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面对特朗普,日本在想什么?

面对特朗普,日本在想什么?

日期:2017/1/20 编辑: 刘 迪 阅读 ( 886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中国崛起,美国地位相对下降的时代,日本向何处去,是一个让日本十分纠结的事。日本精英,不论其政治立场如何,都在从不同角度,高度关注特朗普的各种政策。
作者/刘 迪
 
  2017年1月3日上午,安倍晋三首相携夫人昭惠在东京六本木散步。他们已在位于六本木的Grand Hyatt Tokyo饭店住了3天。其实,这里距他们涩谷区富谷宅邸很近,但他们两人仍选择住在饭店,套用一句日语,他们是想“气氛转换(改换心情)”。
  过去一年,安倍对美外交频频出现失误,安倍是否有所反思?而新的一年,面对特朗普新政权,1月下旬的安倍美国之旅结果将会如何?新年休假这几天,安倍在思考什么?
  新年假期,笔者往来于静冈与东京自宅,新干线上,翻读日本几家杂志,如《世界》《中央公论》《现代思想》等,2017年1月号各杂志毫无例外,都组织了“特朗普专辑”。《世界》的专辑题为“如何面对‘特朗普的美国’”,刊登了11名作者的访谈或论文。《中央公论》封面题目为“特朗普时代开启,美国不再保护日本?”,专辑有4篇文章,其中包括东京大学教授久保文明的《白人劳动者的疑似革命方向》,首相辅佐官、众议院议员河井克行的《作为首相辅助官访美》,京都大学教授中西宽的《不确实性加大,世界应准备何种方案?》。另一是“鼎谈”《在恶劣民族主义泛滥时,(日本)将如何生存下去?》,系外交评论家冈本行夫、宫家邦彦、吉崎达彦三人座谈。而《现代思想》则以“特朗普之后的世界”组织了专辑,共收28篇有关特朗普的论文、专访,作者包括乔姆斯基等世界著名学者。
  中西宽属日本保守主义论客,他在《中央公论》的论文中说,“世界面临二战后最大的不确定性”。特朗普将会采取怎样的统治手法?中西给出几种可能:艾森豪威尔、里根的委任制,如具体政策委任下属,而他本人则做最终判断、与外国领导人会谈;尼克松、克林顿的介入型,即要求下属报告政策细节,让下属贯彻自己的思想;罗斯福的竞争型,让数名下属竞争,然后根据当时形势,采纳某一政策。
  对于特朗普,日本政府、舆论均怀有巨大不安。特朗普今后将如何面对世界?或许,以往与客户商谈获得的经验,将会成为其政治行动的依据。那么他的经验是什么呢?日本媒体发现,特朗普在其著作中反复提及一个词即“交易deal”,即特朗普以往的成功行为模式是“一对一交涉”,他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巨富,他的自信也来自这种方式。
  《中央公论》刊登的河井克行文章令人瞩目,他是安倍任命的5名首相辅佐官之一。在特朗普当选后他于11月14日至19日访美,他做了几件事。第一,设定安普会。第二,会见过渡班子成员、接近特朗普的共和党中坚议员、保守系智库领袖。
  河井克行说,虽然今后特朗普可能要求日本增加防卫费、提高美军驻留负担费用额度,但日本准备反复说明,日本已为驻日美军负担得足够多了。他还说,要告诉特朗普政权,日美同盟不仅是为了日本,也符合美国利益,是亚太地区和平繁荣的基础。
  河井认为,特朗普可能在TPP问题上回心转意。他举例说,特朗普以前曾要求废除NAFTA,但当他获知美国汽车业与加拿大、墨西哥的关系密切后,最近再未提及该要求。
  第二次安倍内阁,河井被任命为众议院外务委员长,负责“文化外交”。3年半中访美21次,主要协调日美关系,向美国说明日本政策。此外 河井克行举出安倍晋三2015年4月在美国联邦议会的讲演,认为这次讲演在沟通日美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河井说,在民主党(现民进党)时代,美国有轻视日本现象,但他在这篇文章中透露,通过持续不断向奥巴马政权高层官员、共和民主两党联邦议员、两党智库的反复多次会谈,强调中国威胁,终于让美国对安倍政权变得“相当理解”。
  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时代。在中国崛起,美国地位相对下降的时代,日本向何处去,是一个让日本十分纠结的事。日本精英,不论其政治立场如何,都在从不同角度,高度关注特朗普的各种政策。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