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福岛核泄漏,被遮掩的危机

福岛核泄漏,被遮掩的危机

日期:2017/2/23 阅读 ( 1666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和当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相比,福岛核泄漏的特点是——事故的严重性随着应急处理的进程更趋严重。在拥有远高于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场外应急条件下,目前堆芯具体情况仍不得而知,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
撰稿|非 虫
 
        “今年去日本看樱花的团,超便宜。但是我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去。”刚退休的上海阿姨吴女士,近几年每年春季都和身边姐姐妹妹组团去日本看樱花,但这个春天,有点不一样。“去顾村公园看看也好啊。前两年一直去日本,今年得做做体检,看看日本旅游是不是对身体健康有影响啊。”
  像这位上海阿姨一样,曾经对日本游趋之若鹜的中国旅游市场,在2017年的初春因核辐射威胁被泼了冷水。
  2月6日,针对日本福岛核电站辐射增加的传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外交部已经发布了相关的安全提醒,我们相信中国公民会妥善安排自己的出行计划,切实做好安全防护。”
  在陆慷发布旅游提醒后,东京电力公司派出的蝎形机器人没能完成使命,但根据其探测出的数据,辐射值达到每小时650希沃特。换言之,比中国外交部2月6日记者会时新闻公布的数据更为严峻。
  
大地震六年核泄漏不断
  
  2017年1月底,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利用远程摄像头进行调查时发现,在堆芯已经熔化的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的反应堆安全壳内,辐射剂量推定达到每小时最大530希沃特。这一剂量意味着——人若停留在附近,不超过1分钟便会死亡。
  在2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陆慷对此表示,中方一向高度关注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产生的影响,多次要求日本政府及时做好有关处置,同时也做好事故的后续处理工作。希望日本政府能够就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消除核泄漏事故产生的影响作出负责任的说明。这不仅是对日本本国国民负责,也是对邻国人民和国际社会负责。
  这不是中国外交部首次针对日本核泄漏发出旅游提醒。去年6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就东电公司隐瞒核泄漏,明知堆芯熔化却说堆芯损伤的伎俩表示,“2011年日本大地震发生后,外交部即发布安全提醒,建议中国公民和团组谨慎前往福岛等地震重灾区。目前,该提醒仍然有效。”并强调希望国人妥善安排出行计划,确保自身安全。
  回看2011年3月11日,因9级地震,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反应堆所在建筑物爆炸。日本政府于此后第三天才承认,在大地震中受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亦可能正在发生泄漏事故。同时,日本政府亦承认该核电站的3号机组反应堆面临遭遇外部氢气爆炸风险。2011年3月13日,共有21万人紧急疏散到安全地带。
  仅仅半个月后,2011年4月4日,福岛第一核电站的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称,该公司计划将11500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染水倒入大海,以释放存储空间,使发生核泄漏事故的福岛第一核电站能够存放浓度更高的污染水。
  紧接着,传出该核电站方圆10公里内医院的15名住院患者及救护车受到了放射性物质污染,19名医护人员遭到核辐射。
  事故发生的一年半后,2012年8月22日,日本相关部门对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半径100公里范围进行调查,在福岛县境内的10个地点发现了核事故中泄漏的钚238,以及钚241。据日本政府推算,当时钚241的泄漏量是钚238的数十倍,只不过钚241对人体的影响较小。而钚238比核武器中使用的钚239更具放射性,可致癌。
  2013年7月22日,东京电力公司首次承认,福岛第一核电站附近被污染的地下水也正渗漏入海。当年10月9日,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人员错将配管线拔出,结果造成高浓度污染水大量外泄,在现场作业的9人中有6人遭到污染水喷淋。经过检测,每升污染水的放射性锶的含量为3700贝克勒尔。尽管东京电力公司之后表示,此一当量的贝克勒尔浓度低于标准值,是安全的,但在有着重大核泄漏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竟然有工作人员发生如此失误,不免令人咋舌。
  亦正是这一年的11月20日,东京电力公司才宣布关闭福岛第一核电站第5和第6座核反应堆,让福岛第一核电站完全退出历史舞台。
  电站可以弃之不用,泄漏却无法停止。
  2014年4月14日,东京电力公司宣布,福岛第一核电站再次发生泄漏事故,高浓度核污水被误送至其他厂房,共计203吨核污水泄漏至地下室。
  2015年5月22日,东电公司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递交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福岛核电站有大量涌起的气泡,成分几乎都是氢气,由此可知,水体很可能已受强烈辐射影响并导致大量氢气,气体在容器内部不断膨胀,最终导致了核污水的溢出。
  可以说,大地震六年来,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从来没断过,第一核电站1、2、3号三个机组全部发生堆芯熔化,此乃最严重的核事故,由此导致内部超高辐射值,使相关清理计划、核残渣取出计划执行起来异常困难。
  
