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亚冠胜利背后的阴影

亚冠胜利背后的阴影

日期:2017/3/1 作者: 姜浩峰 阅读 ( 1771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中超各队花钱如流水的习惯正在改变,起码从过去下注于外援改为争抢年轻人。尽管这些年轻人水平也许达不到预期,但千金买骨,未来或可期待更多小孩子投身足球运动。
记者|姜浩峰
 
       两轮亚冠踢罢,最感失落的恐怕还是上海申花。在虹口挑落申花的布里斯班狮吼,在亚冠首轮主场与泰国蒙通联战平,次轮被韩国蔚山6比0打花。可见申花输的无非一支亚冠弱旅。
  而上港在亚冠次轮遭遇去年淘汰恒大的西悉尼流浪,快刀斩乱麻——5比1,堪称提前过“劳动节”了。
  从亚冠比赛,还能看出中国职业体育许多不足之处。比如乐视购买亚冠转播权却拖欠费用,最终导致被踢出局,从3月1日起,球迷又能在央视五套看到亚冠比赛了。
   
来自亚冠的胜利
   
  所谓江苏FC,是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参加亚冠比赛的正式名称。尽管俱乐部方面恨不能以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苏宁易购足球队的名义参加所有比赛,但根据亚冠报名要求,参赛球队的名称和队徽中不允许出现第三方名称和商标,由此,接盘舜天的苏宁,去年参加亚冠就不得不自称江苏FC。今年,仍不例外。
  尽管客战济州联队由巴西球星拉米雷斯攻入绝杀,但江苏FC的全场表现乏善可陈,且场面十分被动。以射门数据而论是8比21,传球数为284比479,控球率为37.2%比62.8%,可以说,除了一个进球,江苏FC比之济州联,全线落后。赢是赢了,但靠比赛最后一分钟偷鸡得手而来的胜利,总让人感觉不爽。更何况,济州联本身是韩国K联赛中一支小球会。今年能参加亚冠,无非是以去年K联赛第三名的身份,顶替被剥夺参赛资格的全北。作为去年的亚冠冠军,全北因涉及球探贿赂裁判和假赛,而被亚足联取消今年亚冠参赛资格。
  比之江苏FC的胜利,上海上港的胜利显得颇为珍贵。在此之前,中国球队无论是国家队层面还是俱乐部层面,都从未在首尔FC的主场上岩世界杯体育场赢过球。由30岁“高龄”时以5500万欧元转会上港的巴西球星浩克打入一球,上港今次1比0小胜首尔,报了去年亚冠客场0比5惨败之仇。尽管浩克借此被亚足联官方授予此役最佳球员,但上港门将颜骏凌的功劳亦不该抹杀。他面对数万驻队球迷的狂呼,扑住了德扬的点球,保证了球队客场战胜对手。
  难怪上港集团董事长陈戌源在赛后致电球队说:“你们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我们不再恐韩’的历史。这场胜利,不仅代表上海这座城市,更是代表全中国,你们是为国家争了光!”
  然而,在亚冠开打之后,中超球队令人担心的高开低走局面,是否会发生呢?其实,就在2015年,中超球会在亚冠首轮还曾上演“大四喜”。但最终广州富力小组垫底,鲁能排名小组第三,只有国安和恒大小组出线。
  分析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随着3月份中超联赛开打,一些中超球队相比于亚冠层面的日、韩、澳大利亚等对手来,板凳深度不够。应付一项联赛或者没有大碍,如果同时参加中超联赛和亚冠联赛,一些主力球员体力跟不上,又无有实力的轮换球员,如果再加上伤病,则就距离被淘汰不远矣。
  在亚冠开始以后,除了恒大在比赛中能保持自身的节奏,无论联赛还是亚冠,都能踢出自己的风格以外,江苏和上港,在遭遇亚冠对手时,往往打起703阵容,靠强力外援在前场搅局,能偷一个是一个。其他队员龟缩半场严防死守。上港还有个武磊经常在对方禁区出现,江苏在任航转会后,中前场几无中国球员的位置。
 
