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回眸里约 突破与迷茫共存

回眸里约 突破与迷茫共存

日期:2016/9/1 阅读 ( 6394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纵观里约奥运会,既有迷茫和不足,也有惊喜和兴奋……
撰稿|大 为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落下大幕,中国军团以26金18银26铜的成绩定格在奖牌榜第三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总结时认为,本届“基本完成了参赛任务”。运动员顽强拼搏,总体表现不俗,特别是以女排、跳水、乒乓球等为代表的几支队伍以接近完美的发挥,在里约奥运赛场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同时,在自行车、跆拳道、田径等项目上取得了一个个历史性突破。但相比较对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圆满”完成任务的表述,刘鹏侧面表达出了对体操、击剑等一些优势项目集体失利的不满。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则在总结中对羽毛球队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点名批评。
  纵观里约奥运会,既有迷茫和不足,也有惊喜和兴奋……
 
“迷茫”背后有谜团
    
  里约奥运会已经落幕,但关于国羽系列问题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在中国代表团公布的访港名单中,羽球总教练李永波意外落选。有分析者认为,目前尚不清楚李永波无缘访港,是体育总局的决定,还是另有隐情,但这或许是李永波即将淡出羽毛球队的一个信号。
  在里约,羽毛球管理团队所暴露出的问题让外界深感震惊。首先是男单选手谌龙在打完半决赛之后,面对央视的采访,没有给予任何配合,仅说了一句话扭头就走了,这让正在提问、话还没说完的直播现场十分尴尬。于是,谌龙被外界认为没礼貌、太牛×。拒绝采访的风波还未结束,女双赛场又出现了老将于洋怒斥老教练、怒摔毛巾的一幕。羽毛球队从四年前伦敦的囊括5金,到本届收获2金1铜,特别是传统强项女双失手,女单和混双连决赛都未进,国羽在里约奥运上的成绩出现了大滑坡。
  比赛期间网上有人曝料,羽球某大牌队员和其他队员的待遇不一样——他和自己的女友在奥运村附近单租了一套公寓。紧接着,双打名将赵云蕾在无缘混双冠军后公开承认,她与自己的搭挡、原男友张楠已经分手。一言激起千层浪,有网友立即挖出两人分手内幕,疑似队内球员之间三角感情纠纷,网友甚至查找到了一段赵云蕾和粉丝的对话。粉丝提问:真的是某小三挖了你的墙脚?……这一事件,让队伍内上下好不尴尬。按理说,恋人或夫妻之间的分分合合本是个人隐私,然而让人惊讶的是,赵云蕾和张楠的分手,体现在场上的就是配合默契程度的下降,这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导致了中国队丢掉了女双和混双两块金牌!
  对此,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在总结时进行了公开批评:“管理出了问题。运动员与运动员之间的团结出了问题,包括运动员和教练员的分歧。一支队伍要想获得成功,要想取得最后的胜利,团队的精神,它是基础,是必须具备的。团队精神包含了很多,包括我们讲的互相信任,这样才有团结,或者说有了团结才有信任。”作为总局高层,蔡振华如此发声,令人深思。其实,羽毛球队所暴露出的问题,在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教练组和管理层身上,也都或多或少有所体现,蔡振华为此敲响了警钟。
  在击剑比赛方面,中国队此次仅获1银1铜,交出了自2000年悉尼奥运会以来的最差成绩单。对此,有业内专家指出,排除击剑比赛本身的偶然性因素,人祸,是谁都不愿承认,但却真实消耗着中国击剑过去多年积累的残酷现实。当女子重剑团体决赛后,来自山西的女子重剑选手郝佳露低着头,哭成泪人。郝佳露在紧张激烈的决赛第二轮次作为替补换下女重个人铜牌得主孙一文,但郝甫登场便连输4剑,中国队直接被逼到了悬崖边最终导致失利。赛后,国际剑联关于击剑团体比赛的“替补”规则,一时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为什么要在打得难分难解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换上郝佳露?虽然官方说法是:孙一文有伤,或者郝佳露打罗马尼亚的头号选手波佩斯库有信心。但最根本的原因是:奥运会的击剑比赛规则规定,如果团体比赛,替补队员不上场,个人就没有奖牌成绩,于是,为了确保郝佳露个人拿牌,在生死攸关的团体赛上被换上了场。
