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西游记》里,多的是谜

《西游记》里,多的是谜

日期:2017/2/23 阅读 ( 52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西游记》这部书里有太多字谜让大家猜,六耳猕猴也不例外。既然这么多人看不透,那么我不揣冒昧就来道破一点天机:猕者,迷也。六耳猕猴,张书绅点评:“六耳迷心。”迷众人的眼,也迷悟空的心,所谓心魔是也。
撰稿|河 西
 
       《西游记》到底是讲什么的?
  看到这个问题,有人大概会不屑地翻白眼:讲唐三藏西天取经啊,你不知道?
  有这么简单吗?《西游记》因为玄奘法师的缘故,有佛教背景,自不必多说,但《西游记》和儒释道的其他两家又有什么关系?一个表面上的佛教故事,会不会给道教徒加以利用加以篡改,而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内核究竟是儒是道?
 
  乾隆十三年(1748),坊间新出现了一部百回本《西游记》,题为“新说西游记”。之所以叫“新说”,显然是和“旧说”相区别。这部书和别家“旧说”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一位叫张书绅的评点者,他以《大学》一书“诚意正心,克己明德”为纲,对《西游记》100回做了详细的评注,试图用儒学思想来解读《西游记》。
  张书绅,生卒年不详,山西汾阳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汾阳府志》中有记载:“由贡监而入仕籍者”,“同知署龙门知县”。在这位儒家士大夫的眼中,《西游记》就不仅仅是个和尚取经的故事,其中暗含修身养性的微言大义。比如第一回他认为讲的是“大学之道”;第二回是“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第三回是“克明峻德”,反正不管闹天宫还是悟空打怪,他都能翻出儒家经典与之对应,也算自成一家。
  张书绅的这部《新说西游记》乾隆年间就出版了,可是直到100多年后的光绪年间才开始流行,为什么?因为在清代大部分时间里,占据《西游记》解读主流的,都没儒家书生什么事。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这部神魔小说不是写着玩逗大伙乐的,而是文以载道,只是这个“道”,不是儒家的“道”,而是道教的“道”。
  按理说,一部以弘扬佛法为旨归的小说绝不会正面出现《老子化胡经》的文字,可是在《西游记》第六回中,我们却惊讶地看到,当太上老君拿出可以降服孙悟空的宝贝“金刚琢”时,他对观音菩萨说了这样一番话:“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一名‘金刚琢’,又名‘金刚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而观音菩萨听闻此言居然没有当众黑脸,从佛教徒的角度来看简直是匪夷所思!
  晚清佛教学者、《佛学大辞典》主编丁福保对《西游记》中最后列的佛经卷目极为混乱的现象极为不满,因为有很多不明就里的人居然会信以为真,他说:“按西游记系丘长春借唐僧取经名相,演道家修炼内丹之术。其于经卷数目,不过借以表五千四十八黄道耳。所以任意摭拾。全未考核也。”
  自康熙二年(1663)汪象旭的《西游证道书》出版之后,从道教角度解读《西游记》的评点本层出不穷,清乾隆、嘉庆年间道家龙门派第十一代弟子悟元子刘一明所著《西游原旨》一书大赞其“乃古今丹经中第一部奇书”,悟一子陈士斌的《西游真诠》也说《西游记》和《周易》八卦相合,在胡适重新考证《西游记》之前,这种观点在清代《西游记》研究者中就是常识。
  胡适虽然是近代《西游记》研究的奠基人,但是美国芝加哥大学的《西游记》研究学者、英文版《西游记》译者余国藩教授态度鲜明地反驳胡适草率的论断:“如果有人指:‘我们是否非得从寓言的角度看不可,才能了解这部小说?’我的回答必然是肯定的。《西游记》绝非胡适在考证编者和评者时,所谓这是一部‘三四百年来’让‘无数道士、和尚、秀才弄坏’了的书,这本小说确实一再要求读者注意书中的言外之意。……在把‘金丹’的玄理演化成为一部有趣易读的小说之际,《西游记》的作者确乎可以归入第一流的天才之列。”
  
