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永恒的两地书

永恒的两地书

日期:2017/3/30 阅读 ( 466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朱 粒(上海,教师)
 
  又到清明节。我婆婆离开我们整整三年了。三年来,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婆婆的一颦一笑常浮现在我眼前,勾起了我的绵绵思念。特别是婆婆和公公跨越大半个世纪爱情的两地书信,常常引起我对生活的回味。
  公公和婆婆的爱情诞生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俩的书信便是最初的爱情的信物,留到今天的还有他俩在中山公园那棵棕榈树下的合影。那时,她甜美端庄,齐耳短发透出青春的秀丽;他则是翩翩少年。照片的背后是两行誓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抗战爆发。公公去了重庆,婆婆怀揣公公的一纸书信,一个人冒着危险,历经一个多月的艰辛,才到达重庆,找到公公。我完全可以想见他们重庆重逢的喜悦。给予柔弱的婆婆勇气和胆量的,就是那一纸书信,就是对爱情的执着和坚守。上海刚解放,他俩同一时间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也是凭的书信中的相互鼓励和共同的信仰。
  2003年婆婆动手术住进了淮海医院,而公公因病在家中无法去医院看望婆婆。婆婆出院那天我在帮她整理衣物时,在枕头下发现婆婆住了十四天医院,居然有十四封信,一看笔迹就是公公写来的,每封信都是厚厚的。一问才知道是阿姨每天送饭时带来的公公的信。我问婆婆,她不好意思地说,都是些柴米油盐的琐事。我捧着这些书信,读懂了两位老人的心。无论是青春年少,还是容颜衰老;无论是顺风顺水,还是生老病死,他们都选择了全心全意在乎对方,选择了勇敢地去坚守,那种整个身心的投入使他们的爱情变得如此简单而美好。我婆婆把这些信一直留到她生命的最后。
  我公公早于婆婆三年先走了,公公去世时,我们几个子女没有哪个有勇气把这一消息告诉婆婆,但她好像知道什么,每天沉默寡言,像在默默等待着什么。最后我们想了一个办法,写了一封来自天堂的公公的信,交到她手中,是我们几个子女以公公的口气代写的,告诉她天堂很美好,叫她好好生活,多和重孙、重孙女享受天伦之乐……婆婆读着信,显得十分平静,没有我们想见的大悲恸。她说这是几天前就预感到的。他俩早就作了生命的约定。这坚守一辈子、海枯石烂不变的生命的约定,使爱情变得如此纯粹。现在婆婆和公公在一起了,他们在天堂携手同归。他们“执子之手”的爱情得到了永恒。
  今年的清明,就让我们重新回味这绵延了大半个世纪的藏在两地书信中的爱情故事,以遥寄我们的思念之情。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