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梭伦改革与我们的世纪

梭伦改革与我们的世纪

日期:2017/3/1 编辑: 倪乐雄 阅读 ( 995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历史反复证明,一个消除内部冲突、趋于和谐团结的社会必将在与外部冲突时,显示出一致对外的强大力量,而一个内部相互敌对社会是经不住外部稍强势力冲击的。
作者/倪乐雄
 
  世界各民族在自己的历史上或多或少有社会改革的记载,然而几乎所有世界史教科书都把公元前594年的梭伦改革作为古代社会改革的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梭伦改革体现出来的某些原则是后世无法企及的。
  当时雅典城邦贫富差距悬殊,平民阶层许多人因债务沦为失去自由的奴隶,还有更多的人也因负债累累即将成为奴隶,贫富双方矛盾激烈,国家即将陷于内战。此刻作为富人精英阶层的代表人物梭伦立法,宣布免除负债者的一切债务,恢复债务奴隶的人身自由,将已抵债给富人的土地归还给他们,国家将卖给外邦的奴隶用钱赎回,恢复他们的自由并归还原来的土地。据记载,当时雅典城邦举国欢呼,一片祥和之气,城邦危机顿时化为乌有。
  这是梭伦改革中最具实质性、最具震撼力,也让后世高山仰止无法超越的改革内容,并以和平改革的彻底性成为历史上的绝唱。
  梭伦改革留给后世的重要启示是什么?它首先是运用倾向穷人的法律手段填补了社会贫富差距,极大地缓和了社会矛盾。其次雅典的权贵阶层主流不愧是真正的精英,他们不是那种“只管生前寻欢作乐,不管死后洪水滔天”腐朽之流,而是一群具有自我革新、牺牲小我成全国家境界的担当者。再次是揭示了社会改革的成功规律,要化解社会因贫富悬殊而产生的危机时,只有遏制、削弱权贵阶层利益,向广大的贫困群体做出妥协让步时,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危机。
  历史反复证明,一个消除内部冲突、趋于和谐团结的社会必将在与外部冲突时,显示出一致对外的强大力量,而一个内部相互敌对社会是经不住外部稍强势力冲击的。梭伦改革“解放奴隶”激起了广大平民阶层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将奴隶从海外赎回、归还土地、恢复公民身份,这样的政府谁不称赞?这样的国家那个不爱?所以,后来当波斯大军入侵希腊半岛时,许多城邦纷纷臣服,而雅典城邦政府和民众上下齐心,同甘共苦,在萨拉米斯海战中联合斯巴达等国一举击败强大的波斯海军,迫使侵略者退出希腊半岛。国不知有民,民便不知有国,鸦片战争时大批村民看戏一样看清军与英军打仗,这种现象只会发生在中国清末,不会发生在梭伦改革后的雅典城邦。
  中国古代几次重要改革完全可以映衬梭伦改革的几个特点,除了秦孝公时期商鞅变法具有一点梭伦改革的影子,动了权贵阶层的“奶酪”,后来的“王莽新政”、王安石变法、洋务运动、戊戌变法等失败,无一不是社会权贵势力不愿让步所致。历代精英阶层腐败的特征就是“拔一毛而利社稷不为也”!  所以,那些以为后人总比前人聪明的观点往往并不可靠,事实上后世的政治家智慧也可能远不及古代的政治家。
  贫富分化是世界各民族都曾遇到的政治难题,美国权贵阶层与中低阶层的冲突激化导致了“怪杰”特朗普的上台,说到底,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还是那个“雅典的故事”的现代版。再看中国,历史灾难无非就是土地周期性地兼并、贫富悬殊问题,梭伦改革使用的是和平非暴力途径达到了贫富再均衡,而中国几乎都是通过用血腥暴力、生灵涂炭的途径达到土地分配再平衡,以致历史学家们总结出“周期性王朝轮回”的“规律”。我们何以不能以和平方式、非要以战争暴力来解决土地、财富的失衡问题?比较起来,以和平方式实现社会贫富再平衡的梭伦改革其历史意义和借鉴意义,比以暴力方式更为人性化和理想化。
  温故知新,当今中国的改革取得物质生产的空前辉煌,但伴随而生的某些问题也值得警惕,贫富对立以及对政府、国家的心理、价值观的认同等,我们如何更为智慧地解决?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