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90后,还会选择上海么?

90后,还会选择上海么?

日期:2017/2/9 阅读 ( 651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在这些离开上海的人群中,不乏一些离职或结束学业后回到家乡的90后,这让不少人认为上海不像从前那般炙手可热。那么,90后们真的不再青睐上海了么?
撰稿|秦诗雨
 
      今年春运,90后已经成为了铁路客运旅客中最庞大的群体,占比达到45%,而上海始终是90后们往返的最热目的地地区之一。
  据《2015年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到2015年末,上海外来常住人口数减少了14.77万人,同比下降1.5%,这使得上海15年来首次出现了外来常住人口负增长的情况。在这些离开上海的人群中,不乏一些离职或结束学业后回到家乡的90后,这让不少人认为上海不像从前那般炙手可热。
  那么,90后们真的不再青睐上海了么?
 
机会VS风险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795万人,而在上海将达到18万人左右。今年上大四的小橙,也是这浩浩荡荡的毕业生大军中的一员。从小在省会城市长大的小橙,家境优良,但她仍旧向往着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大都市,现代化和浓厚的文化氛围对她来说是两个最具诱惑力的因素。“从电影院的排片上就能看出明显的差距。在广州、深圳,即使是上座率比较高的文艺片都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观影时间,但是在上海我的选择还可以更广一些,而且上海有大量丰富的文艺活动——话剧、展览、演唱会,就连追星我都方便了。”小橙笑道。最终,经过对空气质量的权衡后,小橙来到了上海。
  学习传媒专业的小橙,在上海的四年过得充实而又忙绿,但是,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她则表示充满了焦虑与恐慌。这半年她都做着一个同样的噩梦——无业、身无分文,最后不知何去何从。“在上海的四年,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个城市就业压力、生活压力、工作压力都很大。并且,在这样的大城市有了更多的选择后,人的欲望也会变得更大。我真的感受到了梦想与现实的差距。但是我也不想回家,因为有压力才有动力,上海留给我的选择空间、上升空间更大,还存在实现我个人价值的机会,而回去则意味着我无法真正开始独立的生活。”
  除了自身对于未来的顾虑外,现阶段的实习生活也是让小橙倍感压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小橙目前主要的实习工作,是为正在某卫视热播的一档综艺节目进行后期制作,超大的工作量让她的一天几乎都是在机房中度过。熬夜是家常便饭,这让她进入了一个时髦的非健康状态——过劳胖。小橙苦笑道:“我比较难过的是,只有同行能够理解我有多苦,其他专业的朋友甚至很亲密的人始终都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看我,认为我赚得多还能见很多明星,其实真不是这样。”
  今年春节还未结束,小橙就从福州老家匆匆赶去了北京,“我原来一直在公司的上海分部实习,但是现在的项目需要我在北京待上几个月,估计下次回上海就要毕业答辩了。毕业后的首选还是上海,但最后需要考虑综合情况再做决定,因为现在一切都是未知的,但风险却是必然的。”最后,小橙有些疲惫地说道。
 
逃离舒适,追求独立
 
  维多利亚港绚烂的新年烟火每年都能引得不少当地人与游客驻足观赏,上海小囡妮妮把自己与伙伴在这里一起欣赏烟花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既是对生活的记录,也是给在上海的家人和朋友报平安的信号。
  相比小橙的百般纠结,妮妮认为离开自己当前的安乐窝才是迈向独立的重要一步。于是,本科毕业后妮妮果断离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上海,选择到香港浸会大学继续深造。在香港的半年,妮妮过得非常愉快,整个人也变得更为自信。“我一直非常喜爱香港文化,而现在正在为自己钟爱的影视行业努力;不仅如此,受到生活作息规律的室友影响后,我的生活也变得更加规律充实。”
  早饭后,沐浴着阳光到家附近的孙中山公园跑步是妮妮一天的开始,没课的上午妮妮需要恶补粤语和画画,有时她也会忙里偷闲看看影视剧。到了下午,妮妮会到香港大学的图书馆或者自习室阅读各种复杂的文献、准备功课,“有时候我会在家自习,然后傍晚到附近一座小山上的茶餐厅吃下午茶。”妮妮说道。晚课后的一碗糖水以及同室友分享心情的“卧谈会”是她一天的结束。就是这样平淡的生活,但每天都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收获让她越发坚定了要留在这里打拼的念头。
  “暂时不考虑回去。我现在的目标是能够在一年后通过自己的能力缴付房租,三年内实现部分职业理想,当然,有幸脱单的话再另做打算。”妮妮笑道。
 
