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编辑推荐  >   强生出租: 网约车有挑战, 也有机遇

强生出租: 网约车有挑战, 也有机遇

日期:2016/11/17 阅读 ( 19059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打着互联网旗号的网约车突然闯入了传统行业,冲击的不是业务,其实冲击的是政府制定的行业法律法规。
记者|刘朝晖
 
       网约车横行一时,曾让传统的巡游出租车行业猝不及防,很是受伤。现在,传统出租车企业看到了新的发展曙光。这道曙光正是来自11月1日已经实施的交通运输部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和《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陆续落地的各地方对于网约出租车的管理细则。在传统出租车企看来,网约车带来了挑战,同时也带来了机遇。
 
做自己的网约车平台
 
  作为上海最大的出租车企业,强生控股旗下的强生出租是沪上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的龙头,一辆辆明黄色车身的出租车,是上海街头最常见的风景。对于网约车巨大的冲击,强生出租感受不可谓不深,当时也曾经有过应对的想法。
  强生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陈放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坦言,在受到打着互联网经济名头的网约车的冲击后,作为上海出租租赁汽车行业协会会长的他,曾经考虑整个上海的行业协会来组建一个自己的网约车平台,进行抱团取暖。之前上海曾搞过一个行业联合的统一电话叫车平台,但没有维持下去。然而,由于行业内各企业经营方式和理念都不同,陈放的这个想法并没有得到同行们的一致支持。之后,更有海博出租的部分车辆干脆投入了滴滴的怀抱。
  作为一家国资背景的出租车公司和行业龙头,陈放考虑的是,在自身的经营之外,更要在这个领域树立国企对社会和大众出行的一种责任担当,做出国企应有的表率作用。在滴滴等资本独角兽的咄咄逼人面前,如何跨出这一步,得到社会广泛的认可,让他颇费思量。最终,在久事集团的正确领导下,强生保持定力,在交通部新政和地方细则没有出台之前,绝不推出非法网约车,但积极做好网约车相关平台、车辆、司机、运营方案的布局,用自己的平台,用合规的车辆,合法的员工,公司化的经营,来做强做优网约车。
   强生原本就拥有可能是亚洲最大的巡游车出租车调放系统,即便在网约车的冲击背景下,日均的电调调放量也要达到8000-9000车次。在此基础上,强生对这个系统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完善,依靠自身的力量,开发出了“强生出行”平台。
  
把网约车做精做实
 
  据强生控股总经理助理程林介绍,在交通部的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的同时,强生出行自己的网约车已经试行投放市场,目前各方面运转的情况基本良好。通过苹果、安卓的手机App和微信即可预约体验强生出行的网约车。目前在上海街头,已经有1000多辆强生途安出租车为“强生出行”这个品牌打出了背投广告。
  “我们的网约车和滴滴等社会上其他网约车有三大不同”,程林介绍,首先,强生的理念是“做精做实”网约车,做精,指的都是选取了比较高档的车辆,最新的一批是凯美瑞,车内装有全程服务监控DVR,有WIFI服务、有矿泉水提供等。做实,是指为乘客提供实实在在物超所值服务的前提下,力争企业能实现盈利。因为不盈利的企业,它提供的服务再优质也是不可持续的。第二,就是“五心”标准的服务,即:服务真心,安全放心,价格贴心,环境舒心,全程安心。第三,强生出行网约车上都安装了车辆智能终端,完全符合新的管理细则要求。乘客端同样是手机,但通过强生出行平台,司机这边的结算系统变成了车载智能终端,终端同时能够把所有网约车应用数据与监管平台对接,并上传政府监管部门。这个智能终端相比手机最大的好处就是避免了人机分离运行状况不明的弊端,车到哪里,终端就到哪里,保障了数据的正确和安全。此外,程林介绍,强生出行网约车的驾驶员是在原有的巡游出租车驾驶员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还请了日本排名前三的MK出租车公司来进行服务培训,保障了服务质量。据悉,接下来,强生还有计划引入一批中高端的车型。
  面对国家要求的网约车实行差异化收费的疑问,程林解释,国家要求网约车的运价是巡游车的1.5-2倍之间,强生出行会根据政策和市场需求的变化,对运价进行动态调整。比如之前他们初定的价格中,高峰等候时间是一分钟0.8元,但在试运行后,考虑到上海道路的拥堵情况对乘客不利,企业果断让利,调整到0.4元,受到了乘客的欢迎。
  据了解,目前强生网约车只是试运行,因为如果要正式运行,按照规定必须要拿到相关部门的平台运行许可证。强生出行平台在向上海市交通委申报进行功能评估测试后,相关五家部委对所有技术标准考核后达到要求,即可下发许可证书。对于拿到这个“准生证”,陈放充满信心,他表示,强生其实一直在和政府部门保持沟通,按照政府政策法规的要求在做,完全合法合规。
 
