员也没有那么难对付嘛,看来瑞恩们要下岗了。”老天立马就给我颜色看了。第三次要裁的是一个为公司已服务了12年的老员工,12年哪,不用想,这是只烫手山芋。和这个老员工面谈那天,老实说,我很想现场补吃点熊心豹子胆,因为,我不是一对一的抗衡,而是一对三。待辞员工带来妈妈和老公做啦啦队员。我一看这阵势,心想:“吵架是吵不过了,打架就更别提,能做的看来只有‘以柔克刚’了,所谓铁拳难破棉花墙。”后来,我就极尽温柔之能事,对方再无礼我也还以八颗牙微笑,就这样,和一家子拉锯了一下午,大概最后因为我的弱势地位让对手觉得了无兴趣了,总之烫手山芋没隔夜就被我啃下了。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真以为裁员那么简单?不,这些只是我RP爆发时的个案,这年头的员工可越来越聪明了,我的意思是,越来越难打发了。
  比如自诩专家的我以为保密工作做到位,哪知等到面谈日准备通知待裁员工时,不料他早已嗅到蛛丝马迹,就在面谈日当天和你玩失踪,快递来一张病假单,告病休假,你奈他何?
  比如专家我辛苦打好了长篇说辞腹稿,还拿好纸巾,做好万一对方情绪崩溃一定要陪不笑的心理准备,结果,员工一脸满不在乎,两手一摊:“说吧,给多少补偿金,钱到位了,我立马闪人。钱不到位,咱仲裁处见。”你看你看,这是不是对专家赤裸裸的威胁和挑衅啊?
  比如遇上集体裁员,待裁员工们临时友谊爆棚,迅速组成讨伐团队集体跟专家叫板,把我当成世界上容量最大的垃圾桶,一股脑儿地将负能量烂垃圾往我这里倒,完全不顾专家我是否能够消化得了。
  又比如,碰上个刺儿头,二话不说就去仲裁处把公司给告了。那时,裁员专家的我还得摇身一变变成巧舌如簧的辩护律师,和刺儿头一起出席仲裁会,你一句我一句地来回“厮杀”,那时我就不免要自我可怜道:“真是悔不当初啊,我怎么就选了HR这么个不待人见的角色做了呢?”
  老板,请给我发放心灵抚慰金。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