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财富  >   弹幕语言是如何变色的?

弹幕语言是如何变色的?

日期:2017/2/9 作者: 任蕙兰 阅读 ( 31074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弹幕语言的含金量和它所寄生的视频内容有关,如果直播平台野蛮生长,朝着“抓眼球”发展,弹幕也会不断秀下限。
记者|任蕙兰
 
       什么是“弹幕”?一个军事迷会告诉你,这是19-20世纪前期的一种作战术语,通过成百上千门火炮形成密集火力压制对手,用炮弹制造的“幕布”隔开敌我兵,场面颇为壮观。
  而一个95后论坛咖会给你另一个版本:网友们在观看视频时发出的评论,以飞行的形式横穿屏幕,当出现很多评论时,就会产生如同无数炮弹横飞的效果。
  弹幕形成了一套约定俗成的语言体系,比如看到感人的作品,“弹幕一族”会打字“嘤嘤嘤嘤XX真神作!已哭瞎!”;遇上喜欢的角色,他们的表达方式是“XX我本命!prprprpr!!”。
  原本这是90后、00后“御宅族”的专利,最初在小众视频网站流行,语言风格可卖萌可犀利,可幽默可抖机灵,但当弹幕从小众走向大众,尤其是在直播平台风行后,弹幕语言渐渐变色。
 
弹幕,懂的入
  
  虽然那些年大家上过的语文课都差不多,但不表示所有中文表达你都认识,比如屏幕上飞过去的弹幕语言,这是一条赤裸裸的年龄分割线。
  如果做个弹幕识别能力等级测试,相信很多人都能拿初级证书,比如主角“便当”了,就是挂了,死了。原意是工作人员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 会领一个便当盒饭,表示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拿了便当的角色就是收工了,后面的剧情不会再有他什么事。再比如“脑洞好大”,这个梗源自“脑袋破了很大一个洞,用超强的想象力来填满”,形容人想象力非常丰富,一般是指剧情发展匪夷所思。
  这些弹幕语言之所以识别起来并不困难,是因被广泛用于其他领域,所以懂的人越来越多,诸如此类的还有“发好人卡”“剁手”“乱入”等等。但中高级别的弹幕就没那么容易解了,比如“BGM君”,这不是指某个人,而是背景音乐,常见用法是“BGM好评”“BGM好燃”“BGM君哪里去了”“自带BGM和背景的男人”等等。还有“前方高能”“弹幕护体”,一般是在恐怖电影或恐怖游戏中,预警即将出现令人不舒服的镜头,网友用大量弹幕刷屏,遮挡视频中的恐怖内容,当然也有谎报军情的可能。还有“耳朵怀孕了”,一般是形容听着声优的声音很舒服。
  能秒懂中高级别弹幕的人,基本能断定为“论坛咖”,经过一段时间找梗入门。但要识别骨灰级弹幕语言,必须对日本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因为很多弹幕用法是舶来品。
  比如KY,撷取自日语“空気が読めない”(发音kuuki ga yomenai),直译为“不会读取气氛”,意思是没眼色,不会察言观色。还有prpr,意思为舔,是日文ぺろぺろ/ペロペロ(pe ro pe ro)的缩写。以及“牙白牙白”,也是源自日语发音,意思是“糟糕糟糕”。
  从这些词就可以看出弹幕的起源。弹幕源于日本,使用人群多为90后、00后,据《纽约时报》报道,弹幕网站的鼻祖是创立于2006年的日本niconico网站。除了动漫、游戏、电视剧、体育比赛之外,niconico网站的业务甚至还延伸到众议院会议。
  2012年11月,日本在该网站进行过众议院网络讨论会,时任日本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民主党党首野田佳彦等十个政党的党首在niconico举行网络讨论会,就核能、经济等议题展开激辩,在辩论现场,大屏幕上有网友同步发送的“弹幕”飞过。
  目前国内知名的弹幕网站有AcFun网(简称A站)、哔哩哔哩网(简称B站),土豆、爱奇艺等传统视频网站也渐渐涉足弹幕。如今已不仅限于视频网站,很多电视综艺节目、电影也做成互动弹幕的形式播放。在电影院线也开始尝试设置弹幕专场,供观影者现场吐槽。
 
直播让弹幕走向低俗
  
  弹幕的产生和日本的御宅文化分不开,可以说,弹幕是宅文化的副产品。宅文化最简单的概括就是,你坐在我旁边,我也不和你说话,虽然我们可能在用手机聊天。
  比起全家看春晚这样的大型“围观”活动,宅人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小众剧,但没有分享的观剧体验又略感寂寞,所以他们更需要网络上的互动,弹幕就应运而生。弹幕文化让网友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虽然是一群陌生人,他们的语言、行为会在这个群体中得到认同,在观剧的同时进行一场狂欢,进而获得社交满足。
  弹幕语言以吐槽为主,但吐一口好槽也并不容易,好的吐槽不仅见智慧,还见阅历、见深度。一些律政、科幻剧的弹幕往往见解专业、亮点纷呈,可见弹幕圈藏龙卧虎。高质量的弹幕能提升一个视频网站的价值。
  但随着弹幕从小众走向大众,智慧、幽默、犀利的语言风格渐渐掺进了“很黄很暴力”的成分,现在弹幕中充满各种骂战、刷屏、剧透、秀下限,还有明显带有谩骂攻击倾向的弹幕。
  早在2014年12月,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刘强借着文化部通报第二十二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情况也表达了对动漫弹幕的态度:“为了让网民参与评论,某些动漫网站设置的‘吐槽’功能,没有对内容进行限制和过滤,我们对此将加大查处力度。”刘强还表示,“放纵部分网友恶语相向,恶俗之词在作品中四处弥漫,形成了影响恶劣的连锁互动反应。” 
  随着直播平台兴起,弹幕也从影视剧作品,延伸到了直播领域。在这里弹幕更是泥沙俱下,在一些女主播售卖软色情的直播节目中,各种露骨、恶俗的弹幕霸占屏幕。
  相关行业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全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超过200家,覆盖用户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突破400万,由此可见在直播领域潜在弹幕用户之庞大。由于直播竞争激烈,一些平台以天价捧出网红女主播,以秀性感、秀下限来吸引眼球。而在这些节目中,弹幕的参与者不再是小众文化的追随者,而是怀着猎艳期待的网友。高质量的弹幕不见踪影,呼应软色情内容的三俗语言成为主流。
  说到底,弹幕语言的含金量和它所寄生的视频内容有关,如果直播平台野蛮生长,朝着“抓眼球”发展,弹幕也会不断秀下限。如果视频内容健康有趣,弹幕语言也会成为秀智商、秀见识的场所。让直播内容去芜存菁,需要平台的自律,更需要相关部门的引导、规范和治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