  规则残酷,人之常情,为了个人成绩,团体赛上用替补并不鲜见。但对中国击剑队来说,在优势项目中用替补人选的背后,却是地方博弈的迷局。其实,中国女子重剑的第四人原本不是郝佳露。老将李娜和骆晓娟退役后,许安琪和孙玉洁两位24岁的小将挑起大梁,曾在新加坡青奥会上拿到女重个人金牌的22岁小将林声也晋升主力,再加上另一个24岁小将孙一文横空出世,中国女重的实力不降反增,她们四人的成绩和个人比赛能力都在郝佳露之上。许安琪来自江苏,孙玉洁来自辽宁,孙一文代表山东……1995年出生的秦雪其实比1987年的郝佳露资历更老,在伦敦奥运备战周期,她就已入选国家队。但秦雪与孙一文一样来自山东,因此她就成为各省“平衡”的“致命伤”——在看不见的中国奥运名额背后的博弈中,“平衡”成为不少运动队名单产生的重要依据。最后,来自山西的郝佳露终于成为代表中国队参赛的幸运儿。
  应该说,击剑人选背后的博弈由来已久。中国男女佩剑原总教练、法国人鲍埃尔,早在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期间就向法国著名专业体育报《队报》揭开了中国击剑幕后选人的“惊人内幕”:北京奥运会前,中国女子佩剑整体实力很强,加上主场作战,被认为有很大夺金希望,某两省市各有一位有竞争实力的运动员,都想争夺团体中的一个名额,其中一位体育局领导在名单确定前曾单独约见鲍埃尔,“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并提出用30万欧元的回报换取一个奥运参赛名额。后来,在备战伦敦奥运会期间,鲍埃尔在伦敦奥运备战周期中途突然辞职,据传正是因为“摆不平”各种关系,无奈离去。想不到中国击剑的这个选人“潜规则”一直沿用到至今的里约,并导致了惨痛的失败。
  在其他项目中,若要问本届中国军团在里约奥运会上创造出的“历史最差”成绩的是哪一个项目?答案是中国体操队。中国体操队在14个项目中只获得两枚团体铜牌。最令人吃惊的是,中国男女选手在全部单项比赛中没有获得一枚奖牌,无金、无银、无铜,这是自1984年中国重返奥运以来的最差战绩。往届体操项目一直是中国代表团的小金库,在过去的8届奥运会上,中国体操队共夺得26金、18银和15铜。现在成绩断崖式崩盘,这究竟是怎么了?有舆论认为,除了队伍青黄不接,新老交替出了问题,这其中肯定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长期以来,体操总教练直接或间接决定着相关省市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命运,加上各省市都将金牌纳入政绩考核体系,各种利益博弈、幕后交易不言自明。需要说明的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奖励制度比较模糊,地方为国家队主总教练和相关官员发放奖金和住房是否“合法”,从国家体育总局到地方各省市都没有一个明确说法。如今,随着国家空前加大反腐力度,类似于像“国家队主总教练接受地方发放的奖金和住房”问题,已引起国家相关纪检监察部门的注意,并多次约谈当事人审实,要求说明情况、上报材料,还要求退回“不合理”部分的收益和奖励。
  长期以来,体育界的一些优势项目都是离不开计划体制、举国体制的土壤,其中的弊端也就显而易见。就像目前中国经济的艰难转型一样,中国体育也必须艰难转型。可以说体操队在选拔选派参赛队员过程中的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现象并不鲜见。幸运的是,近几年在国家层面上,开始深刻意识到中国体育体制内所存在的严重问题,并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改革的阵痛在所难免。许多人意识到,如果今后中国体育不能在群众喜闻乐见的三大球项目和国际普遍认可的基础大项上挺直脊梁,像以往那种简单追求数量增长的奖牌观怎么说都难以服众,不能不说,中国体育体制的深化改革还远远没有到位,亟待解决的深层次问题还有很多。在里约,中国军团确实丢了一些金牌、成绩有所下滑,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对于中国体育界,这反而是一个契机,一个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转型良机的开始。
 
“突破”背后有惊喜 
 
  当拨开“谜团”,看到某些项目不足和总结某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同时倍感欣喜地看到,中国军团在里约总体发挥出色,运动员们顽强拼搏,超越自我,许多让人荡气回肠的瞬间仿佛还在我们眼前浮现。
  在里约,跳水、乒乓球和女排三支队伍成为中国军团最具战斗力、最善打硬仗的排头兵。
