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环球  >   欧盟军队,呼之不出

欧盟军队,呼之不出

日期:2016/12/7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1118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美国充满了矛盾心态。既希望欧盟增加军费投入,在北约框架下更多地承担欧洲防务和域外干预任务,尽可能分担美国的沉重负担,同时美国又担忧欧盟推动‘建军’、实现防务独立后,将损害美国对欧洲事务的主导权以及北约的存在与发展,进而影响美国维持全球霸权。
记者|姜浩峰
 
       一方面,欧盟国家正在筹谋建立欧盟联合军队和欧盟军事司令部;另一方面,诸如英国这样的老牌强国在公投脱欧以后,竟然让“鱼叉”和“海贼鸥”导弹全部退役,而后续产品“海毒液”导弹起码要到2020年才能服役。难怪俄罗斯RT电视台嘲讽说,这意味着从2018年开始,直至“海毒液”导弹服役之日,英国皇家海军可能不得不依靠舰炮作为主要反舰手段。
  那么,欧盟联合军队是否能建立起来呢?公投脱欧的英国又会如何对待欧盟国家建立联军的动议呢?北约的老大美国又是否会坐视欧洲在军事上独立于北约呢?新近在本国飞地加里宁格勒地区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的俄罗斯,是否是欧盟的首要军事防御目标呢?
 
俄导弹下的成军动议
  
  369票赞成、255票反对,这是11月22日欧洲议会通过的一项决议——在未来1年内组建欧盟自己的军事防御体系。
  缘何此际通过这样一项决议?
  回看决议通过之前的一个多月——10月8日,俄罗斯国防部证实,该国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了“伊斯坎德尔”导弹。
  在欧洲国家看来,俄罗斯的此一军事举措对之威胁最大之处,还不在于“伊斯坎德尔”导弹可以装载核弹头——毕竟俄罗斯是核大国,其核武器作为大国重器、战略遏制力量,摆在哪里都能够震慑地球上最重要的敌人。俄罗斯此一军事举措之关键,在于将其最新型、最先进的中短程、战术性导弹,部署到了加里宁格勒。
  加里宁格勒,位处波罗的海东南沿岸。这座城市,系1255年由条顿骑士团北方十字军开拓而出。历史上,曾是普鲁士公国的首都、东普鲁士首府。那时候,这儿的名字叫做柯尼斯堡,是德国的文化中心之一。
  1945年,苏联红军占领这座城市。战后,根据《波茨坦协定》,柯尼斯堡成为苏联领土,城市曾短暂更名为基奥尼斯堡。1946年,为纪念刚逝世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米哈伊尔·伊万诺维奇·加里宁,柯尼斯堡更名为加里宁格勒。
  1950年代,苏联波罗的海舰队总部设于加里宁格勒,因为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加里宁格勒曾经不对外国人开放。
  苏联解体以后,随着波罗的海周边国家纷纷独立,加里宁格勒成为了俄罗斯的一块飞地。其周边与波兰、立陶宛接壤,距离波兰重要港口格但斯克直线距离不足200公里,到柏林、莱比锡、德累斯顿、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的距离均在600公里左右。作为一款中近程导弹,“伊斯坎德尔”的M型,最大射程据称可达到480公里且仍有增加的余地。而“伊斯坎德尔”并非像许多洲际导弹那样通过发射井发射,一部发射车载2枚“伊斯坎德尔”导弹,战场上,‘伊斯坎德尔’完全可以随机发射。其可以从目标实地照片和战地侦察兵那里接收目标指令,随后发射第一枚导弹,相隔不到一分钟可再发射第二枚。换言之,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伊斯坎德尔”导弹,完全可以威胁欧洲腹地,特别是德国。而假设是装载核弹的话,因“伊斯坎德尔”突防性能特别好,起飞后能迅速抛掉表面突出部分,机动时导弹承受的过载高达20~30g,通俗说就是可以上蹿下跳拐弯飞,由此很难被拦截。如今北约装备的“爱国者-3”和“紫菀-30”防空反导系统对其基本无能为力。
  俄罗斯在加里宁格勒还部署了S-400“凯旋”远程防空导弹,射程最高可达400公里,可拦截飞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能够同时应对数百个目标,S-400可以发射多种多样的导弹,从40公里到400公里不等,以加里宁格勒为圆心,可以深入北约国家的领土,使得北约空军在波罗的海的活动危险系数大大增加。
  对俄罗斯的举动最为紧张的恐怕要数德国。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甚至将俄罗斯在前德国领土、现俄飞地部署导弹的行动,视为比当年冷战更为危险。施泰因迈尔对本国的《图片报》表示:“俄、美之间的冲突因素在增加,剩下的信任感似乎已经用完”。这位德国社民党籍政治家还表示,如果把现在的状况与冷战相提并论,将是错误的。他强调:“新时代有所不同,更危险。以前,世界虽一分为二,但莫斯科和华盛顿知道并遵守红线。” 
  前德国驻美大使、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申格尔也对局势恶化发出警告。伊申格尔表示,爆发军事对抗的危险性很大,为数十年来所仅见。
  德国政府俄罗斯事务特使埃勒尔认为,考虑到克里姆林宫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影响力,扩大对莫斯科的制裁是错误的。埃勒尔在报纸上表示,由联邦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罗特根提出的对俄实施经济制裁的建议不会带来任何进展。
  作为俄罗斯事务协调员,埃勒尔呼吁强化与莫斯科的对话。他指出,只有通过对话才能对俄罗斯发挥影响。埃勒尔也建议美国政府,尽快恢复与莫斯科的对话。
  正是在对俄罗斯的恐惧中,欧盟希望建立独立于北约的一支武装力量。毕竟,北约的老大是美国,在北约的范畴内,欧盟诸国并没有单独行动的能力。
  尽管欧盟国家有组建自己的军事防御体系的动议,并期冀在北约不愿涉及的防务领域加强防务自主能力,且决议已经通过,但必须要注意一点——这是一项非立法性决议。换言之,一年之后,难保此项决议能够付诸现实。
 
