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时政  >   信用奖惩将进一步细化

信用奖惩将进一步细化

日期:2017/1/20 阅读 ( 917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目前,备受关注的《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草案)》已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本刊两会报道小组
 
      上海是国内最早开展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省市之一,在全国率先建立了信用体系框架,公共信用信息平台汇集了3.13亿条可查询信息,提供了数千万次查询服务,并积极参与长三角信用合作联盟。目前,备受关注的《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草案)》已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
  两会上,“树立守法履约意识,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五大专题审议主题之一。
  2015年,《上海市公共信用信息归集和使用管理办法》(政府规章)正式发布。2016年,《上海市社会信用条例(草案)》起草工作正式启动,这次信用立法无论在推进机制还是立法核心内容上都取得了较大的突破。
  在信用立法的内容上,条例草案首次明晰了“社会信用”的概念,认为社会信用兼具市场经济和社会管理两种属性,指“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在社会活动中履行法定义务或者约定义务的状态”。
  条例草案强化信用联动奖惩,注重引导、发挥市场激励和约束作用,以行政应用带动市场应用,发挥守信激励的正向引导作用,建立国家机关和市场主体共同参与的联合奖惩机制;规范严重失信名单的纳入程序和条件、完善名单救济和退出机制;除一般惩戒外还对具有严重损害公共安全、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等行为的信息主体明确了可以依法采取的特别惩戒措施;明确将法人的严重失信信息同主要负责人的个人信用信息相关联。
 
代表委员怎么说
  
钱翊樑
上海律师协会监事长
     
  当前,社会诚信的缺失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恶意拖欠和逃废债务、制假售假、商业欺诈、学术造假等现象屡禁不止。信用是市场经济健康运行的前提和基础,没有信用,就没有秩序,市场经济就不能健康发展,信用状况差已成为影响和制约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同时,信用状况差也是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关系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法院的“执行难”现象,从本质上分析也还是社会诚信问题,首先是商务活动或民间交往中的不诚信导致了诉讼,接着在法院判决后拒不履行。
  加快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步伐,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迫切需要,也是提升上海城市综合竞争力、塑造城市精神的重要途径之一,对把上海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有着重要的意义。
    要把上海建成守法、履约、诚信的城市,要坚持两手抓,一是要加大诚实守信的宣传力度,培育全社会的信用意识,树立良好的社会信用风尚。社会诚信在严格意义上是由社会核心价值观所决定的,因此首先要求广大党员尤其是各级领导干部率先从我做起,并倡导全体社会成员从身边事情做起,重视社会公德与个人品德修养,使社会主义诚信体系真正为广大人民所接受、所认同。二是要加强制度建设,社会诚信体系的形成离不开相应的制度约束,社会信用的维系和提升需要法律的保障。应当尽快建立起社会诚信体系的评价机制、奖惩机制和监控机制,采取法律、行政和经济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管理措施,对企业和个人的失信行为给予必要的惩戒,让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被动,逐步使诚实守信成为市民和企业的自觉行为。
     
康青
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副教授
     
  随着上海快速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保健品市场规模急剧增长。然而,面对保健品市场的快速扩张,相应的监管却显得滞后与乏力,并由此出现诸多乱象。我看到媒体报道,一些不良商家通过非法手段向老年人推销保健品,处心积虑算计老年人的腰包。在大量案例中,不法分子通过在小区里发传单,赠送小礼品等手法,吸引老年人购买保健品,或通过组织“专家”传授养生之道,让一些“患者”现身说法,引诱老年人购买保健品;或提供免费测血压、组织免费体检、以虚假的体检结果吓唬老年人;或放映宣传片,讲述一些老年常见病及风险,连吓带诱骗让老年人购买保健品。有的甚至利用老年人的孤独感,通过“周到服务”和“贴心关怀”,诱劝老年人购买保健品。这些欺诈行为严重侵犯了老年人的合法权益。
    目前,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口逾436万,其中有收入、有积蓄、无负担的老人比例不断增加。2016年修订出台的《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护条例》第九条明文规定:“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倡导全社会优待老年人。”然而,这些倡导性条款,对于那些专事欺诈推销老年保健品的不法行为,不具备震慑作用。希望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建立完善的市场监管体系;发挥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的作用;构建完善群众举报机制;将此类现象纳入诚信体系中加以监管。
     
蔡敏勇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
党委书记、总裁
     
  信用的社会治理功能,不可小视,信用体系建设,要形成全社会合力,政府、企业、单位、法人和自然人,一个也少不了;其中,更重要的是,政务诚信,政府带头讲诚信,带动人人讲诚信。
   
冯红梅
浦东新区东明社区
红梅调解工作室负责人
     
  “法治社会,依法办事”,这样的理念要深入社区。我在浦东新区东明路街道开展了“楼组老娘舅”的培训,让居委会的所有楼组长学习《老年人权益保护法》《婚姻法》《继承法》等常用法律,并运用到他们的调解工作中去。我们还请法官来给“老娘舅”们上课,让他们去法院旁听、接受案例培训。他们有了法律知识,懂了调解方法,对楼组里居民的冲突就能发现、处置和报告,对于普法、法治精神的传播和邻里纠纷的解决,都很有效。这样的经验,可以尝试在全市范围内推广。
     
奚自立
上海超级计算中心原主任
     
  所有进入信息平台的不良记录都要告知当事人,不是涉及敏感的信息才告知,当事人有权及时知晓自己的所有不良信息记录。很多人把荣誉看得比生命都重要,而跨行业的不良信息的应用后果难以估计。
     
徐晓萍
小企业融资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副院长
   
  信用,不止要用于惩戒,更要用于激励,特别是激励创新主体投入创新。诚信体系建设,政府讲诚信,就是要让创业者对政策有稳定的预期,这当中,政策要有科学性、可持续性,政策发布前的科学论证,必不可少。同时,征信系统不但要有负面信息,还要有正面信息。比如,创业者的个人信用非常好,这样的诚信信息,可否为融资加分呢?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