  当20岁的陈艾森顶住压力为中国跳水摘取12年来的第一块男子10米台桂冠时,中国跳水界“铁娘子”周继红的眼里噙满泪水——经过14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中国跳水队终于在里约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跳水队在全部8个项目中取得7金2银1铜,也追平了北京奥运会的最好成绩,成为里约奥运会最大的赢家。
  面对南美大陆忽而艳阳高照、忽而刮风下雨、忽而酷热、忽而寒冷的无常天气,面对国外高手的突飞猛进、压迫式的挑战,中国跳水始终能从容应对,保持强劲的夺金势头。在奥运会历史上,中国共收获40枚跳水金牌,并创造多项突破:四朝奥运元老吴敏霞和施廷懋赢得女子双人3米板冠军,吴敏霞的个人奥运奖牌收获为5金1银1铜,超越伏明霞、郭晶晶、萨乌丁等名将。三朝奥运选手陈若琳和刘蕙瑕收获女子双人10米台桂冠,陈若琳实现双人跳台“三连冠”,凭借5金追平吴敏霞,并列成为奥运金牌最多的中国跳水运动员。林跃参加过三届奥运会,历经状态低谷和伤病,终于在里约重回巅峰,赢得个人第二金。
  男子双人3米板是中国队唯一的金牌缺口,30岁的老将秦凯和曹缘遗憾摘铜,但是秦凯的奥运奖牌达到了2金2银1铜,是获得奥运奖牌最多的中国男子跳水选手。
  除了向老将致敬,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新人们表现同样让人眼前一亮,施廷懋和陈艾森并肩成为跳水比赛的双冠王:前者包揽女子3米板单双人冠军,何姿获得单人亚军;后者囊括男子10米台单、双人金牌;15岁的任茜表现沉稳赢得女子10米台冠军,17岁的司雅杰名列第二;四年前从男子双人跳台冠军转跳板的曹缘勇夺3米板冠军。
  与跳水一样,乒乓球队则是中国军团另一位“常胜将军”。在外界看来,国乒似乎天生就应该包揽,可是上海交通大学体育系教授孙麒麟分析,要确保每块金牌都不会旁落,其实国乒在整个奥运会周期每时每刻都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乒乓球偶然性非常大,尤其近些年国际乒联改革越来越多,每届大赛总会出现一两个黑马,中国队要想大包大揽越来越困难。让外界肃然起敬的是,每逢奥运会国乒总是那支最让人放心的金牌球队。
  对于总教练刘国梁来说,永远都不会忘记12年前被韩国夺走男单金牌的痛苦,或许正是因为有了那样的经历,让他拥有了打造金牌队伍的能力。据说,里约奥运会后刘国梁将卸任总教练一职,但国乒辉煌必将继续延续。据统计,自1988年汉城奥运会乒乓球正式成为奥运比赛项目,到本届里约奥运会,乒乓球共产生32金,中国队席卷了28金。这其中8届奥运会,中国女乒夺得全部16枚金牌中的15枚,仅丢掉过一枚女双金牌。而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王皓在男单决赛中惜败柳承敏之后,中国男乒再也没有让金牌旁落过。尤其是自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至今长达24年中,中国乒乓球完全实现了对世界乒坛的统治,而且这强大的统治力还表现出了“没有最强、只有更强”的明显趋势。“我个人认为,如果中国乒乓球自身的发展不出现重大失误,最起码再引领乒坛10年是应该没问题的。”每次谈到国乒,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总是表现得霸气十足、自信满满。
  如果说中国跳水和国乒是超越梦想的话,那么年轻的中国女排在里约则是缔造了一个伟大的传奇。有人说:“在巴西,足球是宗教,而排球才是第一大运动”。巴西女排是连续两届奥运会的冠军得主。为了能够在家门口夺冠,她们保留了伦敦奥运会的冠军阵容,其经验与技术之强是各支队伍所无法比拟的。在此前的八年中,中国女排19次面对巴西队,只赢过一场球。来到里约后,中国女排曾约巴西女排打了一场热身赛,双方打了五局,结果中国队输了其中的四局,得分都没有超过15分。再加上之前小组赛中的低迷表现,几乎没有人看好中国女排。然而,奇迹就在郎平和她的队员们在最关键的比赛中发生了——她们用霸气的表现,让全场2万多名观众安静地闭上了嘴巴。淘汰巴西后,甚至连老天都在帮助中国女排——在另外一场半决赛中,让中国最为头痛的美国队意外被塞尔维亚淘汰。就这样中国女排一鼓作气、连胜两场成功登顶!在那一刻,无数80、90甚至是00后的孩子们,终于有幸通过里约奥运会见证了女排的传奇,终于对父辈、祖辈们久久执念的女排精神感同身受。
  在梦之队大放异彩的同时,中国军团在自行车、跆拳道、柔道、田径、赛艇等多个项上也都有了历史性突破,有的获得了金牌,有的获得了奖牌,有的杀入了世界前八。
  南北朝时期的花木兰替父从军,巾帼不让须眉;北宋的穆桂英武艺超群,大破天门阵。如今,这两位中国传统故事中的女英雄“空降”奥运会自行车赛场 ——钟天使和宫金杰戴着印有她们京剧脸谱的头盔,在里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夺得冠军,实现了中国自行车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
