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王牌外交官”, 舍我其谁?

“王牌外交官”, 舍我其谁?

日期:2017/4/5 作者: 王煜 阅读 ( 828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熊猫在外国民间的受欢迎程度,从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减。曾经,它的外交“风向标”身份更为显著,是作为国礼赠送而非科研租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看看中国向哪些国家赠送了熊猫,就知道它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者正在趋暖。
记者|王 煜
 
      每一个国家都翘首期盼,有的国家苦等十几年而不得,到了外国之后落户的选址甚至会引起地域争端;千万人排队,在网上日夜坚守,就是为了能“一睹芳容”,在当地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本国总统……
  中国居然有这样万人迷的“外交官”?没错——就是萌翻宇宙的“滚滚”大熊猫。
 
曾经的外交“风向标”
 
  2017年2月22日,旅美大熊猫“宝宝”从华盛顿乘专机回国。宝宝是回家了,但对美国人来说可是伤透了心,要让他们和心爱的宝宝告别真是太难了。看看送别宝宝的阵容有多强大: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美国国家动物园园长和工作人员、从各地赶来的“宝粉”、数百家媒体都来了。动物园园长专门做了告别演讲,还展示了全美国的“宝粉”写来的一大捆送别邮件,太多人依依不舍,宝宝离开后,动物园员工更是泣不成声。
  媒体也没闲着:他们做了现场直播,给出了航班查询地址,方便民众随时跟踪宝宝的行踪;关心宝宝回到中国能不能听懂中文……连一向严肃的CNN都写了篇非常煽情的报道:“史密斯索尼娅国家动物园挚爱的3岁半熊猫‘宝宝’踏上了回国之旅,对许多华盛顿人来说,她真是无可替代的。国家动物园从宝宝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准备着她的离开。她所拥有的一切都装到了一个箱子里,就这样离开了。”
  然而,美国人再留恋也不得不让宝宝回家。因为根据中美政府之间的协议,宝宝的父母是科研租借到美国的,它们的后代必须在4岁前返回中国。而熊猫的意义显然不只是博得民间的万千宠爱,要知道,这个小家伙在刚满百天时,就收到了中国国家主席夫人彭丽媛和时任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贺信。2015年习近平夫妇访美时,彭丽媛也在米歇尔的陪同下,看望了旅居美国的中国大熊猫。
  熊猫在外国民间的受欢迎程度,从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减。曾经,它的外交“风向标”身份更为显著,是作为国礼赠送而非科研租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看看中国向哪些国家赠送了熊猫,就知道它们与中国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者正在趋暖。
  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将熊猫作为国礼赠送,是1957年送给苏联,在后来的1960年代,只有朝鲜得到赠送。这反映了当时中国“一边倒”的外交政策。而到了1970年代,形势发生了很大改变,美、日、法、英、联邦德国、墨西哥和西班牙都相继成为熊猫“外交官”出使的国度。
  作为“破冰”的中美之间的“熊猫外交”,尤其值得一提。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之前,美国曾派来几批由政府高级官员带队的先遣队。每个先遣队来到中国,北京动物园的熊猫馆几乎都是他们的必到之处,甚至为了看熊猫而修改了其他行程。
  当年2月,尼克松偕夫人访华。这位总统夫人毫不掩饰对大熊猫的兴趣,到达中国后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前往北京动物园看熊猫,虽然有专门的摄影组跟随,但她还是自己用相机给熊猫拍照,喂它们吃东西,临走时还依依不舍,不断称赞熊猫可爱,并且试探性地提出想要熊猫,购物时又买了一大堆熊猫玩具。
  其实早在1956年、1957年,美国就有动物园先后想和中国交换熊猫,但在当时的冷战阶段,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尼克松希望借访华之机,再次争取获得熊猫的机会。这次他们终于如愿了。当尼克松夫人从周恩来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当场惊喜地对尼克松大声说:“天哪,理查德,周恩来总理说送给我们两只大熊猫!真的大熊猫!”
  当年4月26日,来自四川省宝兴县的两只熊猫“玲玲”和“兴兴”乘专机从北京抵达华盛顿国家动物园,受到8000名美国观众的冒雨迎接。开馆第一个月,参观者就多达100余万——1972年也由此被美国民众称为“熊猫年”。
  同样是在这一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两只国礼熊猫的赠送也让“熊猫热”席卷东瀛。哈佛大学教授伊恩·米勒在《野兽的本性》一书中写道,熊猫引起了日本媒体史无前例的关注——“熊猫记者”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人们在动物园新建的“熊猫门”外露营,在这一对毛茸茸的“外交官”赴日后的3个月内,日本共卖出了价值100亿日元与熊猫有关的商品。动物园的游客们排队数小时,只为看它们一眼。日本剧作家井上厦甚至为此发明了一个单词:“就是它!熊猫模式!就是它!熊猫品牌……哦!这是日本熊猫(Japanda)!”
 