车迟国暗藏玄机
 
  《西游记》与道家五行学说的关系非常密切。
  第二十五回,唐僧师徒路经五庄观(请注意这个观名),演绎出一段脍炙人口的人参果故事。这人参果比较邪门,需一万年才得成熟30个,可惜却有五行相畏的弱点:“这果子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炼得火眼金睛的孙悟空和金箍棒一样无坚不催,他头上的金箍,与其说是一种束缚,毋宁说是其作为五行一方——金/西方——的代言人而出现在人们的面前最闪亮的标志(在《西游记杂剧》中,孙悟空头上戴的是铁戒箍而不是金箍)。如何得之?且看孙悟空收服猪八戒时,作者埋下伏笔的一行诗:“金性刚强能克木,心猿降得木龙归。”
  但是要说《西游记》不是在为佛教长脸,而是在为道教张目,最大的难题莫过于车迟国的故事里,唐僧的徒弟对道教祖师爷的大不敬。
  《西游记》第四十四回“法身元运逢车力 心正妖邪度脊关”,孙悟空、八戒和沙僧大闹三清观,八戒变作太上老君,行者变作元始天尊,沙僧变作灵宝道君,戏耍道教徒,居然还把三清的造像扔到“五谷轮回之所”(茅坑)里去了,你说是不是大不敬?要是道教弟子做出来的,是可忍孰不可忍,能原谅吗?
  这一点,成为反对《西游记》有道教背景的主要支撑点,但问题有这么简单吗?最早的百回本《西游记》世德堂本陈元之序第二句就引庄子曰:“道在屎溺。”并点评说:“善乎立言!是故‘道恶乎往而不存,言恶乎存而不可。’”后一句同样是庄子名言,出自《齐物论》,陈元之的意思,恐怕还是说,不要太正经,像《西游记》这样用轻松滑稽的文字讲的故事,也可以为大道立言,而结果呢,《西游记》的作者,还就真的在“屎溺”上做起文章来了。
  后一回中,虎力、鹿力、羊力大仙到三清观中求取圣水仙丹,那孙悟空三人竟然撒泡尿作为圣水给他们喝,对道教徒可谓奇耻大辱。可是其中又暗藏玄机,即:车迟国是什么意思?
  车迟者,清初汪象旭的《西游证道书》一语道破天机:“车者,河车也。河车转运,原无一息之停,今为外道所误,安得不迟?”
  河车,是道教内丹术语,系黄河逆流、三车入顶的合称,指的是肾间动气(精炁)及其行小周天运转,循督、任二脉升降的现象。《钟吕传道集》:“河车者,起于北方壬水之中。肾藏真气,真气所生之正气乃曰河车。”精炁沿任、督之脉运转的途径称为河车路。
  《周易参同契》中有“五金之主,北方河车”之句,实际上指的是炼丹中用的铅,后来被内丹术拿来,因为没有铅的实指,变得越来越神秘。余国藩教授同样认为,车迟国的故事是一种道教秘密修行方法的改写。在道教中,牛车、鹿车、羊车是三河车,这是所谓小周天的内丹修炼过程,第六十七回至八十三回则代表大周天的修炼。
 
六耳猕猴真的打死了孙悟空?
 
