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间碎语  >   为自我陶醉而穿衣打扮

为自我陶醉而穿衣打扮

日期:2016/6/8 作者: 孟晖 阅读 ( 637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孟 晖
 
  我不禁感慨:啊,我错过了这个可以自由打扮的时代。
  我的闺友们!你们要做好这样的精神准备,以后再约我一起喝下午茶,也许会看到一个全新的“孟女史”,穿着一身仿欧洲18世纪样式的绣花长裙,裙里还衬着胸衣和裙撑,手里举着一把小花伞,翩翩而来,然后坐下谈笑风生。
  这只是前不久才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可能。那天,我在某宝上看到一款欧式绿色绣花长裙,有点像郝思嘉用窗帘改的那一身,同一家网店还卖裙撑。我非常惊讶,就在聊天群里问朋友:这种衣服卖给谁?谁能穿啊?结果年轻的朋友回答说:很多女孩喜欢啊,可以穿到“漫展”上去。我不禁感慨:啊,我错过了这个可以自由打扮的时代。接下来朋友的建议让我更意外了:漫展上不仅是年轻人,什么年龄的都有!你也可以去啊,不想被人认出来的话,就戴个面具。
  恰好随后几天,朋友约我参加库布里克咖啡厅的一个新书推介活动,一同品鉴由前大英博物馆馆长尼尔·麦克格雷格撰写的《莎士比亚的动荡世界》一书。读书会结束后,我心情愉快之下发了一条微博,贴上了那条欧式绣花长裙的图片,说:我曾考虑过穿这样一身来参加这次活动哒!
  我以为接下来将是一场玩笑,网友会留言:“孟大大请淡定!”“最近受什么刺激了?别这样,出来我请你吃饭,一顿不解决问题,就吃两顿。”然而没想到的是,认识与不认识的朋友都以为我是认真的,表示“好期待”,为我也喜欢穿仿古衣装感到高兴,“一定要发真人照片,让我们看到啊”。我只得补发一条:我怕如此打扮起来出门,会吓到别人!结果又引发一波解释与鼓励:只要你喜欢,穿古装长裙去公共场合绝对没有问题,现在街上时而就会看到类似装扮的女孩。还有闺友提出更具体的建议,这个说“我们帮你做一个整体形象设计,包括帽饰头饰都搭配好”,那个说“新中街那边的人见多识广,对穿复古贵妇裙这类事不会在意,你要觉得不好意思,咱们可以约在那里吃饭”。最后连库布里克咖啡的“官微”都来凑趣:“其实挺想看到这样的形象的。”组织活动的朋友也说:“下次这样来。”
  经过如此一番交流,我才恍然认识到,生活真的改变了。《莎士比亚的动荡世界》中引用拿破仑的一句名言:“如果想了解一个人,你就要了解他20岁那年的世界。”此刻,我用朋友们的反应来鉴照,才发现自己竟然深深套牢在“20岁那年的世界”所灌输的僵硬观念中。很奇怪,我想都不想地就相信,一个人穿衣的样式必须“在自己的时代中”,不能“脱离环境”,而且要雅致,不能太抢眼……条条框框很多,其终极原则是:穿衣服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愿,而要照顾周围所有人的习惯。这不纯粹是自我催眠吗?
  我从小天然地喜欢古代服饰与首饰,然而唯一的遗憾就是生活在现代,所以没机会尝试它们,却从来没有动过念头照样整几套来真实体验一下。去年在微博上谈论欧洲18世纪的胸衣,立刻有年轻朋友兴致勃勃地问:“你想穿呀?”我的反应也是马上开玩笑:不不,我如果穿上欧式胸衣,肯定像沈从文先生考证的那种唐代束腰熏笼,就是一只熏笼满地跑的形象。在我观念中的种种“不能”里还包括:欧洲古典服饰不适合中国人的体型,所以中国人穿起来会很难看。可是如今想来,何必那么在乎旁人眼里是否好看?人生中时不时地穿上一件“出格”的衣服,就为自我陶醉,又有什么错?
  坦白说,一个人很难修正年轻时建立的原则,所以,不管朋友们怎么乐观鼓励,估计我也不会有勇气真穿上仿洛可可风的长裙去凯宾斯基酒店喝下午茶,总觉得那场面太惊悚。但我很高兴的是,更年轻的几代人没有我这样的自卑、这样根深蒂固的自我否定。在他们那里,按照心愿穿衣是最正常的事,无论汉服也好,欧洲18世纪带胸衣和裙撑的长裙也好,哥特风娃娃洋装也好,都可以坦然地穿起来出门,亮相在世界之中,向自己致敬。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