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间碎语  >   叙利亚知识分子的迷茫

叙利亚知识分子的迷茫

日期:2016/7/14 作者: 孟晖 阅读 ( 3886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本意只是想推翻阿萨德政权,但结果竟是诱发“伊斯兰国”组织横空出世。
孟 晖
 
  最近有机会看到一部反映叙利亚局势的纪录片《我们这可怕的国家》,借助拍摄者的镜头目睹叙利亚人在战乱中的生离死别,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影片的主要拍摄者穆罕默德·本·阿里·阿塔西是一位屡获大奖的叙利亚艺术家,他有个持续的关注点,那就是阿拉伯知识分子与其所生活的世界的关系。本片也不例外,以跟踪拍摄的形式,让世界看到两位叙利亚文化人由乐观转向迷茫的历程。
  片中主角之一亚新·萨雷是知名作家,因为长期公开批评阿萨德体制反复被捕,坐牢十多年。反阿萨德运动爆发后,他和妻子设法到达“自由军”占领的杜马地区,满心希望为建设一个新社会贡献力量。然而形势很快恶化,心目中的自由民主并没有实现,“伊斯兰国”组织却横空出世,攻城掠地,他不得不试图探索一条逃离的路线,日后再把妻子接出来。拍摄者阿塔西扛着摄像机,与萨雷及其伙伴一起跋涉沙漠,记录这段危险艰苦的行程,其中包括偷偷潜入已被“伊斯兰国”武装占领的拉卡,在萨雷的姐姐家躲藏了三个月,这其间,萨雷一直承受着兄弟被“伊斯兰国”组织抓走下落不明的痛苦。最终,他流亡到土耳其,却传来妻子遭极端武装分子逮捕的坏消息。
  片中另一个主角赛义德·霍姆西可谓另类,他是个青年摄影师,但同时也是个无畏的战士,在战场上,时而拿起摄像机记录,时而拿起冲锋枪与政府军对攻。他是本片的联合制作者,同时也是影片跟踪拍摄的对象,全片第一个镜头,就是手持钢枪的霍姆西参与激烈的巷战。然而,正因为视死如归,他的痛苦反而更强烈。本意只是想推翻阿萨德政权,但结果竟是诱发“伊斯兰国”组织出世,令他和萨雷震惊的是,这个组织的成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这意味着他们的祖国遭受到双重的占领,极端恐怖组织与外国入侵者合二为一,叙利亚面临亡国的危险,并且还是亡于最为反动的势力。阿塔西犀利地把镜头对准霍姆西,发问:“现在这种情况,你会去加入(阿萨德领导的)政府军,与外来占领者作战吗?”霍姆西神情迷茫,说不出话,不再清楚该怎样为自己的祖国战斗。
  纪录片的主创人阿塔西是阿萨德家族统治的直接受害者,他的父亲昔日遭长期关押,他自己则被迫流亡国外,萨雷、霍姆西这样的进步知识分子倡导变革,当然能引发他的共鸣。尽管如此,阿塔西仍能敏感地意识到叙利亚知识分子的局限性,并用镜头把他的观察展示出来。影片并不避讳,在杜马,一位看去很善良的老人催促萨雷的夫人戴上面纱,在他的观念里,推翻阿萨德意味着恢复实行沙里亚法的传统社会。另一位老人,流亡土耳其的一位餐馆老板,儿子死于交战中的炮火,萨雷“推翻阿萨德”的言论惹他爆发不满,他指着墙上的爱子遗像悲呼:“只有这才是最重要的!”对这位同胞来说,当初到底还有个太平日子,如今却家破人亡,拖着残年之身逃命异乡。
  遗憾的是,片中的两位主角似乎都没有反省,作为知识分子,与自己的人民之间在思想上有如此大的差距,原因何在?该怎么办?启迪民智,是不是知识分子最根本的任务?萨雷只是含蓄地批评叙利亚百姓的“民族性”有缺陷,这也是第三世界知识分子普遍的思维方式吧。
  如今看到这个文化深厚、生活富裕、遍布历史古迹、旅游发达的国家饱受战火摧残,即使路人也要伤感。最糟糕的是,目前似乎看不到悲剧的尽头,看不到终结乱局的办法,一部分中东人甚至一度预期中国派大军去清剿“伊斯兰国”武装,后来也终于明白没这个可能。
  影片最后以字幕的形式告知观众,年轻的霍姆西在流亡到土耳其之后,无法坐视祖国陷于战乱,毅然赴归叙利亚。没人能够预测他的命运,就像无法预测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的未来一样。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