  现如今尽管中国大城市里以自行车代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但中国仍然保有着“自行车大国”的名头。只是,和这种“大”遥相呼应的,却是我们在自行车运动上的不够成熟甚至欠缺的尴尬——在里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之前,中国还从未在奥运会上夺得任何一个自行车项目的金牌。更让人兴奋的是,她们先是在资格赛中以32秒305打破奥运会纪录,又在接下来的第一轮比赛中以31秒928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
  宫金杰/钟天使的这次胜利赢得无可挑剔。从伦敦到里约,整整四年的时光让中国自行车项目好梦终圆,也让宫金杰不留遗憾地冲上了自己运动生涯的巅峰。四年前,宫金杰/郭爽组合在伦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决赛中率先骑过终点线,被判犯规取消成绩,眼看到手的金牌变成了银牌。如今经过漫长等待,中国选手宫金杰/钟天使终于得到幸运之神的青睐。在联手拿下奥运金牌后,宫金杰和钟天使一个激动,一个平静。前者一下子想起来4年前在伦敦的遗憾,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热泪;后者的脸上则一直是如花般的笑意,看上去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但不管是哪一种表情,都是满满的骄傲和幸福。
  在跆拳道赛场,中国选手赵帅成为首位夺得奥运冠军的男选手。长久以来,中国很多体育项目呈现“阴盛阳衰”的局面,跆拳道也不例外,陈中、罗薇、吴静钰……这一个个奥运冠军的名字,没有一个是男队员。究其原因,除了身体素质方面的差距,中国男子跆拳道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缺乏经验,参加国际大赛少,到了奥运赛场总吃亏。不过这个奥运周期,中国男子跆拳道发展势头十分迅猛,以赵帅为代表的一批小将成长迅速,并具备了冲金的能力。身高1米88、体重只58公斤的赵帅有着得天独厚的身材优势——身高腿长。这一优势在58公斤级决赛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泰国选手汉普拉布几乎接近不了赵帅的身体。可以说赵帅夺冠,对中国跆拳道,尤其是男子跆拳道的发展可谓一剂强心针,对于提升中国男子跆拳道的信心也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更加让人津津乐道的是,赵帅在国家队除了参赛任务外,还是女队选手郑姝音的男友兼陪练。就在赵帅夺金三天后,他的女友、辽宁选手郑姝音同样为中国代表团赢得一枚沉甸甸的金牌。记得在郑姝音顺利夺冠的那一刻,她显得异常兴奋,在场上又蹦又跳,表达内心的激动。而看台上的赵帅同样十分激动,挥舞着国旗为自己的女友高声喝彩,那份心情丝毫不亚于自己夺得金牌。作为中国跆拳道项目上的唯一一对奥运冠军情侣,赵帅和郑姝音两人的名字必将写进中国跆拳道的史册。
  除了自行车和跆拳道项目,中国男子柔道选手程训钊为中国代表团摘得一枚宝贵的铜牌,实现了中国男子柔道项目奥运会奖牌零的突破。在过往奥运会上进行的肉搏对抗性项目上,中国女子选手在柔道、摔跤中都有斩获,而男子选手只有盛泽田拿到过古典式摔跤的铜牌,柔道还从未染指过奖牌。程训钊作为世界排名第24的选手,几乎是这个级别中参赛队员里世界排名最低的,赛前几乎没有人看好他。然而,这位强壮的江苏小伙硬是凭着一股狠劲和韧劲,登上了奥运会领奖台。
  最后,让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田径健儿在里约的难刻时刻。如果说中国选手王镇和刘虹分获两块男女竞走金牌算是意料之中,那么董斌的男子三级跳远铜牌、中国男子百米第四名、王嘉男的男子跳远第五、薛长锐的男子撑杆跳第六等佳绩,则昭示着中国田径已进入百花齐放的时代。在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运动员还从来没有在这些个项目上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应该说,中国田径突飞猛进,与兵败北京奥运会后卧薪尝胆、奋起直追关系密切。以田径强国为榜样,中国田径启动了“洋务运动”,不仅聘请了多名外教,还积极走出去,送运动员到国外接受更加科学系统的训练。以中国竞走队为例,其之所以能在伦敦、里约奥运会上接连收获金牌,意大利名帅达米拉诺功不可没,曾培养出诸多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的他,给中国竞走队带来了先进的训练理念和方法。中西合璧,无往不胜,中国田径队的成功经验,值得其他队伍参考借鉴。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