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稿  >   他国之园 揣着文艺去朝圣

他国之园 揣着文艺去朝圣

日期:2017/4/19 阅读 ( 8539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有一类城市公园,粉丝不但有市民,还有外乡人,甚至外国人。那些外国友人不远千里去异国逛一座公园,可能源于对一本书、一部电影或一张画的热爱,往往是揣着文艺情怀去朝圣。
撰稿 | 埃莉诺
 
       纽约中央公园建成后的15年间,公园旁边3个行政区的地价增长了9倍,整个曼哈顿的房价也增长了9倍。多年来,美国房市几经起伏,但曼哈顿的房价是一直上升的。一座优质公园对市民的意义不言而喻。
   
纽约中央公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现代公园和古代皇家园林最大的不同在于:使用者是城市的广大市民,因此,国际上那些堪称典范的公园,都贯彻了现代城市景观设计的核心价值观——以人为本。
  中央公园就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园林。公园坐落在纽约曼哈顿岛中央,规划于1857年,占地843英亩(5250亩),创造了湖泊、林地、草坪、山岩等多种丰富的自然景观。由中央公园动物园、戴拉寇特剧院、毕士达喷泉、绵羊草原、草莓园、保护水域、眺望台城堡等组成。
  纽约中央公园种植了约1400余种的树木与花卉,在树木种植上,尽可能多地选用树种与地被植物,也因此形成了四季丰富的自然色彩景观。保护自然是它的一大亮点——公园一直保留着1857年规划之初的一片原始形态森林,200多年以来,这片原始森林一直存在于大都市纽约的城市核心区域,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纽约中央公园的生态环境十分接近自然,除了自身设有的动物园之外,林地里也会常常可见一些野生动物。动物选择环境的能力要超过人类,有没有野生动物出现,是衡量公园自然属性的一个标准。
  中央公园的水域面积也非常大,不仅为市民提供了活动空间,同时也成为鸟类与动物的栖息场所,由于吸引到大量候鸟前来,这里也成了观鸟的好去处。在超大规模的城市中心,实现人与动物、自然和谐相处,确实让人惊叹。
  除了自然生态以外,公园的人性化设计也是值得称道之处。
  纽约中央公园的绵羊草原很著名,1834年之前,这里确实是牧羊的地方,所以绵羊草原的名称一直被保留下来,当然现在草地上不见了羊,多了休闲、野餐、享受自然阳光的纽约市民们。
  这里可见设计者以人为本的理念——纽约中央公园的设计师是奥姆斯特德与合作者沃克斯。奥姆斯特德被称为美国现代园林之父,他提出的“绿草坪”设计符合了人们生态观,即向往绿色、追寻自然的感情。
  反观国内,很多城市公园的草地与绿化是作为观赏用途的,草坪上最常见的一句标语就是“爱护草坪,请勿入内”。也就是说你可以看,去接触亲近则是一种不文明的现象。而纽约中央公园的草坪绿地,就是服务于市民的,不但可以去观赏,还可以去亲近去享受。这为上海公园的绿化设计提供了一种思路: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去考虑,如何服务这个城市生活着的市民。
  整个纽约中央公园设有9000张左右的长椅,这也是一种人性化设计。假日里在景色优美的公园,在绿树浓荫下休憩、散步、聊天,对于都市人而言无不心驰神往。足够多数量、设计科学合理的长椅满足了市民的需求,是上海的公园完全可以借鉴的。 
  市区大型公园和城市交通之间的关系,向来是城市规划发展中的一个痛点,而纽约中央公园也提供了借鉴意义。
  中央公园地处曼哈顿市中心,地理位置很特殊,必须合理地处理公园与城市交通的关系。如今城市居民汽车保有量不断升高,许多城市都为穿园交通而困扰。中央公园根据地形高差,采用立交方式构筑了四条不属于公园内部的东西向穿园公路,既隐蔽又方便,不妨碍园内游人的活动,也避免了过往车辆绕远路。至今人们仍认为,在组织和协调城市交通方面,这一设计是个成功的先例。
  当然,上海的公园也在不断吸收国际上成功的经验和做法。中央公园内有一条长达10公里的环园大道,成为游客锻炼身体的好地方,深受慢跑者、骑自行车者以及滚轴溜冰者的喜爱。上海世纪公园近年也在园墙外开辟了环园慢跑道,让市民不需买票入园,就能享受健身便利。
   
