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法国社会对华人的可怕歧视

法国社会对华人的可怕歧视

日期:2017/4/5 编辑: 郑若麟 阅读 ( 1062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长期生活在法国的中国人、华人或华侨,对被歧视的感觉,几乎都是深有体会的。这种被歧视、鄙视甚至蔑视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只有在那里生活才能感觉得到。
郑若麟
 
  坐在家中,祸从天降,竟真的降落到旅居法国的中国公民刘少尧的头上。3月26日傍晚,刘少尧在巴黎家中杀鱼做饭,竟被破门而入的法国便衣警察开枪打死。事发之后,愤怒的旅法华人族群连日来集会抗议,要求警方查处相关人员,竟遭到警方的暴力镇压。而一向自我标榜“公平、客观”的法国媒体竟偏听偏信,一边倒地听信警方的一家之言,进一步对受害者火上浇油……这一系列事件我并不意外;相反,我认为这是法国华人华裔经年累月遭受法国社会极端歧视的必然后果。
  在法国,当一个阿拉伯人因为他的姓氏而找不到工作时,可能是因为人家担心他会很凶,很暴力,或没有工作能力,但不会是因为看不起他。当一个黑人因为他的肤色被拒绝出租房子给他时,可能是因为嫌黑人普遍比较闹、比较乱,甚至是嫌他有“体味”,但也不会、也不敢是因为看不起他——因为看不起黑人是“政治不正确”的。但对中国人,法国社会却往往会另眼相看。
  我曾经写过、说过,在巴黎华人圈里有一种令人落泪的“玩笑”:即在法国有两类中国人,一类是已经被抢过的,另一类是即将被抢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人老被抢呢?法国媒体的说法是“中国人爱带现金”。但这只是部分事实。真正的原因,则是因为抢了中国人没有太大的恶果。因为警察不怎么管。抢一个其他裔族的人,比如犹太人试试?那绝对会查得你后悔一辈子。但抢一个中国人却“无所谓”,警方也不怎么看重。这也是一种深度歧视。
  在法国,“政治正确”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对于政治家或那些经常上电视的名流。娇兰香水的大老板在电视上说了“黑鬼”这个词,全球黑人宣布抵制娇兰香水,逼得他不得不公开道歉。时装品牌迪奥的首席设计师加利雅诺在咖啡馆喝醉酒说了一句“犹太人肮脏的脸”,被迪奥扫地出门,并被告上法庭……但我亲耳听到法国不止一个明星在电视上说“中国佬”——一个相当于“黑鬼”的歧视性用词,但却什么事儿都没有!
  长期生活在法国的中国人、华人或华侨,对被歧视的感觉,几乎都是深有体会的。这种被歧视、鄙视甚至蔑视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只有在那里生活才能感觉得到。我有一位朋友,他的儿子曾经非常崇拜法国艺术,专门到法国去学绘画。几年后回国说,再也无法忍受法国社会对他的歧视。他本人也从一个崇拜法国的人,演变成反感法国对中国人歧视的人。确实,法国人从每一个个体来说,往往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给人非常文明、优雅的感觉。但法国社会总体上对华人华侨和华裔却往往存在着普遍的歧视、鄙视甚至蔑视等现象。
  刘少尧案同样反映了一种心态,即打死一个中国人没有什么。对中国人不需要严格执行法律上的一些严格规定,比如开枪前至少要提出两次警告,比如不能无缘无故地限制人身自由(警察毫无理由就限制了受害人子女的人身自由)等等。更应该提及的,就是那位不知何人的报假案的刘少尧的邻居:我相信,这很有可能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正是他恶意报警,导致了这一严重后果。但在他(或她)的心中,也许死一个中国人不算什么?
  平心而论,导致法国社会歧视中国人的,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自身:我们太过软弱,我们太过谦卑。我们缺乏必要的自尊。我们总在那里“息事宁人”,总在那里“算了算了”……出于我们的尊严,我们为什么不对任何歧视我们的人和事大声地说出一个“不”字呢?
  最后,我也应该说一句政治“正确”的话:歧视中国人的,总归是法国人中的少数……至少在我的朋友圈里,这倒确实是一个事实。只是,法国社会由于经济不振,弥漫着一种极不正常的氛围。于是,我们老实的同胞便成了牺牲品……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