未尽的梦想,未看完的城
 
  虽然一线大城市生活压力较大,但上海作为集聚了全国许多优质资源和机会的平台,还是让不少年轻人趋之若鹜。据《2016全国城市年轻指数报告》显示,从整体上看,一线城市平均年轻指数最高,达到79。其中,深圳的年轻指数高达89,在一线城市中居首位,而北京、上海的城市年轻指数均为78,表现得相对比较平稳。
  但是,小潘留在上海的想法却没有那么浓烈。她认为自己最后还是会选择回到位于北方的老家——山西太原。
  连续四年专业内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让小潘在考研大战还未拉开帷幕时就提前锁定了一个宝贵的保研名额,这让小潘在最后一年里有更多的时间能够对未来进行严肃的思考:“读研选择留在上海是因为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四年,比较熟悉,而且上海确实发展机会更多,能让自己有更高的进步空间。但是自己始终一人孤身在外,父母年纪渐长,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我不能时常回去看他们,我担心他们,同时他们也总会替我担心。”
  不久前,小潘曾与朋友在浦东看夜景,浦东充满未来感的建筑却让小潘感慨万千,“确实很漂亮,周围的人都在拍照留念。但是这满世界的繁华,仍旧与我没有一丝的关系,这里没有我的家,我找不到归属感。”
  同时,小潘的矛盾又来自在上海感受到的人情味儿。在一次返校的路途中,刚下火车,带着许多行李挤地铁的小潘本想找个能放行李的角落就不错了,但是当小潘乘上地铁后,一位老爷爷看小潘比较疲惫,就把小潘拉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小潘为此感动了很久。“其实上海也不像我曾经想象的那样冷漠,还是有很多令人温暖的瞬间,这些让我爱上这个城市的事情我都会记住。虽然将来可能会选择回家,但目前还是先把研究生读完,不要太杞人忧天,脚踏实地认真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后再看看这三年里自身的发展情况吧,总会有好的结果。”
  归属感,往往是让许多在外打拼的90后感到无法适从的原因之一。而高昂的租房与窘迫的月薪有时把这种感觉衬托得更为明显。
  据有关房地产公司的不完全统计显示,自去年5月以来上海市租房价格已普遍上涨500-1000元左右,市区“一室一厅一卫”标准户型的月租至少为3000元,二室户最低从5000元起价。而O2O招聘平台香草招聘、北京人力资源服务行业协会、上海人才服务行业协会共同发布的《90后基层白领就业报告》却显示,已经成为全国重点城市基层白领主力的90后,其平均月薪为3918元,其中,上海地区的平均月薪约为5980元。
  为节省租房开支,租赁市场中占比居多的外来人口或选择延长出行时间住在远郊,或选择居住面积较小的房间,或选择群组、合租的方式。相比以上几位或多或少还停留在象牙塔阶段的90后,已经进入正式工作岗位近一年的文儿反而在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下无暇思考“留下”这个问题。
  文儿每天都需要面对的油盐酱醋茶。她没有选择住在需要更久通勤时间的远郊,而是在交通相对比较便利的市区与两三名友人一同租住,不是很忙的时候文儿都会选择自己带便当到公司,晚饭也是尽量自己做。但在文儿看来,这样的合租也并未提升多少温馨的感觉。文儿说道:“室友虽然和我从事同一行业,但是我们在不同的公司。虽然住在一起,早出晚归,毫无生活规律的我们曾经有过一个星期没见过面。”
  于是,无论电话还是微信,文儿都坚持每天与父母联系,这是文儿每天的生活慰藉之一了。“毕业时选择留在上海,是因为四年的大学生活让我觉得不够,我还没有很好地认识这个城市,我认为我还可以在这里接触到更多的人事物。所以,经过了短暂的考虑后我决定暂时留下。”
  至于未来,文儿则表示不是不想计划,而是她认为计划真的太不切实际,常常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大半年来忙于工作,文儿也无暇考虑回老家的事,所以,她决定现阶段还是一边朝前走一边慢慢思考。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