伦敦海德公园:市民的言论空间
   
  一座享有国际名声的公园,除了风景如画之外,还需要契合市民的精神需求。
  海德公园就是一例,这座伦敦最知名的公园,也是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园。它位于伦敦市中心,地理位置优越,西接肯辛顿公园(Kensington Park),东连绿色公园(Green Park),公园外围是伦敦最繁忙的商业地段,形成寸土寸金的伦敦城里一片奢侈的绿地,是伦敦的心肺。
  海德公园历史悠久,1066年以前是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一个大庄园。16世纪上半叶,亨利八世将这里作为狩猎场的一部分。18 世纪末,这里连接市区的一片被辟为公园。19 世纪以来,伦敦市区扩展,原在伦敦西郊的海德公园逐渐成为市中心区域,游人如织。
  海德公园中心有著名的九曲湖,风光宜人,天鹅成群,泛舟湖面,让人心旷神怡。但公园最著名的标志,并非是自然风光,而是“演讲者之角”(Speakers’ Corner)。从19世纪末起,海德公园就成为英国工人集会和示威游行的地方,每当有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参加者便会从英国各地赶到海德公园集合,然后前往市内主要街道游行示威。
  现在那里依然是人们举行各种政治集会和其他群众活动的场所。市民可在此演说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话题,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今。也是很多外来游客慕名前来的主要原因。
  演讲角位于海德公园东北角靠近大理石拱门处。对面便是伦敦著名的牛津街。每周日上午,来自世界各地的业余演说家们便会聚集于此,自由地发表演说。演说内容从经济、政治、文化到宗教、人权、民主,除了不准攻击英国王室和不准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外,所有人都可以任意发表自己言论。多年前,马克思与恩格斯就是在这里看书和交流,通过海德公园来宣传共产主义思想。
  由于过去的人们利用装肥皂的废木箱作为讲台,站在上面发表演说,因此这里也被称为“肥皂箱上的民主”(democracy on the soapbox)。如今笨重的肥皂箱已经被轻便轻巧的金属梯代替。
  有老太太在那里呼吁大众爱护小动物,善待小动物;也有伊斯兰教徒发表关于宗教自由、反对宗教歧视的演说;还有人的演讲内容是关于劳动与薪酬。有时听众也会提出非常尖刻的诘难,令演讲者当场张口结舌。海德公园不仅是伦敦的都市绿洲,也是人们自由表达和精神交流的绿洲。
 
巴黎布洛涅森林:文学作品的诞生地
   
  有一类城市公园,粉丝不但有市民,还有外乡人,甚至外国人。那些外国友人不远千里去异国逛一座公园,可能源于对一本书、一部电影或一张画的热爱,往往是揣着文艺情怀去朝圣。
  巴黎布洛涅森林就是这么一座公园。它的面积846公顷,南北最长处3.5公里,东西最宽处2.6公里,属巴黎市政府管辖,跟巴黎东南的文森森林(le bois de Vincennes)一起被视为巴黎吸收氧气的两扇“肺叶”,净化着巴黎的空气。林内道路纵横交错,树木郁郁葱葱,西边是向北流的塞纳河,东边是巴黎的富人区——十六区,北临最富庶的塞纳河畔讷伊(Neuilly sur Seine),南靠布洛涅-比扬古(Boulogne Billancourt)。布洛涅森林相当于整个巴黎城区面积的十二分之一。
  早年,它属于皇家林苑,是国王的狩猎场。拿破仑三世执政的时候,便请建筑师让·查尔斯·阿方德精心规划,随后按陛下的喜好,以伦敦公园为蓝本,增设了林荫大道和人工湖泊。后来,宫廷里的很多大型活动都挪到这里举行,为了满足贵宾们的需求,逐步修建了动物园、游乐场、赛马场、足球场等娱乐设施。布洛涅森林名声日隆,地盘益大,逐渐成为一个鸟语花香、浓荫遍地的休闲娱乐场所。18世纪起,布洛涅森林向公众开放。
  由于它本是皇家林苑,国王常在这里狩猎,举行宫廷活动,出入的多是绅士名媛,自然也成为许多风流韵事、传奇逸闻的诞生地,为文艺作品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素材和灵感。
  和布洛涅森林有关的文艺作品,可以拉一张长长的清单。在法国的文学作品中,布洛涅森林自古便是风流侠客们为了心爱的女人竞相决斗的场所。比如大仲马笔下的吉什伯爵和瓦尔德子爵,便是在这里进行了一场生死之战。在大仲马之后,这片森林又是他的儿子小仲马与茶花女的幽会地。司汤达的《红与黑》、巴尔扎克的《交际花衰盛记》、莫泊桑的《我们的心》、左拉的被誉“世界十大另类名著”的《娜娜》等小说的主人公,都把与情人幽会的地点放在这片森林里。
  还有梵·高、马奈等著名画家,都用他们的画笔描绘布洛涅森林。马奈有一幅传世名画《草地上的午餐》,一个赤身裸体的法国女人和友人坐在草地上,背景正是布洛涅森林深处。上世纪40年代,法国电影大师罗贝尔·布莱松执导《布洛涅森林的妇女》,这部电影忠实地展现了一个具有双重禀性的布洛涅森林,一面是优雅,一面是放荡。
  客观地说,来逛布洛涅森林的外国游客,一半出于朝圣,一半出于猎奇。这里既是浪漫文学的诞生地,也是情调暧昧的风月场。布洛涅森林其实是巴黎的一个缩影,在那片小小的天地里,浓缩了巴黎的优雅、浪漫、风流与放荡。
   
