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五饼二鱼  >   情怀依旧,爱情不再

情怀依旧,爱情不再

日期:2017/1/24 作者: 林奕华 阅读 ( 696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歌舞片永远沾染怀旧的色彩,它的力量,正是源于情怀大过天。
林奕华
 
  除夕晚上,我在台北看了一场《La La Land》,译名虽是《爱乐之城》,但大家都把它叫“拉拉链”。这个昵称有个好处,就是大大减短了歌舞片和新新人类观众的距离。你别说,虽然“我唱故我在”是现代人自我感觉的普遍方式,但自己唱和看着别人唱,到底是两回事。歌舞片作为电影类型一直未能在大银幕上“复辟”的原因之一,就是它曾经有过的辉煌,毕竟象征一种老派的作风:绅士爱美人,优雅是王道。
  而这十个字,没有一分一毫不需要时间的千锤百炼。绅士需有风度,风度和风霜虽只一字之差,但它已包含一个男人怎样把不容易的经历,转化成别无分店的气质,又把气质镀上一层可以叫做修行的金箔,教人一见倾心。至于美人,时间不饶人,青春非永久,她的美,也是必须战胜年月日分秒的逼迫。所以,美人的最大功业,不是如何保留娇艳欲滴的当下,而是如何让她在大众的记忆里永恒保鲜。
  歌舞片永远沾染怀旧的色彩──即便《拉拉链》是全新制作,导演又只有三十出头──它的力量,正是源于情怀大过天。情怀,不是其他,其实就是与那些我们不复拥有,或渴望也能拥有的经历握一个手,来一个拥抱。
  任何载歌载舞的场面,在《拉拉链》中,由戏服到背景,都是“引文”而非“创作”。由此可见,今天的观众如果没有被20世纪好莱坞歌舞片洗礼,他们从导演Damien Chazelle的处理看来,就不会觉得它更像是仿歌舞片的MV,却误当那就是歌舞片了。问题是,如果以正宗歌舞片的处方来泡制《拉拉链》,效果则大有可能与现在拿下七个金球奖、票房连连报捷的成绩有所出入。
  男主角瑞恩·高斯林和女主角艾玛·斯通除了饰演片中的角色,变相的,他们也是旧魄新魂的Fred Astaire、Ginger Rogers、Gene Kelly,还有Cyd Charisse。甚至,我还看见珍妮·盖诺和弗雷德里克·马奇,他们曾经合演我最钟情的《星海浮沉录》的1937年版。
  片中的弗雷德里克·马奇把酗酒男主角的自毁性格演得丝丝入扣。双眉一皱,教人又怕又爱。事业一蹶不振,人生四面楚歌的他,虽然爱妻前途似锦,但她为了他的自尊,决定自我牺牲,陪他退隐山林。他不愿成了她的负累,想到了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就是在二人开着休旅车出外旅行的一个早上,留下一句:“我去游泳,很快回来”,从此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成全爱人的伟大爱情,是《星海浮沉录》作为爱情故事拍了一版又一版的主要原因吧。1954年版由朱迪·加兰和詹姆斯·梅森携手,片中一幕高潮戏,是女主角被颁发奥斯卡金像奖时,酩酊大醉的丈夫忽然闹场,上了舞台胡言乱语,女主角正想扶他下台,不巧被手舞足蹈的他一巴掌掴到脸上。再不清醒的他也在晴天霹雳下恢复常性,两个人泪眼看泪眼,好可怜的断肠人对断肠人。
  但《星海浮沉录》与《拉拉链》有什么关联呢?第一重,当然是电影:女主角梦寐以求登上大银幕;第二重,是音乐:男主角念念不忘亲自把老式爵士乐重振声威。电影加音乐,有如把两部《星海》的桥段聚合在一部《拉拉链》里,然后发展出第三重关系:爱情。
  只是,如果说为爱牺牲是老好莱坞爱情片的杀手锏,《拉拉链》中的高斯林与斯通,却是爱得这样明哲保身,全身而退。譬如事业与爱情的抉择上,他和她几乎是步伐一致,当机会来了,便该各奔前程。所以,他们能够拥抱一起的时光,不过就是人浮于事的时候。
  与老好莱坞爱情电影最不同的惹争议处还在后头。《星海浮沉录》是悲剧收场,《拉拉链》也有个旧欢如梦的结局,但到底男女主角还是求仁得仁,她成了大明星又组织了幸福家庭,有一晚,鬼使神差走进了他开的爵士俱乐部,二人遥相对视,但知道缘尽于此。
  实事求是,是现代人的浪漫之道。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