想说脱美不容易
  
  尽管欧盟国家以俄导弹威胁作为成军动议,但由欧盟国家参加的北约,事实上如今的常规战力已经超过俄罗斯。美国“国家利益”网站11月26日的报道如此解读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两者无疑已经陷入史上最低谷,从北冰洋到大西洋,从地中海再到黑海甚至太平洋,双方的飞机、战舰无时无刻不在对峙摩擦,仿佛回到了冷战时期,但与当年不同的是,俄罗斯的实力远弱于苏联,北约的常规军力优势已经不可动摇,而核战争是俄罗斯也无法承受的风险……”
  那为什么北约不发动一场“闪电战”,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呢?显然,俄罗斯的疆域足够大,从拿破仑到希特勒,从前没有人能成功地从西线彻底打败俄罗斯。特别是俄罗斯在加里宁格勒部署导弹,可以说是捏住了欧洲的命根子。
  而随着特朗普即将走马上任美国总统,欧盟国家纷纷担心——其竞选期间,曾对美国在北约中承担的欧洲防务费用大加臧否。生意人出身的特朗普还曾宣称北约早已“过时”、美国应有偿保卫盟国等等。
  德国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女士在特朗普胜选之际就曾发言称,她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非常震惊。德国政府近来一直在和特朗普的过渡团队联系,期望得到许多问题的答案。波兰总统发言人玛盖罗夫斯基则一再强调——北约履行其在欧洲东部地区加强防务承诺的重要性。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告诫说,美国对欧洲的防务承诺超越了变幻莫测的选举政治。“北约的安全保障是条约所规定的义务,所有盟友都作出了庄严承诺要互相防卫。这是绝对的,是无条件的。” 斯托尔滕贝格说。
  那么,世上是否有绝对的、无条件的海誓山盟呢?显然没有。在特朗普即将上任之际,欧盟不仅通过了成军的非立法性决议,还在经费上增大投入。11月30日,欧盟公布了近10年来最大规模的防务计划,包括设立每年50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以确保无人机等军事研发项目持续获得资金,并协助成员国共同采购直升机或无人机等可共享军备。
  原本,欧洲委员会每年有1500亿欧元的总预算,德国和法国都认为是时候将部分预算用于军事研究领域。法国和德国无疑是欧盟共同防御力量的骨干,两国早在今年9月即未雨绸缪提出欧盟防务计划,因为未来无论是否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美国为欧洲防务买单的局面终究会改变。罗马智库国际研究中心的负责人安德烈亚·马尔杰拉蒂说:“欧洲很多国家不为本国安全出钱,美国人受够了为他们出钱。波罗的海国家是安全负担,却不提供资源。美国希望与俄罗斯建立一种不那么受这些小国影响的关系。”