角色在变,魅力不减
 
  1972年的那一对大熊猫,在改变美国人民对中国的看法上起到了很显著的推动作用。于是,“国礼大熊猫”作为外交手段,被中国陆续应用于和其他国家的交往中。然而,为了响应在全球范围内保护濒危动物的号召,中国从1982年开始停止向他国无偿赠送大熊猫,富有政治意味的赠送仅限于国内。例如1999年3月11日,中央政府赠送给香港特别行政区两只大熊猫。
  不过,大熊猫的出国之路并未中断。1984年,中国政府提出了大熊猫租借方案,想得到大熊猫的国家可以采用短期借展的方式,出资请大熊猫到当地的动物园巡展,大熊猫从“和平特使”变身为“商务参赞”。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前夕,中国曾租借北京动物园的一对大熊猫“永永”和“迎新”到美国巡展3个月,当地动物园在短短两三个月内获得了千万美元的门票收益。此后,大熊猫又相继赴加拿大、爱尔兰、瑞典、比利时等多国巡展。
  但是,每天源源不断地接待游客,打扰了大熊猫正常的生活节律,延误了它们的繁殖。商业目的的租借,甚至让一些外国动物园训练大熊猫演起了杂技。
  1989年,我国发布《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将大熊猫收录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另外,根据《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外国动物园只能以租借的方式,以科学研究交换的名义获得熊猫。因此,熊猫租借要从商务转向科研目的。
  于是,1990年代初,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中国动物园协会与国际动物保护机构达成了一项与国外开展合作研究的协议。外国动物园可以从中国租借大熊猫进行合作研究,一对亚成体大熊猫的租借期通常为10年,如果熊猫在出借期间生下幼仔,一段时间后幼仔要交还中国;倘若熊猫死亡,尸体也要归还中方。中方可轮流派出技术人员与外方共同对大熊猫进行研究。
  1994年,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两只熊猫首次以“科研交流大使”的身份,旅居日本白浜山野生动物园。此后,日本和歌山、韩国首尔以及美国亚特兰大、华盛顿、孟菲斯等不少动物园也都开始与中国进行长期的合作研究。以“大熊猫国际科研繁育合作计划”这样的合作方式,人力、物力更加充足,有利于对大熊猫进行更为全面的保护研究。
  现在,大熊猫的角色更多是科研文化、社会教育的大使。科研人员认为,大熊猫代表了世界濒危动物,通过国际合作,能体现中国保护大熊猫的努力,从而让人们对中国保护野生动物的工作有所认识。
  当然,大熊猫在政治和外交上的作用依然存在。例如,在对科研租借国家的选择中,除了有培养能力外,外交关系当然非常重要。决定大熊猫租给哪个国家,需要建设、林业、外交三个国家部委会签,同时还需要国务院总理或分管副总理的签字。同时,在一些特殊需要的场合,大熊猫也会进行短期的出国活动,如2001年,国际奥委会在俄罗斯决定2008年奥运会举办国时,大熊猫“奔奔”和“文文”就作为文化使者赴莫斯科为国助威。
  正因为无法在外国永久居留,熊猫在外国人眼里就变得更宝贵了——荷兰为了得到中国的大熊猫,已经努力15年,历任三个首相。2015年荷兰国王威廉·阿历山大访华时,中国方面终于答应科研租借大熊猫给荷兰。荷兰的Ouwehand动物园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两只中国大熊猫,特地投资约700万欧元,建设了一个名叫“Pandasia”的豪华熊猫园。这个园子总面积9000平方米,熊猫生活面积3400平方米,是十足中国传统宫殿式风格。眼下,工程已经进入竣工收尾阶段。看到老外这样的投入,中国网友调侃“熊猫比我过得好多了”时,荷兰人在偷着笑“钱花得值”。
 
熊猫输出软实力
 
  要说中国最早的“熊猫外交”,可追溯至1300多年前。据日本《皇家年鉴》记载,早在武后垂拱元年(公元685年),武则天就曾送给日本天武天皇两只“白熊”和70张“白熊”毛皮,据考证,此处的“白熊”就是大熊猫。到了现代,1936年至1945年,中国国民政府向西方国家赠送了14只大熊猫。大熊猫真正作为最高规格国礼始于1941年,宋美龄向美国赠送一对大熊猫以感谢其救济中国难民,这是中国现代历史上首次“熊猫外交”。
  在接受熊猫的外国媒体和研究者看来,中国从一开始赠送大熊猫,到后来租借合作研究,正是中国外交逐步走向自信和成熟的过程的一个缩影。在他们眼里,“熊猫外交”已成为中国行使软实力的一种方式,中国正通过租借熊猫来获得世界的认可。
  在这样的外交背后,是贸易影响力。2014年,中国租借的大熊猫抵达比利时,受到了王室般的欢迎待遇。在欧盟中,比利时是中国第六大贸易伙伴,2012年中比双边贸易额达263亿美元。比利时显然希望熊猫的到来能加深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间的关系。比利时首相迪吕波说:“对我们的经济、商业,以及科学和文化往来而言,这真是一件大事情。”  
  2014年,牛津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在英国《环境实践》杂志上发表文章,对“熊猫外交”的趋势进行量化分析。文章称,研究人员对中国在过去半个世纪里所有出借大熊猫的事件及其自2008年以来的对外贸易状况进行了分析。之所以选择2008年作为节点,是因为当年的汶川大地震破坏了当地主要的熊猫保护中心,这意味着需要对大量熊猫重新安置。
  该研究小组发现,自2008年以来,中国在将大熊猫租借给其他国家的同时,也会与该国签署协议,以获得有价值的资源和技术。例如,爱丁堡动物园2011年接收了一对大熊猫,在大熊猫到来后不久,中英双方在鲑鱼、可再生能源技术及汽车等方面就签署了价值约为26亿英镑的合同。在将大熊猫租借给加拿大、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同时,中国与这些国家签署了铀贸易协议。
  研究报告的主要作者、牛津大学的凯瑟琳·白金汉博士称:当然,对中国来说,交换大熊猫并不只是为了获得自然资源和贸易协议,实际情况要微妙得多。中国感兴趣的是发挥软实力,“通过租借熊猫来获得世界的认可”。英国智库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亚洲项目研究员罗德里克·怀也表示,中国目前已足够自信,不再直接通过租借熊猫来获得贸易协议。
  实际上,熊猫其实已经成为西方人用来比喻中国的动物。而中国人自己也把熊猫和这种隐喻当成了文化、价值观的重要输出方式。大熊猫作为外交大使,走遍全世界,起到了人类外交使节起不到的作用。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