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间声色  >   相貌堂堂的,也可以作恶多端

相貌堂堂的,也可以作恶多端

日期:2016/9/28 作者: 张佳玮 阅读 ( 266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上古之世,尤其以貌取人;长得不好看,连奸臣都当不了。
张佳玮
 
  人要以貌取人,总能找到借口。
  本来,“相由心生”这词,出自佛经。何谓相?诸法体状,是谓相也。就是说,一切有为法,都算相,这算常识。然而硬生生地,被以貌取人的诸位,扭成了相貌的意思。仿佛一个人心灵丑陋,会见于相貌;反过来,相貌猥琐,也可见证心灵。可惜了佛家妙语,被凭空拉大旗做虎皮了。
  又,“以貌取人”这词,是孔圣人说的。“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圣人以此自悔。
  所以啦,以貌取人的行为,佛家和儒家,聪慧的释迦牟尼和博学的孔老夫子,都不赞成。居然还有历史上以貌取人最有名的一篇文章,是传为苏辙所做的《辨奸论》。他老人家当时要抨击王安石,认为王安石不修边幅,不近人情。所谓“囚首丧面,而谈诗书”,不对劲,定是个伪君子。这就是从仪表衣着来做文章了,听着也有道理:容貌也许不能说明一切,但衣着做派端端正正,总看得出教养了吧?问题是:比如魏晋风度那时候,嵇康阮籍那一流,都是不修边幅之辈,恐怕也不能说他们没学问。米开朗琪罗中年之后自己嫌自己丑陋,贝多芬则出了名的不好看,而且被维也纳的老爷们觉得没教养,似乎也不足以说明问题吧?
  最极端的一个例子:马龙·白兰度。早年他老人家帅气性感,好莱坞史上屈指可数的神级容颜;中年颓唐,面颊松垂,实在不能算好看了,但《教父》里面,不怒自威。这里的矛盾是:年轻时好看过的人,许多便不会太在意自己之后好看不好看了——想想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好了。
  而且:“帅哥都是好人、坏人大多面目狰狞”——其实也不算靠谱。
  东条英机先生年轻时,生得容貌潇洒;犹太人的刽子手阿道夫·艾希曼长得也不算差。举凡著名的杀人魔王,看看照片,没几个青面獠牙、邪恶写在脸上的。事实是这样的:
  一个个体的人,再怎么邪恶,如果不握有权力或地位,能作的恶,也着实有限。比如现代的连环杀人魔,能杀掉十几个人而逍遥法外,就算他善于隐藏了。历史上,翻手之间毒害天下的家伙,所用的武器,一般不是亲自动手,而是权势。所以,真正能作出大奸大恶之行的人,必然身居高位。希特勒作恶的效率,比一个普通杀人魔要高多了。
  而得以身居高位的人,若非投胎投得好,便是自有其长处——提拔他们的人,又不是瞎子。
  大家概念里,许多奸佞之人,都是靠巧言令色上位的;其实,何尝不是因为他们容貌中看,谈吐得宜,才能得宠?尤其是上古之世,尤其以貌取人;长得不好看,连奸臣都当不了。
  明末杀人大王张献忠,少时要被斩首,陈洪范看他容貌出群,留他一条命。后来做了什么,就不多提了。
  中国史上首席贪污犯和珅,在历史上,也是好相貌——反过来,如果他真像王刚老师演的,动不动一脸奸笑……乾隆也未必多喜欢他。
  明末温体仁,后世评价众所周知,但真是极好的相貌,于是一路青云直上。
  大奸大恶,也得是出人头地的家伙,等闲阡陌做不了大恶人;而要出人头地,必有过人之处;概率上而言,相当多数大恶人,容貌是至少有可观处的,不少还是大帅哥。所以恶人有照片传世,很容易哄得许多人啧啧感叹:“哎呀虽然是坏蛋,居然长这么帅”——这里就有个细节作祟:对许多恶人而言,长得帅,也是他们得以掌权、得以作恶的工具。
  所以啦,自古恶人里,长得好看的应该远比长得难看的要多。至于将容貌美丑强行归为“相由心生”,以此来定高下的:无他,人要以貌取人,总能找到借口。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