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落地后窗  >   火车站和文明

火车站和文明

日期:2016/5/26 作者: 孟静 阅读 ( 9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无比感激铁路提速,可以花钱买到干净和舒适,从那之后才体会到火车旅行的趣味。
孟 静
 
 
  所有的交通工具里我最喜欢火车,它安全,可控,准时,不会像飞机经常晚点,也不会像汽车事故频发。但是我不喜欢中国的火车站,除了新建的那些高铁站,那些大型旧火车站,尤其是北京西站,永远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臭味,人肉的臭味——小时候进了澡堂子,人们一脱衣服,热气一蒸的味道,只不过火车站还多了脚臭和货物的腥臭。
  在绿皮车年代,坐火车不是件享受的事。有次去湘西吉首,坐上夜行客车。车厢里满是卖货的小贩,也可能是当地农民,一人占一条长椅,全都脱了鞋,他们带的货物五花八门,从笼子里的鸡鸭到编织袋装的红薯,横七竖八放在椅子上面和下面,对号入座的规则在这时弱小而无力。
  还有一次是去绍兴,一窝蜂地拥上去之后,一个带着三个小孩的妇女,自己占了一个座,依次把小孩放好,一个孩子占一个座,当你拿出票告诉她这是你的座位时,她翻翻白眼,叽里咕噜说一些听不懂的当地话,总之是不会起来的。那次实在太难熬,坐到一半我就下车了,重新买了张快车票。
  那时候没钱,就算有钱也买不到软卧。我第一次坐软卧是恰好同行者有铁路局的关系才搞到了票,所以我无比感激铁路提速,可以花钱买到干净和舒适,从那之后才体会到火车旅行的趣味。
  一个国家发达的标志就是火车站干净、有秩序,火车站周围没有宰客行为。很多国家的火车站是有年代的建筑,比如伊斯坦布尔的东方快车起点。其实小小的几乎废弃,但每天在那里有土耳其旋转舞的表演,一群白袍僧人,托着钵,安静肃穆,无言地转圈,越转越快,袍子卷成一朵朵大花,那时完全忘记自己置身于火车站,更像在某座寺庙举办仪式。
  一个人在日本旅行,住在火车站周围总不会错,特别是小城市。购物中心、长途汽车站、公交站点全集中在这里,住宿或许会略贵一点点,但省下的交通费完全可以抵消,也不必担心物价会比其他地方贵,完全童叟无欺。
  有时会莫名替来中国的外国人操心,我们的火车站周围可是陷阱重重。很多年前,我家乡的郑州火车站,一出站就会有种晕眩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这时热情围过来的出租车司机千万不能理,他们不会打表,就算打表也是改装后的计价器。这还是轻的,本地作家的小说就写过进城农民被火车站的人贩子直接骗走,女的卖到山沟成为生育工具,男的卖进矿井不见天日。
  郑州火车站周围有很多大型服装批发市场,非常嘈杂,外地人不要轻易逛。有次我看到一个鞋摊,随手拿起鞋看了一眼,放下了,摊主勃然大怒,开始是骂,又有冲上来打的意思,大概因为我说普通话,直到我说了几句本地话,才幸免于难,小偷更是多如牛毛。
  当地《大河报》做过暗访式报道,青壮年男子出了车站就有人跟上来,带你去肮脏野鸡小店住宿,遇上仙人跳的几率那是相当大。
  不是我要黑家乡,首都北京治安算好的吧,到处都是查身份证的,就这样很多年前北京西站还发生过女孩被掳走杀害,藏在西站地下某处废弃建筑,很多年才被发现。
  一个国家,一个城市的经济再发达,只要火车站肮脏、鱼龙混杂、坑蒙拐骗偷严重,它就不可能是发达地区,但这种发达绝不是用高铁候车室和普通车候车室隔开那么简单,让最底层的人民也能经常洗澡,火车站里不再散发臭气,这才是文明的标志之一。好在,我们国家的火车和火车站正变得越来越“美好”。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