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像接纳自己的皱纹那样接纳自己

像接纳自己的皱纹那样接纳自己

日期:2017/3/1 阅读 ( 272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她没有嚎啕,她读过的书不允许她这么做。大部分的时间,总要云淡风轻地活着。
撰稿/马莅骊
 
  小时候读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如今故事已经模糊,只对其中一个场景印象深刻:薇拉爱上了丈夫的朋友,于是很难过地跟丈夫坦白,我爱您,可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他了,怎么办呢?
  我羡慕地想,原来人和人之间可以这么诚恳而坦率呢——这也就是俄罗斯人吧?
  法国人则是另一种演绎方式。
  2016年,伊莎贝尔·于佩尔因为一部《她》而问鼎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另一部《将来的事》,又让她横扫几个影评人大奖。相比之下,我倒是更喜欢于佩尔在后者中的演出——这也是我所看过的她的片子里,最为“正常”的一部了——看电影的时候,我心里暗自担忧她不要跟自己的学生好上。幸好,这条师生的感情线纯粹干净。
  影片中,于佩尔的角色是失婚的哲学老师娜塔莉。丈夫跟她坦白自己外遇的时候,她正毫无防备地躺在沙发上。做丈夫的吞吞吐吐地说自己爱上了别人,她只是换了一个姿势,反问道:这种事你不是应该放在心里么?为什么要告诉我呢?——真是非常法国,也非常知识分子。
  导演也很爱这个角色,没有让她歇斯底里。整部电影的情绪就像娜塔莉的情绪一样,控制得很好。
  被离婚的娜塔莉只是默然地说:我还以为你会爱我一辈子呢……然而场景一转,她在草坪上跟朋友自嘲:像我这个年纪的女人也只有被抛弃的命运了。
  她没有嚎啕,她读过的书不允许她这么做。妈妈走了,她在公车上思念亡母,默默流泪,却无意中看到丈夫搂着情人经过,哭到一半换成了无奈的笑;仿佛一个自以为到了谷底的人却又遭受迎面一击,还能如何呢?妈妈留给她一只又老又胖的大黑猫,她本来是嫌弃的;可难过的时候,却只是抱着它,蜷在床上抽泣——让人想到《色·戒》里那个趁着电影院的黑,悄悄哭上一场的王佳芝。
  大部分的时间,总要云淡风轻地活着。
  于佩尔实在适合演那些内心丰富又压抑的知识女性,眼睛里有很多的戏。其实她年轻的时候算不得美,走起路来还有一点汉子;可难得到了六十多岁,还有这样的气质和风韵。从另一个角度说,法国电影也给了女演员很大的空间,让她们可以从容地展示自己,不论年纪或容貌。
  于是,这样的从容在台前或幕后都是一致的。
  譬如,无论是于佩尔还是她扮演的娜塔莉,身上都有坦然。人到了一定年纪,总要与自己和平共处——像接纳自己的皱纹那样接纳自己。在另一层面,隐藏的事没有不被显露出来的。纵然我们做不到《怎么办》里的薇拉那样,还是要尽可能地坦荡。我常常发现,一个人苦苦压抑的情感、隐藏的秘密,总是被旁人三言两语地道破。人花了很多的时间去藏拙,想要旁人接纳那个人前似乎更美好的自己——想想又何必,总不过是徒劳。
  其次是揶揄。年纪渐长,才意识到生活里并没有这么多善良的人。人之于人,(心里)刻薄几分总是难免。所以自我揶揄,常常也就成了一种自我保护——或者可以堵上那些更恶意的嘴。
  最后也可能是最重要的,是感恩。生活里有许多的习以为常,都被我们以为理所当然。可是一个人终究要学会数算自己的日子,毕竟每个状态都不持久;圣经箴言书里说,“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但可以为眼下的平衡欢喜。
  记得萧芳芳在《女人四十》里,不论境遇如何,终究要努力地在生活里上演喜剧。她那患了老年痴呆的公公在临终前说:“你知道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有趣的。”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