稳定驾驶员队伍
 
  司机队伍不稳定,离职跳槽,不少人去开网约车,是很多传统巡游出租车企业都遇到的难题。陈放坦言,强生也碰到过此类困扰。目前强生拥有的12000辆出租车中,有一小部分被闲置在停车场,因为随着离职和退休,沪籍司机后继乏人。
  陈放介绍,出租车司机的流失,和其本人的收入、社会地位有关。原来利润非常好的时期,驾驶员收入也高,在全市人均可支配收比较低的情况下,一般驾驶员4000-5000元的月收入很体面。然而去年上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超过52000元,出租车驾驶员一般月收入还是在6000-7000元徘徊,而且是通过大量延长劳动时间获得的,这让他们拥有不了职业优越感。在网约车冲击抢走一部分传统出租车业务之后,这些驾驶员更是要加班加点,“现在每车每天平均开机时间达到16小时左右,司机一般是做一天休一天”,陈放说。
  在陈放看来,滴滴等网约车实行的完全是不正常的价格竞争,而且很多车辆的配置也很低,完全不符合国家政策法规要求。他表示,强生的巡游出租车驾驶员都非常期望上海的管理细则能尽快落地,这对他们是一种保障。
  对于网约车驾驶员的待遇,陈放表示,将会通过试运行,根据服务方式和经营方式,给予相应的分配和保障,一定能让驾驶员满意。他还透露,由于政府已经同意,网约车岗位今后也会考虑对60岁退休后再聘用的驾驶员开放。
  为了稳定驾驶员的情绪,强生出租曾经多次召开座谈会与员工沟通,广泛听取老中青驾驶员意见。虽然网约车管理办法允许去劳动合同化,但一些员工表示,到公司就是认强生的品牌,对员工有保障,因此强生在思考驾驶员用工时也相当谨慎。
  “员工是企业的财富,是企业发展的未来支撑,我们不能忽略员工的想法和情感。”陈放说。相对来说,强生的驾驶员流失量在整个行业还是比较小的。特别是去年推出驾驶员奖励举措后,每年拿出7000万元对驾驶员的安全服务进行奖励,取得一定效果。整体算下来,强生每年在驾驶员奖励上要达到1.2亿元。“现在更提倡精准激励,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吸引驾驶员更好地提升服务质量和安全运营。明年可能还会有些相应举措推出,同时对社会推出一批服务承诺。”陈放介绍。
  强生更具激励性的一个做法,让驾驶员感觉到了职业的前景。今年下半年强生推出了“双15行动”,让员工推荐15名驾驶员到车队长、车队支部书记等岗位见习,合格后提升到管理岗位,让驾驶员都能看到职业的上升通道。
  
 
用“两条腿”走路
 
  陈放认为,打着互联网旗号的网约车突然闯入了传统行业,冲击的不是业务,其实冲击的是政府制定的行业法律法规。因为相应法规的滞后,管理层对其突然性始料不及。其实,网约车只是叫车方式的改变,交通部明文规定其同样属于出租车的范畴,就必须无条件服从法规,服从政策。部分网约车平台企业把政策法规作为讨价还价的对象,这种行为本来就不应该出现,目前的争论也是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尽管强生的12000辆出租车中,也有小部分因为缺少沪籍司机被闲置,但是服从政策法规,这是一个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应该具有的姿态。
  传统出租车行业有过自己的辉煌,曾经为这个行业做出过很大的努力与贡献,不过陈放介绍,从现在的城市出行量来看,传统出租车对每天出行量的承载已经下降到了14.6%,而原来在20%以上的水平。他认为,这说明轨道交通等公共交通出行方式占比在上升,地面交通做适当的减量也正常。目前上海出租汽车每天大概在200万-220万出行人次,这也说明,出租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一种补充。
  “严格意义上,政府要解决的是老百姓的出行问题,不是打车难的问题。在这样一个经济活动繁荣的特大城市,高峰时段打车难不可避免。高峰时段打不到车,不是供应量不足的问题,而是运价不合理的问题。现在还是90年代的运价,但企业却要高举2016年的刚性成本,面临运价和成本不匹配的现状。”其实,在满足市民出行需求上,强生从去年开始就采取了不少相应的举措,比如对于驾驶员在高峰时段接受电调指令给予一定的奖励,特别是从今年11月1日起,为确保“新政真空期”的服务供应,公司又拿出一部分资金,加大了奖励力度,现在驾驶员每天接受电调两单以上就有16元奖励,最高72元。一年多来在此项的投入超过1000万元。这些举措的效果也显现出来了,目前在高峰时段,强生出租最高的供车率能达到86%。在网约车价格升高的情况下,巡游车的电调量还出现了反弹。
  “从行业来看,不能仅仅把视线停留在网约车上,而应该及时做一个切换,切换到政府对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上,这是最根本的,毕竟巡游出租车在整个市场的比例并不小,巡游车也更能满足普通市民的用车需求。”
   将来,强生出租要两条腿走路,巡游车和网约车并举,按照市场需求进行合理资源配置,形成错位经营,最终实现巡游车与网约车融合发展,陈放表示。程林也认为,强生出租每年更新的车辆有2000辆,有自己的牌照,司机队伍的资源,同时又有自己的管理优势。因为网约车新政管理细则规定,所有网约车平台必须配置和车辆数量相适应的管理人员队伍,而滴滴等平台车辆规模虽然大,但管理人员未必能达到要求,而这是强生的优势。按照现成的力量,即便12000辆车中有一半变成网约车,管理也完全能跟上,驾驶员出现负面事件的概率会被降到很低。
  目前,强生出租只向交通委申请了10张网约车牌照用以体验技术及平台支撑的可靠性,因为按照规定,出租车转为网约车,必须交回出租牌照,总量并不增加,因此强生的网约车业务还处于一个盘活存量的阶段。陈放表示,在技术成熟及市场成熟的条件下,如果实施政策细则落地,管控力度加大,非法网约车退出后,强生作为一个国有企业,首先是要做增量,要把这块市场做起来,因为这块市场也代表了一部分市民的需求。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