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学霸式味觉养成路径

学霸式味觉养成路径

日期:2016/7/28 阅读 ( 207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所有嗜好,深入其间都有风月在,孙欣这一路也许她自己无知无觉的学霸式嗜味,示范了一种吃出花来的路径。
撰稿|黄爱东西
 
  食事盛。吃喝这事,人人都有嘴,谁都能说几句,从猪牛羊到鸡鸭鹅,由鲍参翅至全素宴,红烧白灼蒸焖炖煮,油盐酱醋皆可说,诸多地方门派,各有玄妙不同。
  在我关注的账号里,有聊民国菜谱古早味道的,可以算是美食江湖里的古墓派;有时尚派,天天在城中高大上酒店吃国际语言摆盘;有立志吃遍街边排档,口号是没吃到地沟油就不高兴,可以算丐帮;有地头蛇派,踞守一方专注当地饭桌,这里没贬义,如果嫌不好听,那就叫强龙派;还有全年在地球各处飞来飞去为大家吃遍蓝星美食的,那是天外飞仙派。
  《味之风月》的作者森林的火焰,本名孙欣,她被我私下归类成学霸派。
  理由如下:一个人读书读到在牛津做博士后,专注研究心脏的发育和再生,该叫科学家,叫她学霸已经完全不是个事。最主要的,是这枚科学家写吃做吃的路数,是典型的学霸风格——吃个什么,古今中外横的竖的资讯累积全盘自动跳出,咱们管这叫做博闻强记旁征博引,还眼见着她边吃又边有了新领悟。理论底子好动手能力强,外加活跃思维和旺盛好奇心,这学霸还是综合型的。
  还是随机在她的书里拎一篇稿举例吧。
  在《广东的粉》里,她写:“马肉米粉真是马肉做的吗?以前中大附近有一间桂林米粉店,偶然去吃一次。记得无论哪种粉都一定放两样佐料:酸菜和炸黄豆。后来看白先勇的《花桥荣记》,老板娘家在桂林的时候是米粉丫头,到了台湾重操旧业。为了给卢先生做媒,特别巴结他,每周总做碗冒热米粉,撒把炸花生米。看来炸黄豆是盗版。白先勇是正宗广西人,他说的应该不假……”
  说个米粉,信马由缰就说了4种大米6款粉,比对3处地方聊及5位作家,顺手还速写了个风情画:“爬上一大段斜坡,见到几排完全不像中环的破唐楼掩映间,一间小而破烂的铺面,就说明找对了。进得门会见到若干衣着入时的千娇百媚与咕厘打扮的五大三粗或相识或不识共据一张小桌,同桌有人谈笑风生有人横眉冷对,牛腩一上桌就纷纷放下天下大事、老板绯闻,卷起范思哲的衣袖,脱下阿玛尼的外套,埋头苦干,一嘴牛油咖喱汁。吃饱后从LV的小皮包里掏出纸巾擦擦嘴角的油,结账。香港的奇景,我一直认为这也算一个。”
  基本上,孙欣的文章都有这种不惜力的信息量和文字密度,每次都会让她的读者们看得很痛快。对美食文章的表扬,近来很流行说:“看饿了”,说实话,孙欣写吃,我觉得会让人看完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吃撑了。
  在这本书里,作者除了现吃,还穿越着去吃《儒林外史》,拆烩了《金瓶梅》:“西门庆早上在书房会应伯爵,画童儿端出酥油白糖熬的牛奶子,一人一盅。应伯爵看了,当是琼浆仙味,一气都吸下去了,西门庆只是皱眉头,说停些我吃粥吧。彼时没有脱脂奶,也没有冰箱。新鲜全脂牛奶,更加酥油熬过,等于喝‘掼奶油’,真真是高脂高糖高蛋白,与现代饮食健康完全背道而驰。只是西门庆酒色无度,没活到得心脏病的年纪。”大嚼了《红楼梦》:“‘洁粉梅片雪花洋糖’,我认为是今日吃的白糖。西方那时可能已经有了很好的提炼白糖的方法。蔗糖雪白的晶体,望去比中国土产的黄冰糖或红糖高贵养眼得多。何况物以稀为贵,自然要起个尊贵名字。”
  书名《味之风月》,实为一枚嗜食学霸结结实实的寻味私家笔记,横向比对纵向深入,博闻强记融会贯通,基本上每一篇都是微型论文的脉络清晰靠谱搞法。
  所有嗜好,深入其间都有风月在,孙欣这一路也许她自己无知无觉的学霸式嗜味,示范了一种吃出花来的路径。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