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花世界  >   伟大的英国爹

伟大的英国爹

日期:2016/11/16 作者: 苗炜 阅读 ( 950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如果教育总是提倡简单有趣,那么孩子学到的也就是一些肤浅的东西。
苗 炜
 
  我很早以前看过一个报道说,温布尔登俱乐部入口处刻着一句话:何时你能坦然面对胜利与失败,并将这两种假象等同视之。我折服于这句话中蕴含的真理,搜索了一番,得知这诗句出自英国作家吉卜林。2012年,我去伦敦看奥运会,有一天的安排是去温布尔登看女子网球的四分之一决赛。那天,我在各个球场的入口处转悠,就想看看到底哪里刻着这句诗。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而后在纪念品商店里转悠,店里陈列着温网百年历史的图片,奥运期间卖的只能是奥运特许产品,奥运产品有一种快速消费品的廉价感,正无聊呢,抬头看见屋里的一块水泥横梁,上面赫然刻着:If you can meet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ors just the same。这就是吉卜林的诗句,出自他给自己12岁的儿子写的那首诗,诗的名字叫If,通篇都是对儿子的期望,结尾一句是,you’ll be a man my son。
  英国有几个了不起的好爸爸。其中一个叫肯尼斯·格雷厄姆,他的儿子外号叫耗子,耗子四岁的时候,肯尼斯每天晚上都给他讲故事,故事的主角都是动物——蛤蟆、鼹鼠、水鼠等等。耗子七岁的时候,去参加夏令营,肯尼斯就用书信的方式接着给儿子讲故事,他一篇篇写下来,就成了一本叫《柳林风声》的书。另一个好爸爸叫托尔金,他是牛津大学的教授,研究古英语和北欧语言,他自创了一种精灵语言,虚构了精灵族群,他每天晚上给孩子讲故事,这些故事就成了《精灵宝钻》和《霍比特人》,他还假冒圣诞老人给孩子写信,写了十多年,讲圣诞老人在北极圈里的生活。
  还有一个伟大的英国爸爸是老穆勒,他的儿子叫约翰·斯图尔特·穆勒,老穆勒是一个文人,前半辈子都以卖文为生,写了一本《英属印度史》。小穆勒三岁时开始学希腊语,接着就读《伊索寓言》《回忆苏格拉底》等希腊作品。八岁学拉丁语和数学,接着读维吉尔的诗和西塞罗的演讲,读《罗马史》。穆勒一家住在英国乡下,每天早上老穆勒带着儿子一起散步,儿子就把头一天的阅读做一番口头汇报。十二岁,小穆勒读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和老穆勒讨论书中内容,这已经算是高等教育。到十四岁,小穆勒就学成毕业。他后来成为一个大学问家。老穆勒是一个严格的父亲,他相信正直和节制的价值,鼓励孩子一生悬命,不要放纵和懒惰,他认为生活中的失败,大多来自对快乐的过高估计。像典型的英国人那样,他不太流露自己的情感,却深知一个人若失去旺盛的好奇心,生命就会变得枯竭。小穆勒写有一本《我的知识之路》,其中提到,仅凭温柔的言语,无法让一个孩子投身于枯燥单调的学习,如果教育总是提倡简单有趣,那么孩子学到的也就是一些肤浅的东西。
  回头再看吉卜林的那首诗,是给儿子的若干条行为准则。或者说,像是一道道判断题,能做到的地方我打个钩,不能做到的地方就打个叉。他说,把成功与灾难都视为幻象,我当年读这句诗,知道自己做不到这样超脱。如今倒是明白,你所期望达成的目标不一定要用现实中的成败来衡量,总有些价值是跨越千百年的,去追求那些有价值的事情,人就不会太俗气。诗中有这样一句,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这条准则带有鲜明的英国特色,要你行为及言谈都低调。有几句要强调意志力的——你耗费心血所构建的东西,有一天会塌陷,那就把它们再建立起来。身上一无所有,唯有意志在高喊,顶住。吉卜林的这首诗有许多和人相处的道德劝诫,其中一句是,If all men count with you, but none too much。顾及所有的人,但也别把谁人太当回事。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