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花世界  >   我的乐高梦

我的乐高梦

日期:2016/12/14 作者: 苗炜 阅读 ( 617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小时候最钟爱的玩具是一把木头大砍刀,据说是民兵操练的装备,还有一个小鸡啄米的铁皮玩具。
苗 炜
 
  好几年前,《变形金刚》电影上映,有个公关公司说,给我快递了一个大黄蜂,让我注意查收。我等啊盼啊,快递始终没有来,那辆大黄蜂似乎变形飞离了地球。实际上我对变形金刚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小时候最钟爱的玩具是一把木头大砍刀,据说是民兵操练的装备,还有一个小鸡啄米的铁皮玩具,等到街上卖变形金刚玩具时,我已经长大成人了。
  等我有了儿子,我开始逛玩具城,已经列出了一个愿望清单,要搭建一个动物乐园,买好多好多种橡胶动物模型,还要买好多火车,我盼着儿子快点儿长大,我可以和他一起玩乐高。这些想法大概是出于一种补偿心理吧,是我想玩。乐高有一句口号是play on,他们的积木都有年龄段标志,给幼儿玩的并不多,而经典产品都是给青少年或成人玩的,比如那款X-Wing星际战舰,比如那款已经绝版的用5922块积木拼成、成品高16英寸的“泰姬陵”。乐高曾经用32个人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做过一款全尺寸的X-Wing星际战舰,一共用了5335200块积木,总重量超过45000磅,高3.35米,长13.1米,翼展13.44米。这个庞大的模型证明了乐高的精密度堪比iPhone,乐高积木多达6500种形态,每块塑料积木误差在0.004毫米之下。
  最近有一篇文章刷屏,说乐高玩具是黑市交易的硬通货。这大概是最近十来年才有的场景吧。1990年代,乐高积木销量下降,他们请来咨询专家。专家的意见是,现在是互联网时代,童年期变得短暂,孩子们很快就厌倦自己的玩具,把热情放到游戏机上,父母一边担心屏幕侵入生活,一边又用iPad 哄孩子,积木生意只会越来越差。于是,乐高开始多种经营——开乐高乐园,做动画片,做儿童玩具(不同于积木),这种转变是灾难性的,如果孩子们对乐高积木本身不感兴趣,又怎么会去乐高乐园玩呢?到2003年,乐高濒临破产。公司认真反省,什么是我们的灵魂呢?还是积木。公司砍掉非积木产品线,将乐高乐园剥离,从2005年开始,乐高销售每年都有增长。其中秘诀之一是,拥抱屏幕时代,开始跨媒体叙事。电影《加勒比海盗》《蝙蝠侠》《辛普森一家》《指环王》都有同主题的乐高玩具,而乐高忍者等玩具也登上了大屏幕。2017年,乐高第二部大电影《乐高蝙蝠侠》也将公映。自2005年始,乐高已经推出40余款电脑游戏,孩子们会按照操控电脑游戏的方式摆弄物理形态的积木,对他们来说,屏幕的虚拟世界与地毯上玩耍的真实世界是一体的,这对成年人来说,有点儿超现实。
  乐高一直宣称,他们的玩具有助于提升孩子的创造力,让孩子将头脑中的物体用一个个小塑料块搭建起来,会帮助他们有更强的动手能力,更好的空间想象力。不过,有数据表明,乐高似乎只适合男孩子玩,女孩占比不超过10%,女孩子们喜欢的粉色也很少有机会出现在乐高积木上。乐高公司专门研究女孩子爱玩什么,开更多女孩积木的产品线。不过,对于成年乐高迷来说,公司可没有什么专门的产品线,那些成年乐高迷都是长不大的孩子,他们喜欢花一周的时间摆弄4000多块积木。
  对于不喜欢乐高玩具的人来说,乐高非常无聊——买一盒子积木,摆上基座,按照说明书,一步步把塑料块插上去,完成,再买一盒子积木。有些父母一直说,玩具厂商应该开发更多具有“教育意义”的玩具。不过,有儿童专家说,千万别尝试什么“教育意义的玩具”,“孩子能在一英里外就闻出玩具的教育意义”。乐高公司的发言人也强调——乐高绝不简单!当你买回家一架钢琴时,你绝不会指望着孩子立刻就学会什么,孩子要上课,要慢慢学钢琴。乐高也要有一个学习过程。是啊,如果和孩子一起搭建埃菲尔铁塔、伦敦桥、悉尼歌剧院,那肯定会给他讲世界地理,也会和他一起学习一下建筑是怎么回事。
  另外,这几款产品都绝对保值呢。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