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花间碎语  >   阿勒颇的悲怆与不屈

阿勒颇的悲怆与不屈

日期:2016/12/28 作者: 孟晖 阅读 ( 410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真正的叙利亚好儿女钢筋铁骨,他们并没有逃亡,而是坚守故土。
孟 晖
 
  朋友通知,平安夜的前一天,“北大文研论坛”举办“百年‘传统’与‘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破坏”座谈会,中东专家昝涛会介绍近年极端派武装毁灭文物古迹的情况,建议我和好友去听听。就在坐地铁前往北大的半路,我从手机上看到叙利亚的阿勒颇城彻底解放的消息,当即忙着向网友们报信,兴奋之余居然坐过了站。
  随着“伊斯兰国”势力在中东猝然兴起,从2012年年中,阿勒颇就陷入一种罕见的割据状态:不同派别的多支极端武装占据了该城的东部、东南、西南街区,其中最主要的势力是基地的正式分支之一“努斯拉阵线”,成员则是来自全世界各国的极端狂热分子。但是,阿萨德领导的政府军以及民兵仍然坚守着这座城市的西部、西南部和西北部。实际上,叙利亚全国都承受着相同的惨烈,包括首都大马士革也是有部分城区被外来极端武装控制。
  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结成了反恐联盟,四国还组建了一个联合情报中心。2015年9月,阿萨德正式邀请俄罗斯、伊朗以及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入叙援战,后来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等力量也加入其中。自9月30日起,俄军展开对极端武装阵地的持续空袭,就此形势终于逆转,叙利亚政府军在四年的守势之后,由援军协同支持,有策略地发起地面反攻。
  曾经有一则“孤军三百勇士”的消息感动了很多中国网友:阿勒颇以东60公里有一处叫做库维雷斯的军用机场,遭受“伊斯兰国”武装围困近三年,机场内有一支千人的守军,靠着叙利亚空军的空投物资,顽强拒敌,终于在2015年11月10日等到了大军反攻归来,成功解围,到这一天,守军已经战死七百,只剩三百人了。几年来,叙利亚涌入欧洲的难民及其引发的问题成了国际社会的一个热点话题,然而,要知道,真正的叙利亚好儿女钢筋铁骨,他们并没有逃亡,而是坚守故土,与入侵者浴血周旋,宁化忠骨,永为忠魂。
    库维雷斯机场的拒降与解围,不仅是英雄气概的象征,它更是收复阿勒颇军事行动的关键开篇。政府军与援军及本国人民武装一起,逐渐将阿勒颇城内的塔克菲理派等武装包围起来,再逐一击破。应该注意的是,中东的反恐战争已经有一盘棋的格局,阿勒颇的战事向着有利于叙利亚人民的方向发展,终于,这座古城迎来了解放!
  当我坐在静园的会议室内,心情沉痛地倾听昝涛先生介绍中东文物被毁严重,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阿勒颇居民涌向街头,登上屋顶,挥舞着国旗欢呼,清真寺播放唱诵的礼赞,教堂响起了钟声,庆祝重获自由。基督徒们在街头竖起高大的圣诞树,彩灯亮起之时,阿勒颇男女老幼不分宗教信仰,一起聚在周围狂欢,享受摆脱极端派精神摧残的欢乐。随之,逃亡的平民开始返家,回到只剩瓦砾的家园。网上有段视频,征战三四年的叙利亚士兵终于回到阿勒颇的家,在年迈的母亲面前双膝跪倒,将脸深深埋入妈妈的膝头,接受妈妈的抚慰,看到此,任谁也要眼眶湿润。
  叙利亚发布了战后阿勒颇的航拍视频,特别是罗马古城遗址的视频、伍麦叶王朝大清真寺的视频,我都没有勇气点开去看,怕承受不住打击,反正知道的是,清真寺的高塔已被战火摧毁。当年,叙利亚战事一爆发,学者高彦颐就对我难过地叹息:“阿勒颇是一座保存完好的古城,有着人类文明各阶段的重要文物遗留,这下难说了。”实际上,这座城市的多个街区都化为一片焦土,叙利亚其他地方也是一样,让人固然敬佩这个国家的英勇不屈,但也震撼于交战的惨烈。最近几年叙利亚人的遭遇简直仿佛春秋战国历史的重播,位居战略要地的小国成了大国倾轧的牺牲品,不得不为避免亡国而背水一战。但是,阿勒颇,大马士革,乃至整个叙利亚,是文明宝库,不仅属于这个国家的人民,同时也属于全人类啊。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