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蓝天多了, 但治污任重道远

蓝天多了, 但治污任重道远

日期:2017/1/20 阅读 ( 1360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环境质量仍是上海发展的主要“短板”,本市治污和源头预防的任务将更加艰巨。
本刊两会报道小组
 
     今年两会上“加快污染治理,改善环境质量”专题审议会上,上海市环保局局长张全介绍,2016年,上海市完成了各项环保目标任务。
  上海2016年的PM2.5平均浓度为45微克/立方米,较2015年下降8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5.1%,与2013年相比下降27.4%,提前一年实现了下降20%的阶段性目标;主要河流断面水环境目标达标率较2015年上升26.6个百分点,环境质量改善成效比较明显。
  尽管去年环保工作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但是张全表示,环境质量仍是上海发展的主要“短板”,本市治污和源头预防的任务将更加艰巨。当前环保工作仍处在“负重前行、须更加努力”的阶段,与国家标准、上海发展定位和群众不断提升的环境诉求还有相当差距,当前的环境质量改善不够稳固。2016年大气、水环境质量改善幅度较大,这是全市上下“人努力”的结果,但也有气象条件相对有利、上游水量充沛等“天帮忙”的因素。
  2017年,上海将继续贯彻落实绿色发展理念,以更高标准和更严要求大力推进源头治理、系统治理、科学治理和依法治理,持续改善城市生态环境。
  
代表委员怎么说
   
庄木弟
奉贤区区委书记
     
  韩正书记来奉贤调研时明确要求,郊区要为全市生态环境建设做贡献。
    奉贤一直有着优异的自然生态资源,理应做出更大贡献,这就要求我们把消除河道黑臭、觅得春江清如许作为最基本的生态标志,把打造生态强区、争创一流生态环境作为最根本的奋斗目标,努力构建生态文明建设的“四梁八柱”:一是要积极对标全球卓越城市标准,进一步优化用地结构,着力解决资源错配问题,努力打通土地减量化过程中104、195、198区块的区域界限和政策边界,联动推进“农、田、水、林”建设,真正实现农村与城市“一样的品质、不一样的感觉。”二是要牢固树立“千错万错、种树不错”理念,进一步加大生态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优先实施一批重要生态廊道建设,全力推进中小河道环境治理,在“退渔还水、退耕还林”中,夯实生态绿色发展之基。三是要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以市场化手段,通过以奖代补等形式,加大生态建设资金投入,着力打通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的通道,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真正走一条符合奉贤实际的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发展之路,让群众留得住乡愁,看得见发展。
     
胡卫国
金山区区长
     
  金山的发展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良好的生态环境已经成为金山推动新一轮发展的根本保障。为此,我们提出要把金山打造成城市生态滋养地。
  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生态资源显得尤为珍贵,把金山打造成城市生态滋养地,正是服务上海绿色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根本要求。金山拥有得天独厚的海洋、农业和林地资源优势,保护好这些珍贵的城市生态资源,金山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理应为上海未来发展、为上海市民的宜居生活守护好这一方“青山绿水”。
  近年来金山的花开海上、枫叶岛、郊野公园、水果公园、鹦鹉洲湿地等生态项目,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前来休闲游玩度假,让外界感受到了一个丰富、多元、绿色、友善的新金山。
     我们必须顺应百姓期待,回应百姓关切,按照上海环保最先进,治污最严厉的标准和要求,采取最严格的控源措施、最严格的执法,层层压实责任,保持定力、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用环境治理的实际成效赢得广大群众的信任和支持。
     
朱爱琴
普陀区曹杨社区杏梅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
     
  大家都知道,我们曹杨新村是上海第一个工人新村,如果依托曹杨环浜,在生态方面多做工作,在绿化环境,包括人文环境上更上一层楼,达到人与自然和谐,完全可以打造宜居曹杨。
  我一直觉得,宜居不仅仅在于绿化方面,更重要的是人的素质的提高。这方面,要从娃娃抓起。最近,上海公布了“新七不”规范,我觉得要让更广大的市民知晓,并参与进去。
  我们曹杨新村,当年有许多劳动模范。我觉得要传承劳模精神,打造宜居曹杨的品牌。让这个有着六十多年历史的老社区,能够打造出新品牌。我们曹杨新村有一个“让外国人做一天曹杨人”的项目,我觉得要让世界了解曹杨。
    从社区的角度看,未来的曹杨新村,一定要做智慧城市、互联网+的模板。
     
汪泓
宝山区区委书记
     
  宝山区一直坚持生态发展优先战略,推动传统工业基地向更可持续的生态宜居城市转型。2016年区域AQI优良率、PM2.5浓度、平均降尘量分别比上年同期改善5.9个百分点、11.1%、8.9%。先后获得“中国邮轮旅游发展实验区”“全国旅游标准化示范区”“国家卫生城区”“全国绿化模范城区”称号。
  依托三江汇聚优势,宝山坚持依托借势、功能转型,让市民尽享12公里珍贵的滨江岸线资源。推动军地共建,将老钢渣堆场改建成1.1平方公里的吴淞炮台湾湿地森林公园和全国独树一帜的长江河口科技馆,荣获“中国最佳人居环境范例奖”。加速功能开发,将老码头港区改建成国际一流的吴淞国际邮轮码头和78公顷的“上海长滩”项目,2016年接靠邮轮471艘次,服务游客284.7万人次,开启了中国乃至亚洲邮轮停靠的“大船时代”,跃居亚太第一、全球第四邮轮母港。
  聚焦生态廊道建设,宝山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建成“一环、五园、六脉、多点”的绿地框架。年均新建绿地150公顷以上、打造国家4A级旅游景区1个以上,人均公园绿地达11.3平方米,建成区绿化覆盖率43%。5.7平方公里南大生态区整体开发,打通外环生态走廊,建成绿地150公顷;8.3平方公里新顾城建设全面启动,区域50%面积为水和绿化覆盖,打造产城融合新标杆。
     贯彻以人为本理念,宝山坚持以退为进,坚守底线,区域功能转型和新型城镇化建设迈出新步伐。抓住354公顷引用水源生态环境综合整治契机,全面打响63公里黑臭河道整治歼灭战,工业区外的重污染企业实现整体退出。在北部生态腹地,精心打造罗泾美丽生态小镇、罗店历史文化名镇。在南部区域,吴淞工业区等重点转型地块和6个“城中村”改造项目整体推进,“村村冒烟”的黑重历史将被绿色步道、景观绿化、生态河道等生态宜居元素所取代。
     
