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间声色  >   一不顺心就说过去好

一不顺心就说过去好

日期:2017/5/22 作者: 张佳玮 阅读 ( 761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现在看来,自然是开历史的倒车;但在当时的人看来,只觉得顺理成章得很。
张佳玮
 
  正儿八经的教科书,一向容易有个倾向:依事而判定人,再逆推回去说事。
  比如1917年著名的张勋复辟事件,教科书里的张勋、段祺瑞、杨度、徐世昌包括袁世凯们,都被压平剪裁,成了历史人物,有行而少言,不太像活人。他们做什么事的动机,历史书总结得很好,但细想会发现,有点循环论证。比如,张勋为什么复辟?他是个守旧派;为什么他是守旧派?他复辟了……同理,袁世凯为什么要复辟?因为他要当皇帝;为什么他要当皇帝?他一向有野心。有些甚至可以追根溯源挖老底,说从他当年出卖谭嗣同就看得出来……
  稍微细究一下,便会发现:张勋复辟,根源是黎元洪和段祺瑞不合;再琢磨细一点:敢情黎元洪原来老被段祺瑞部下几位军师爷当印把子啊?原来被黎元洪推出来当总理候选人的李经羲是李鸿章的侄子啊?敢情连遗老们内部也不是齐心协力,也不纯为规复满清:那会儿,康有为等人,之所以希望中国再有个皇上,真的是担心中国变成五代十国的乱象呢。
  其实非只民国人爱皇上,法国人也如此。
  拿破仑三世是个很微妙的例子。当年他叔叔拿破仑-波拿巴一代天骄,虽然在莱比锡和滑铁卢被命运摧折,老死圣赫勒拿岛,但法国人对帝政时代常怀感情,虽然波旁王朝和七月王朝你来我往,大家还是对拿破仑的光荣念念不忘。拿破仑三世——没称帝前叫做夏尔-路易-拿破仑-波拿巴——两次企图造反,两次未遂;赶着1848年法国革命,共和国建立,参选总统,还真当选了:当日他怎么当选的呢?答:波旁王朝等遗老觉得他不差,“至少不是共产主义者”;资本家觉得他的经济主张有趣;最可爱的是农民阶层对他的支持,理由:“他名字里有拿破仑-波拿巴!”他也确实明白了自己的地位,所以当总统时,自称为“王子总统”——很明显,路易-拿破仑先生,把“拿破仑”这张牌打到了极限。
  但仅仅这些,还不足以让他称帝:打从查理一世被英国人民干掉后,大家就知道,国王和皇帝的真正敌人,是议会。1850年,法国议会限制普选权,规定总统任期缩短为三年。路易-拿破仑抓住机会,抨击议会。终于1851年12月2日,也就是拿破仑一世登基47周年,他搞了政变。议会基本被废,1852年的公投中97%的人支持他称帝,于是在叔伯称帝48周年时,他称帝了——拿破仑三世。
  现在我们看这段历史,自然是开历史的倒车;但在当时的人看来,只觉得顺理成章得很呢:拿破仑虽已死了三十年,称帝岁月过去了三十七年,但人民一旦有什么不顺心的,便觉得还是以前好,还是古代好。
  事实证明,不止是民国时的中国人迷恋着帝国的荣光,经过大革命洗礼的法国人民亦复如此。以及,与民国时人类似,法国人也很少能预见到将来,而很容易活在过去的荣光里。一旦遇到挫折,就容易回去找旧路。高瞻远瞩毕竟是少数,而且还常可能被当作异端。
  天下大势并不总活在最尖端知识分子的头脑或笔下,还存在于广袤的农村、市井和衙署。每个人都只能看见当时的一片天,大贤人看得出数年远近,而未来则是一片迷雾。于是他们选择趋利避害,实在也无可厚非。历史人物,其实也没有那样宏伟而空洞的动机,而只是顺应当时的细节而动,乃是历史本身的牺牲品——只是大多数这样的动机和利害,都被大历史潮流抹平了而已。
  所以历史并不总是前进的——确切说,历史总是在被不断对过去的缅怀中拉拽着,偶尔还会原地踏步,只是换个名字,而已。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