从娃娃抓起谁来落实
 
  且看在中国执教多年的韩国教头李章洙如此说:“如果仅从球员的个人技术上来评估,我觉得现在的中国球员脚下技术比不上20年前的那批球员。”尽管李章洙认为,这“这可能与这里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一个家庭只允许生一个孩子,造成了参与足球运动的人口的减少”,但不可否认的是,前些年假球黑哨充斥中国足坛,足球环境恶劣,外加国足连续多年未能闯入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十强赛或者十二强赛。换言之,足球运动员在过去十多年中,并不是一个人们向往的职业。
  早在1979年1月,邓小平在接见体委负责人时就说过:“增加‘娃娃’的事,要专门写个报告,……足球不从娃娃抓起,是搞不上去的。”1985年8月11日,首届国际足联16岁以下柯达杯世界锦标赛的闭幕式在北京举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鹏在工人体育场接见当时的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时,向在座的国家体委负责人传达了邓小平对足球的指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然而,随着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而来的,则是原有的少体校等体制机制纷纷瓦解,而职业足球该有的选材模式也不复存在。城头变幻大王旗,各职业球队从早期的电器厂、烟厂、酒厂、补品公司赞助冠名,到之后的国企扶植、房地产足球,乃至如今又来了电商大鳄,总之市面上哪个行业有钱都可以玩一把足球。钞票满天飞的同时,坚持做青训的,一度只有徐根宝爷叔在崇明的那一摊人马和鲁能了。至于恒大足校,需要交纳费用之高,一般人玩不起。
  难怪李章洙看不懂,为何水平根本不及韩国球员的中国球员,如今的转会费动辄上亿人民币。物以稀为贵,在中超联赛“户口本”值钱的情况下,从少体校培养体系出来的1985年左右出生的球员,尽管年龄已经超过30岁,却仍是中国国内球员转会市场的香饽饽。难怪有媒体评论称,未来几年的中国足球国内球员市场,很可能有价无市。这一现象要一直持续到各俱乐部重新重视青训而培养的“00后”那一批球员成熟起来,才会有所缓解。至于各俱乐部是否在未来继续抓青训,则还是个未知数。
  与此同时,由亚冠层面的较量,可以推测国家队层面的较量。中超不仅云集了国内所有一流选手,而且花了大把外汇买外援。而日韩包括澳大利亚,其国内俱乐部的本国球员,仅仅是本国的准一流甚至二流选手组成,其国家队核心大多在欧洲俱乐部效力。而比较外援,确实金元中超实力超群。在这样的情况下,中超球队尚不能保证亚冠取得好成绩,何况国家队的较量了。
 
烧出一个新世界
   
  中超球队花钱如流水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好几年了。从广州恒大以350万美元引进穆里奇算起,几乎每年上一个台阶。恒大引进孔卡花了上千万美元,当时被视作中超层面的天文数字。如今回头看看,这一引援额度,已经是排名靠后小球会的花销水平了。
  2017赛季,上港以5200万英镑折合6000万欧元的转会费,让奥斯卡从切尔西转会而来。这一数字再次刷新中超标王纪录的同时,也直接引来了高层限制烧钱的新政——中国足协突然宣布减少中超联赛外援名额,同时推出了U23球员出场时间的硬性规定。
  由此导致的是各俱乐部纷纷清理门户。那些高价引进的外援,特别是亚外,又纷纷被低价、免费,甚至倒贴工资的方式出送出去。而U23球员一时又成了各队竞相争取的对象。毕竟,稍微能有点儿本事的23岁以下中国年轻球员,真是屈指可数。
  这种竞争已蔓延到国外,最近荷兰媒体爆出——荷甲维特斯队望与张玉宁续约三年,合同到2020年。对于一名19岁的中国前锋来说,能够在荷甲联赛有出场记录,有进球记录,其实是不错的成绩了。对方愿意续约,更是好事。然而,不少网友揣度,特斯续约年轻的中国国脚,是为了以数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卖回中国。
  上港趁着这个转会窗,跟上足协新政引入在葡萄牙厮混多年的1995年出生小将韦世豪。从中可见,中超各队花钱如流水的习惯正在改变,从过去下注于外援改为争抢年轻人。尽管这些年轻人水平也许达不到预期,但千金买骨,未来或可期待更多小孩子投身足球运动。如果有更多人投身足球运动,未来的中国足球球员选择范围势必会扩大,由此间接提升国家的足球水平,亦是有可能的。
  一个健康的联赛,烧钱并不可怕。1990年代初,日本足球烧钱的景象仍历历在目。在1980年代在亚洲属于二三流的日本足球,自职业化改革后,引入了利特巴尔斯基、莱因克尔、济科等著名球星,其中也包括大阪钢巴队以外援顶薪待遇延揽贾秀全加盟。1990年代初,贾秀全在大阪钢巴的年收入高达4000万日元,相当于当时的370万元人民币。而当时北京一套四合院的价格不过7万元人民币。
  然而,日本足球在走出烧钱年代以后,烧出了一个新世界。其高中联赛普及程度早已超出了早前风靡四岛的棒球。日本足协2009年统计的数据显示,参加这三级联赛的球队达到250支,而这些参赛球队仅仅是这些年龄段球队当中的一小部分。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专门派遣高水平教练到各地区去辅导当地的教练,提高基层教练员的水平。其更有长期强化训练规划,针对未来世界杯、奥运会(U23)、世青赛(U20)、世少赛(U17)等世界大赛的资料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日本各级国家队开展有针对性的工作。从某些方面来说,日本足球倒是另一个层面的举国体制了。这也让脱胎于日产、丰田云云的当年的产业队真正职业化起来,根本无需要什么企业冠名了。如今,中性化队名的大阪樱花、磐田喜悦、鹿岛鹿角们,更注重的是俱乐部收支平衡,而非如何看着赞助商的脸孔更改什么队名。
  
链接:亚冠转播权易主
   
  2月28日中午,亚足联和乐视体育同时发表官方声明,乐视体育称关于亚冠和12强赛的版权合作合作终止。从独播亚冠到被终止合同,乐视体育20天内上演剧情大反转。迅速接盘者为体奥动力。体奥动力与亚洲足球联合会及拉加代尔体育达成合作协议,2017—2020年亚洲足球联合会旗下所有赛事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全媒体版权将悉数纳入体奥动力业务版图,包括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决赛、亚洲杯及亚冠联赛等赛事。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