  《西游记》IP很热,连带着各种解读《西游记》网文也拥有大量读者,只是,看热闹的人多,潜心研究的人少。
  《西游记》网文的第一把金交椅,大概非吴闲云莫属。吴闲云的《煮酒探西游:吴闲云详解西游记》自2009年出版以来,已再版多次,网上粉丝不计其数,引领一股吴氏煮酒的风潮。
  不过人红是非多,吴闲云红了以后,对他文章的质疑就不绝于耳,有人甚至喊出了这样的口号:“吴闲云的观点全是胡扯的阴谋论!”我们仔细看吴闲云的文章就知道,这是一个“民科”级别的《西游记》爱好者和研究者,他爱读《西游记》,也爱瞎琢磨,有时候脑洞大开读着新鲜,但因为作者没有《西游记》研究的学术基础,对于《西游记》各种版本和学术界的研究成果知之甚少,所以他的解读,基本上建立在自己通读《西游记》的基础上,这样的解读,有时候问题多多,最多只能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
  比如吴闲云说的“三藏杀父”“菩提老祖是如来”“偷蟠桃的是玉皇大帝”……脑洞大归大,好玩归好玩,但大多经不起推敲。除了吴闲云,王左中右、叶之秋、老湿等人也爱拿西游说事,各种热门网文中,有一个争议的焦点就是在真假美猴王的故事中,到底是孙悟空打死了六耳猕猴,还是让六耳猕猴篡夺了孙悟空的位置?
  阴谋论者倾向于认为是后者,他们抛出惊世骇俗的“六耳猕猴打死孙悟空”论,说是如来让六耳猕猴打死孙悟空,这样,不听话的孙悟空就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俯首帖耳的假孙悟空,这样革命队伍就好带多了嘛。
  这是不是真的呢?我们来分析一下这种说法是不是能够成立。
  既然《西游记》首先是一部小说,就不要老是拿电视剧说事,不然孙悟空也可以爱上朱茵,那还有讨论的必要吗?我们看作者在小说中是怎么分别表述这两个人物的。假如说,作者把真悟空叫作孙悟空,把假悟空也叫作孙悟空,那不需几个回合,绕来绕去,不要说读者绕晕,就是作者自己,估计也已晕菜,还能不能好好讲故事了?
  事实上,作者对于这两个互为镜像的人物是有区分的。对于真悟空,他称之为“大圣”,对于六耳猕猴,他或称之为“假行者”,或称之为“那行者”加以区分。最后,六耳猕猴被如来识破,他变了只蜜蜂儿想要逃走,被如来将金钵盂撇去,正好盖住,那妖现了本象,是一个六耳猕猴。孙悟空一棒将其打死,所以从文本上来说,谁打死了谁,一清二楚。
  还有,当孙悟空独自一人时,他的内心独白没有必要撒谎,难道他连自己都要骗吗?而此时,他的内心戏能够说明一切:
  若我老孙,方五百年前大闹天宫之时,云游海角,放荡天涯,聚群精,自称齐天大圣,降龙伏虎,消了死籍;头戴着三额金冠,身穿着黄金铠甲,手执着金箍棒,足踏着步云鞋,手下有四万七千群怪,都称我做大圣爷爷,着实为人。如今脱却天灾,做小伏低,与你做了徒弟。相师父头顶上有祥云瑞霭罩定,径回东土,必定有些好处,老孙也必定得个正果。
  ——第八十回 姹女育阳求配偶 心猿护主识妖邪
  这已经完全能够说明,到第八回时的孙悟空是真悟空,不是六耳猕猴,那么自然,之前是孙悟空打死了六耳猕猴,而不是相反、冒牌货搞死了正牌。
  这个故事之所以引起大家的兴趣,主要还是这个妖怪太不同寻常了,人家妖怪都要吃唐僧肉,他也不吃,而是想要自己去取经,这样做能有好下场吗?但也确实是个人物。问题是,这么厉害的人物是凭空跑出来的吗?
  《西游记》这部书里有太多字谜让大家猜,六耳猕猴也不例外。既然这么多人看不透,那么我不揣冒昧就来道破一点天机:猕者,迷也。六耳猕猴,张书绅点评:“六耳迷心。”迷众人的眼,也迷悟空的心,所谓心魔是也。悟空是心猿,六耳猕猴,正是这颗真心而产生的虚妄。实际上,也就是悟空的二心。书里也多次点破:“二心搅乱大乾坤,一体难修真寂灭。”“人有二心生祸灾,天涯海角致疑猜。”
  说穿了,这假猴子有这么大本事,其实都是孙悟空自己生出来的,自然能和孙悟空打个不相上下,一般神仙也看不出来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