  当然,尽管在特朗普胜选后,美国很可能在欧洲防务上减少支出,但欧盟国家想脱离美国并不容易。在欧盟内部,诸如捷克、比利时、卢森堡等,是力挺法、德欧盟建军派;对欧盟建军并不支持的,则有英国,还有拉脱维亚等东欧国家。
  英国是美国的小兄弟,在欧盟动议建军之际,英国已经公投准备脱欧,而即便不脱欧,如今英国已经宣布——让“鱼叉”和“海贼鸥”导弹全部退役,而后续产品“海毒液”导弹起码要到2020年才能服役。按照俄罗斯RT电视台的说法,这意味着从2018年开始,直至“海毒液”导弹服役之日,英国皇家海军可能不得不依靠舰炮作为主要反舰手段。而中国国内的网络段子手们则是这样揶揄的:“皇家海军以后至少两年没有反舰导弹,果然钱被拿去给老佛爷修园子了,明年开始预算3.7亿英镑。女王心里也苦,宫内有的地方60年没翻新了,电线老化管道漏水,万一着火就是国耻。另外从阴暗角度,两三年肯内定会招待川普,万万不能让暴发户看了笑话,俺们英国人也是有骨气的,爱国脸!”
  英国早不是百多年前的日不落帝国。最近英国还被牵涉进南海。路透社12月2日报道,英国驻美大使达罗克在华盛顿一家智库发言中称,正在日本访问的英国战机将飞越中国南海“争议水域”,以彰显国际法中的飞越自由权力。而英国外交部12月2日就中国媒体的问话,特作出书面回应,其中写道:“我们在这一事务上并不选边站,也不支持任何一个声索方。我们的承诺是遵守国际法,以及航行和飞越自由。”可见,英国并不准备在南海惹怒中国。作为美国的小兄弟,英国很明白,欧洲没了美国,不行!
  至于东欧国家,对毗邻的俄罗斯的强大威慑力本就有很大忌惮,外加对法、德并不充分信任,造成这些国家对欧盟独立防务信心不足,更希望把安全保护伞寄于以美国为主的北约之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波兰。二战之后,其东部部分领土归入了苏联,当时的盟国又以德国奥德河-尼斯河线以东领土作为补偿给予波兰。在两德统一之时,时任德国总理科尔和当时的苏联、波兰等就两德统一问题进行谈判,表示尊重二战后的领土划分,不会声索“故土”。尽管德国至今从未在官方提及对东普鲁士、西里西亚和波美拉尼亚等“故土”的权益,但欧洲的领土并非铁板一块。如今乌克兰争执双方中,西乌克兰既有相当人士希望与波兰的乌克兰人组成新的国家。乌克兰东西两线都有领土隐患,无疑,他们认为能保证其安全的恰恰是美国、北约这样的外部强大力量。
  当然,目前阶段,欧盟独立“建军”的最大障碍,其实仍是不愿意再多花钱的美国。“美国充满了矛盾心态。既希望欧盟增加军费投入,在北约框架下更多地承担欧洲防务和域外干预任务,尽可能分担美国的沉重负担,同时美国又担忧欧盟推动‘建军’、实现防务独立后,将损害美国对欧洲事务的主导权以及北约的存在与发展,进而影响美国维持全球霸权。尤其是科索沃战争后,美国稍微放松约束欧盟防务一体化的‘缰绳’,欧盟表现出的雄心就让其十分警惕。”一位中国军方分析人士如此分析。他认为,美国给欧盟画定的3条红线,是欧盟无法逾越的——一是不能把欧洲和美国分离开来,二是不能建立与北约相重复的架构,三是不得歧视北约中的非欧盟成员国。换言之,欧盟军队在未来相当长的日子里,仍将是呼之不出。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