各国口袋公园:见缝插绿
   
  上海高楼林立,市中心寸土寸金,像延中绿地、静安公园这样的大手笔造绿难以广泛复制,口袋公园就成了一种高明的妥协。什么是“口袋公园”?1967年5月23日,美国纽约53号大街的佩雷公园正式开园,标志着口袋公园的诞生。
  在高楼云集的城市,小如口袋的袖珍公园犹如沙漠中的绿洲,能部分解决高密度城市中心区人们对公园的需求。它的原形是建立散布在高密度市中心的“呈斑块状分布的小公园”,就如散落在城市的翡翠珠子。这种见缝插绿的规划,就像上海人说的“螺蛳壳里做道场”。
  和传统公园相比,口袋公园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规模小,对于口袋公园的规模,学界目前没有明确界定。根据经验,美国口袋公园占地多在800到8000平方米之间。第二是功能“少”,口袋公园囿于面积,无法实现综合公园的多功能,主要让游客获得简单而短暂的休憩,如饭后的散步、小坐或儿童游戏等。第三是人性化尺度,口袋公园使用者的活动多以日常、高频率的活动为主,这就要求公园内各种设施要符合人们日常使用的习惯,具有针对性。
  在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分布散、面积小的口袋公园蔚然成风。美国费城在1961到1967年间共建立了60多个口袋公园,以关注儿童和老年人的使用为主,弥补城市有限的公共设施。常由色彩鲜艳的攀登架、篮球架、花卉和蔬菜园组成。
  英国的口袋公园计划,目的是改善城市绿色空间,提出“乡村在门外”(Countryside in the Doorstep)的概念。任何可以利用的空间都可以成为口袋公园,所有项目既得到政府也得到公众的支持。口袋公园是当地居民拥有和管理的开放空间。
  日本在二次大战中有大量的公园绿地被摧毁,二战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日本目前基本形成了以小公园为主体,按规模、服务半径配置的现代都市公园体系。为了缓解城市中的环境污染、为都市人提供可以呼吸到清新空气的绿色空间,日本政府规定在高层建筑的脚下必须按照行政指令修建袖珍公园,作为都市人的室外公共空间。这些公园在人们“贴身”的生活圈内,设置任何人都可以方便使用的“休闲设施”。而这种“设施”并不一定是构筑物,它也许是草地、空场、河滩或洼地。把休闲内容有机地组合于绿地内,将吸氧与运动结合在一起。
  口袋公园的概念“西风东渐”,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上海“公共地毯”Kik公园就是一例,位于创智坊入口处,由绿化和一组翻折的木质地板构成。事实上,上海已有不少口袋公园,城市中的各种小型绿地、小公园、街心花园、社区小型运动场所等都是身边常见的口袋公园。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