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情时刻  >   减法之美

减法之美

日期:2016/12/7 作者: 姚谦 阅读 ( 683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日本,减法才是最美、最高级的旅行方式。
姚 谦
 
  昨天傍晚北京忽然打雷下暴雨,为时不长,大约二十分钟就过去了。如同每回大雨的北京,隔天果然空气清新晴朗无云,这忽然让我想起了日本。
  回想起来,我第一次去日本旅行已经是30年前的事了。这30年来,我经常借着工作或休假,待在日本挑一个城市度过。东京,应该是我居住地外最常去的城市了,印象中日本总是让我觉得冷的,这可能是来自比较吧!我总是从气温比较热的城市飞到那里去。另外一个印象就是日本大部分的地方空气都是非常好的,比台北好,当然也比北京好。还有,就是吃的印象,无论顶级的米其林餐厅或是日本许多小餐馆,都可以吃到合我口味的食物。这样的经验久了也就慢慢地明白,他们的食物之所以好吃,更多是因为在日本得到许多食物的体验,都是引导我去感受属于食材本身的滋味,而不是调料的加法刺激。这是一种很日本的美学启蒙。
  台湾人喜欢去日本,似乎是一种带着精神上美化的崇拜情绪,这是在我固定住北京多年后才发现的。这几年北京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人喜欢去日本旅行了,虽然欣赏之情相近,不过表现出来的情感就不太一样。台湾人旅游日本是长年累积出来的经验,自然带着较多的情感;而我北京的朋友旅游日本的精确神速,更多来自高端旅游消费的判断。例如纯米其林餐厅之旅,纯枫叶、纯樱花之旅或者纯艺术之旅。
  然而,我还是怀念自己像个背包族似的日本旅行经验,因为记忆里,那里有太多吸引我的地方,不是来自人云亦云的包装,更多是来自自己的体会。特别是当台湾从生活文化上、流行美学上,模仿日本多年后,其实是有一种空虚感——终究这里不适合那些美好、不是原生地的东西,就像这些年来台北许多人家的院子都可以看到的樱花,遇到花开拍了照晒在FB上,就像假装去了日本一样。不过,我们都知道事实不是这样,那最多也只是买个奢侈借镜而已。因为属于原生的美感是别处不能复制的。
  说起樱花之旅,我永远记得几次非刻意、却遇见难忘的樱花的体验,在六本木公园、在青山灵园的附近或者在上野,虽然我也曾在别的城市看过更盛大的樱花开放,不过樱花在日本已经不是风景,而是一种一年一回的仪式了。日本人的仪式感,我只是欣赏却从不想模仿,毕竟那是别人的仪式,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仪式或属于自己的民族美学。
  在日本旅行,属于我的仪式就是:静静地站在远处观看,带着欣赏和佩服之心。感受他们的感受。
  旅游日本的美好经验是慢慢体会,无需像仪式般的复制在自己家中,也不用跟着旅游指导去踩点,反而乐趣更多。我在日本旅行,早年常去各家唱片行,常找各种小型电影祭,常去不同书店,现在则常去上野西洋美术馆,因为审美品位特殊与擅长分析整理的日本,在这些地方能提供我从不同角度再阅读一次听过的音乐、看过的电影,或是发现遗漏掉的好作品。如果你也是西洋艺术的爱好者,千万别错过上野西洋美术馆了,那里的收藏虽然不如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丰富,但有许多未被过度解说的西方印象派、古典绘画的精品,值得你自己解读,光是入口前的罗丹《沉思者》就是杰作。
  我觉得日本旅行最重要的是发现,刨掉外在美好的说明,如果你愿意欣赏与理解他们真实的心意,就会慢慢地发现。那些精美的高大上外包装,如寿司之神和草间弥生的大南瓜等等,种种朝拜式名牌标签的旅行,已经无法打动我了。我还是喜欢自在原生长的风景,所以常常在东京都里挑JR线的某一站没有目的地去逛,穿越住宅区的小巷弄,看见没有打扮只在巷弄走动的人们,如原生植物般不矫饰地存在那里,就像川久保玲的衣服。终于知道她创作上最常利用的解构,原来都来自原生的美感。跟日本的美学是有多么直接的关系,在日本,减法才是最美、最高级的旅行方式。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