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世态万象  >   “儿童格斗”为何能大摇大摆登场

“儿童格斗”为何能大摇大摆登场

日期:2017/7/26 作者: 刘洪波 阅读 ( 2851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未成年人最应当出现的场所是学校,这些儿童被格斗俱乐部“收养”了,却出现在“铁笼子”里。
刘洪波
 
  一段网络视频让人们知道,现在儿童已被拉去进行“铁笼中的格斗”,视频中有画外音,“感谢我们两位年龄只有12岁的小选手”,随之而起的是欢呼声。
  这是成都的事情。又一个表演现场,格斗儿童相互猛击的时刻,主事者介绍,“他们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来投入到这个事业,我也希望大家能多一份善待”。所谓“多一份善待”,是主事者预请观众原谅“不够精彩”,以免观众硬要儿童格斗士打到你死我活吧。
  视频中说,这样的儿童格斗士,俱乐部收养过400多名,有的失去双亲,有的是留守儿童。要说格斗是不是危险性比赛,有人会拿别的运动项目来比较,赛车、赛马、潜水、跳伞、登山等等,以证明格斗的安全。然而,格斗比赛几乎不限定击打动作和部位的开放规则,即使安全,至少场面暴力。这样的比赛,成人打成人看,也便罢了,未成年人就算观看都嫌不宜,现在还要未成年人直接上场,表演给成人看,主事者、观看者的心里难道不曾有过一丝颤栗?
  保护未成年人有法律,社会似乎也颇有保护儿童的伦理标准。未成年人最应当出现的场所是学校,这些儿童被格斗俱乐部“收养”了,却出现在“铁笼子”里。主事者推出表演,观看者兴奋呼叫,这与古罗马的上等人观看格斗士搏杀流血,心理上有多大距离?
  视频中出现了几个“格斗孤儿”。失去双亲的孩子,也不是没有监护人的;监护人履行不好或履行不了监护责任,也不是没有社会救助办法的,但这些孤儿却被弄去进行格斗比赛了。格斗俱乐部表示,收养都有正规手续。是否果然如此,且待调查结果。如果真有“正规收养手续”,手续又是否诚信得来,一个格斗俱乐部怎么能成为适格的儿童收养机构,如果收养去做格斗士还能得到相关部门批准,那么办理手续的部门是否失职?
  莫说格斗俱乐部给格斗儿童提供了好吃喝,那些孩子也说宁可格斗不想回老家吃土豆,主事者也反问,孩子们回去放牛、放猪、要饭还是当二流子,似乎格斗还真是个不错的“事业”。但儿童并不能完全判断自己的处境,决定自己应该过怎样的生活;格斗俱乐部在把格斗与放牛要饭当二流子放在一起比,好像那些孩子只能在这些生活中选择,也是荒唐的。我们固然要看到主事者的反问所提出的社会问题,但这些问题存在是需要去解决,而绝不意味着儿童格斗就变得理直气壮,这就像一个地方没有上好门锁,并不意味着盗窃者就有理由去行窃。
  “格斗儿童”的视频上网后,我们看到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当地教育部门表示这些儿童将重返校园。看看,事情并非是没有人管的,但在事情成为“舆情”之前,谁在管呢?在所有人都知道以前,大概各部门都会说,并不了解格斗俱乐部做了些什么,哪怕儿童格斗已在大庭广众下开打,当负其责的部门都是可以“不知道”的。社会并非没有问题,但只要社会上没有人提到,那就相当于没有问题;只要没有“舆情”就相当于没有事情,这就是所谓不作为吗?
  或许“格斗儿童”比起前些年曾经处理过的“砖窑童工”来,处境还是要稍微好一些,但有人组织、训练儿童格斗,有人出钱邀请表演,有人安之若素地欣赏,不担心被丧天理,不担心被查处,事实上也没有被查处,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社会耻辱。但主事者没有羞耻,观看者没有羞耻,儿童格斗已搞成公开娱乐的地方,负有社会治理之职的人也没有感到羞耻和失职。
  我们时常能看到社会的公共领域无人维护正道。歪门邪道大摇大摆,搞得冠冕堂皇,有时可谓甚嚣尘上,丝毫没有理亏气短,使得公共生活的品质与正气降低。儿童格斗大摇大摆,残酷野蛮当成有趣,当成“正常经营”“正常社会活动”,这后面有着善与恶、美与丑标准丧失的社会环境打底。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