范少军
宝山区区长
     
  我认为,生态文明建设直接关系到城市面貌,也关系到招商引资环境,某种程度上是经济发展的基础。宝山区始终坚持绿色发展,以更高的标准、更严的要求、更有力的措施,努力呈现最美的、管住最脏的、消纳最头疼的,切实改善区域生态环境质量。
  一是呈现最美的,就是要加快“五违四必”整治。今年我们重点围绕“3+4+55+188+X”的整治任务,倒排时间节点,从严提速推进。任务虽然很重,但我们有信心,坚决达成整治目标。同时,我们也统筹考虑整治地块的后续发展,加强整治土地的规划、收储、建绿、开发等后续工作。二是管住最脏的,就是要加快水环境治理。今年我们将按照市委、市政府工作部署,聚焦“33+33+X”条河道整治任务,严格责任落实,全面推行“河长制”,制定“一河一策”方案,扎实做好截污纳管、规模奶牛场退养等工作,确保年内消除黑臭河道和完成“1+6”考核断面达标,2020年基本消除劣五类水体。三是消纳最头疼的,就是要妥善处置好建筑垃圾。2017年是渣土处置高峰年,拆违工作将新增300万吨的建筑垃圾,为此,我们将坚持源头防控和末端治理两手抓,在源头上大力推广装配式建筑,切实减少建筑垃圾产生量;在末端上深化建筑垃圾处理机制,促进废弃物资源再生和循环利用,有效提高建筑垃圾消纳和处置能力。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虽然宝山环境保护和治理工作任重道远,但宝山的发展绝不会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我们会坚持走好绿色、循环、低碳的发展之路,深入实施生态文明发展战略,努力使宝山更干净、有序、安全。
 
吉玉萍
闵行区水务局局长
 
  群众对水务工作抱有极大的期望;但水环境面貌的改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非一日之功。
  我们闵行正根据市水务局的统一部署,开展新一轮的普查工作,普查的重点包括黑臭河道471+X中的X、名录外水体基本情况、市政管道雨污分流情况等,在数据掌握全覆盖的基础上,按照“量力而行和尽力而为”的原则,明确阶段性重点任务。
   闵行的群众对近年来的水环境整治工作总体上是肯定的,但最担心、或者说反响比较强烈的就是“违建回潮、黑臭反复”的问题。对此,我们将以落实“河长制”工作为抓手,将各级河长的工作职责慢慢从这两年的“清除违建、协助整治”向“重在监督、参与管理”转化;同时,将群众满意度作为考核河长履职成效的重要标准,真正发挥各级河长的职责,也由此带动社会各界一起从水环境整治工作的“旁观者”转化为“参与者”。
  
杨新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
  
  过去一年上海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获得的成绩,当然是值得肯定的。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的这个数据中包含的偶然因素。例如2016年我国南方降水偏多,而降水对清洁空气有明显帮助;工业下行造成的能源消耗下降,随之会带来污染物排放的下降;区域环境的影响,如G20在杭州举办前后,周边空气质量得到显著改善。这些都是空气污染物的被动减少,而不是主动减少。
   扣除这些因素的影响,才能清楚地了解上海在治理空气污染方面的成效究竟是多少。厘清各个因素在空气质量改善中的贡献,才能客观认识取得的成绩,有助于进一步治理空气污染的科学决策。我希望环保部门能尽快公布这方面的详细数据,这样才是把该做的“作业”做完。
  
俞立中
上海市人大代表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
  
  作为环境科学领域的学者,我很关注上海的生态文明建设、打造生态宜居城市。近年来,我参加了市人大代表相关视察活动。去年我们到了嘉定、闵行区的黑臭河道治理现场,感到治理后的环境确实有很大改观,市、区两级政府实实在在地下了功夫。上世纪90年代上海启动了苏州河综合整治工程,先后投入了100多个亿。苏州河、黄浦江主干道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而部分支流河道的黑臭问题,特别在城乡接合部,越来越突出。城市建设过程中出现的断头河道也是水体污染的原因之一。虽然这些都不是城市的主要河流,但也给居民带来许多困扰。这些河流的自净很差,流域的环境管理也差,一些河道成了垃圾桶,水体严重黑臭。
  黑臭河道治理,包括污水合流、两岸护堤、淤泥清除等各项工程,并全面实行了河长制。市、区各部门的责任更明确了。
   除了黑臭河道治理,我还很关注土壤污染问题。不仅是老工业用地转性需要实施土壤去污治理,还包括大棚农田长期使用农药、化肥,累积下来的土壤污染。总之,上海在未来发展中,环境治理仍是严峻的问题,必须高度重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