清理工作难开展
  
  当地时间2月7日凌晨5点左右,东电公司向福岛2号反应堆派出蝎形机器人。然而,在投入安全壳内之前,为确认机器人的工作状况,发现向机器人供水的泵发生故障,无法出水,上午9点左右作业中断。
  2月9日,东电公司为投入蝎形机器人调查,首先放入了清理前进道路的机器人,根据机器人摄像头拍摄到的影像的干扰程度,推测出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反应堆安全壳内的辐射剂量达到每小时650希沃特。这一数据比早前推测的还要高。清理道路的机器人原定前进5米,结果只前进了1米,便因图像变暗,不得不撤出。
  同日,日本多家媒体记者集体到福岛第一核电站采访,约20人站在高处观看1号到4号机组时,一名记者携带的测量仪开始发出“哔哔”的警报声。东电公司员工测出,该处辐射剂量达到每小时144微希沃特。这比东京的平均值(每小时0.03微希沃特)高出4800倍。这是必须采取防护措施的辐射量。在3号机组厂房数米处的测量数据显示,如果在那里待5小时,就相当于普通人一年可以接受的上限。
  2月16日,东电公司再次投入机器人,通过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上的贯通孔,进入安全壳内部。由于受到障碍物阻碍,装有相机和辐射测量仪的蝎形机器人卡在了通向安全壳内部压力容器的通路上,动弹不得,没能抵达压力容器底部附近进行调查取证。据悉,4月开始,将有新一轮的机器人投放计划。
  在福岛核事故初起时,东电公司曾留守有“50死士”继续工作,但实际上工作人员人数最终扩大到380人。尽管当时进入作业区域需要穿上防护服并戴上防护面罩,但依然对参与者的身体造成伤害。日本《产经新闻》2月14日报道,福岛核事故之后,现居札幌市的一名男子曾在2011年7月至10月参与过事故处理,负责用重型机械将现场瓦砾运出。不出一年,该男子先后查出罹患膀胱癌、胃癌、结肠癌。2013年8月该男子向福岛县的富冈劳动基准监督署申请工伤认定,但未被认可,于是决定向札幌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国家认定为工伤。据悉,这是日本首起围绕福岛核事故处理作业要求工伤认定的诉讼。该男子向东京电力公司索赔6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93万元)。
  东电公司于2015年10月表示,今后将花一年半时间拆除侧面的挡板,安装防风苫布,然后进行厂房上部的瓦砾清扫工作,计划在2020年度内开始取出乏燃料池内的燃料棒。
  然而,随着蝎形机器人暂时失败,清理工作显得愈加艰难。起码,反应堆内600吨核燃料和核碎片的具体状况,目前无法一一探析出来。譬如目前还不清楚核燃料是否熔化,或者渗透过了安全壳混凝土楼板。
  日本政府估计,清理工作要花40年,花费高达8万亿日元(合706亿美元)。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核科学与工程教授布翁焦尔诺(Jacopo Buongiorno)表示,福岛1号反应堆清除被遗弃核燃料的路还很漫长,可能要到2020年或者更晚才能完成。
  东电公司的发言人表示,公司旗下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三个核反应堆都遭遇了核燃料熔化的危机,每个反应堆都面临着不同的挑战,需要制定不同的方法定位并去除核燃料。
  
日本还能去吗
  
  2015年年底,日本冈山大学教授津田敏秀等人在国际医学杂志《流行病学》上发表论文指出,受福岛核事故泄漏大量放射性物质影响,福岛县内儿童甲状腺癌罹患率是日本全国平均水平的20倍到50倍,已远超统计学的误差范围,预计今后将不可避免地出现更多患者。
  在福岛核电站核泄漏六周年来临之际,2月14日,日本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公布截至去年10月核电站周围80公里区域的放射线量。数据显示,去年同区域的放射线量比事故发生时减少了71%。尽管如此,多数原来居住在福岛受影响区域的居民仍然还在其他地区“避难”,而且有人表示不想再返回福岛,希望重新开始生活。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中科院联合培养在读博士张恒认为,福岛核泄漏的严重性,是被严重低估的。此前,他曾在媒体发表文章,具体阐述此核事故如何被低估。福岛核电站反应堆所用核燃料比切尔诺贝利多,且有反应堆使用了含有高毒性的钚的燃料,同时日本人口密度稠密,因此其定级一样,但是事故影响或许要高于切尔诺贝利事故。但同时,张恒表示,至少现阶段没有必要过分担心辐射影响,只要游客不住在福岛核电站周边一二十公里直线距离内,就不用太过担心。若再不放心,则可查看所在当地相关机构对于环境剂量的监测情况,以及和其他地方的对比数据。至于从日本海淘商品者,也没有必要过分恐慌,除了福岛本地产作物不建议购买外,其他并无大的顾虑。
  2016年12月29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发布“进口警报”,因辐射原因扣留所有来自日本的食品。日本福岛附近海域所产海鲜受到核辐射的污染,之后几乎所有国家都禁止进口产自该地区的海鲜。2011年国家质检总局发文,明确禁止从日本相关地区进口食品。
  涉及地区包括——福岛县、群马县、枥木县、茨城县、宫城县、新潟县、长野县、琦玉县、东京都、千叶县共10个县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及饲料。
  日本国内的辐射数据,可以用今年2月14日的公开数据来比对——当天,京都平均辐射量为0.056希沃特,处在正常辐射量范围0.033~0.087希沃特内;东京5个区的辐射量均低于正常值0.079希沃特;大阪府13日—14日辐射量均高于京都和东京,其中东大阪的辐射值稍稍超出了正常值。然而,和当年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相比,福岛核泄漏的特点是——事故的严重性随着应急处理的进程更趋严重。在拥有远高于当年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场外应急条件下,目前堆芯具体情况仍不得而知,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
  从东电核电运营历史来看,其1978年的第一次临界核事故,要迟至2007年才公之于众。2005年、2006年、2008年,亦都出现过问题。2011年因大地震而导致核泄漏,至今许多谜团未解。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