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编辑推荐  >   热播剧背后的国人婚恋观

热播剧背后的国人婚恋观

日期:2017/7/26 阅读 ( 635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从六年前的有房子婚姻才幸福;到两三年前的婚姻幸福不光要房子,更要灵魂契合;终于有一天,贺涵和唐晶们告诉你,你自己的幸福和婚姻关系不大,你离过婚?Who cares,我都不一定要结婚!
 
撰稿|恶少恶言
 
     有一些电视剧的学名叫“都市生活剧”,我想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除了演员演出时穿的是现代服装外,还有一层意思,即:每一部剧都会反映那个时代人的生活状况和思想状态。最近的几部热播剧就是这样——《欢乐颂》和《我的前半生》会这么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不同层次的都市人,特别是中青年人,都可以在剧中看到自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房子重要,却不是幸福的源泉
  
  某天有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电视台看到几集重播的《裸婚时代》。同样是都市生活剧,从《裸婚时代》到《我的前半生》,人物衣着的风格有了明显变化,而更重要的变化来自人物反映的思想状态。我翻到剧的封面一看:果然,《裸婚时代》播出于2011-2012年。按通常说的“三年一代沟”,难怪这部“两个沟”之前的剧,会和今天的都市生活剧如此大不同——从《裸婚时代》到《欢乐颂》,再到最近的《我的前半生》,因为都有感情戏贯穿始终,不难发现这六年来国人婚姻情感观念的转变有多么巨大。
  在《裸婚时代》里,男主刘易阳(文章饰)没房没车,与女主(姚笛饰)两情相悦,女主的妈妈想尽办法拆散他们,最后他们选择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结了婚,新婚夫妇与男主父母同住,产生诸多矛盾。“裸婚”这个词,也正是从当时这部剧开始流传开来。
  这部剧传递的,是至今为止中国主流人群的一个婚姻观念:谈感情,大家可以风花雪月;但谈婚姻,却一定要有物质基础。同时,由于“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所以大家在本该谈感情的恋爱阶段,直接跳过了风花雪月,开始大谈物质基础。
  在《裸婚时代》这部剧中,很多矛盾、家庭争吵都源于物质资源的匮乏,没房是个硬伤。小夫妻与老一辈的理念差别也集中在房子问题上。换言之,似乎有了房和充足的物质基础,家庭生活矛盾就少了一大半,大家就步入幸福了——至少在剧中看到的就是这样。
  然后到了《欢乐颂》,突然画风一改。虽然剧中也有为房子问题纠结不已的樊胜美和王柏川,但这只是五条感情线索中的一条,不再是剧的主线。更多的时候,大家在讨论男人女人最后走在一起,到底是因为什么——显然不单单是房子——小曲告诉你喜欢就要大胆爱,说出来;小关告诉你,乖乖女纠结到最后也是想释放自己对自由的真爱;小邱告诉你,一个人真的对你好,需要一起克服重重困难;安迪告诉你,物质上的门当户对虽然不可或缺,但思想境界上能匹配的灵魂伴侣才是能够陪自己长久走下去的人……
  从第一部《欢乐颂》到《裸婚时代》,刚好一个代沟的时间。这三年多里,人们返回思考——终于发现房子虽然重要,却不是两个人幸福的理由和源泉。在房子之外,我们还有感情,还有自由,还有共同理想,还有内心最深处柔软部位的包容与贴合……
  而《我的前半生》这部剧传递的婚姻观念,又与之前两部截然不同——剧中婚姻这个形式突然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普通劳动者,物质并不丰裕的家庭(比如白光和罗子群)为了追求爱情,不顾物质基础走到一起,最后也是不合适不幸福;中产家庭(比如离婚前的罗子君和陈俊生),物质基础坚实,家庭结构完整,但也以离婚告终;各方面条件都优于常人的精英(比如贺涵和唐晶),他们早就过了要去担心房子的阶段,内心足够丰富,从才华到见识也都很配,可以说有软有硬,有内有外——可是,他们家庭生活也不幸福,甚至就没有家庭,一直在矫情的面子情结和骄傲矜持里打太极,打来打去,一直错过,一路错过……连早已看淡红尘,潇洒开个小店的卓老板,也是离了婚才有现在的潇洒。而反观,如果抛开婚姻这个形式不谈,离了婚的家庭,小孩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关爱,被照顾得挺好。一直不结婚的贺涵呢?可以自由玩耍,想在上海就上海,想去香港就香港,晚上想喝到几点就几点,想几万块钱买条鱼就买条鱼——要是有老婆,你再试试看呢……
  在《我的前半生》里,我们根本就没看到婚姻观念。这里传递的声音是:你要遵循你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找到真正合适的那个人,要是没找到,其实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从六年前的有房子婚姻才幸福;到两三年前的婚姻幸福不光要房子,更要灵魂契合;终于有一天,贺涵和唐晶们告诉你,你自己的幸福和婚姻关系不大,你离过婚?Who cares,我都不一定要结婚!
  眼睁睁地看着国人对待婚姻的观念也从马斯洛金字塔的第一层,三步并作两步攀上了第五层。自,我,实,现!这才最重要。难怪今天我再去看《裸婚时代》这部剧的时候,感到很多细节非常乏味,不得不在电脑上拖着快进,走完了很多当年可能会被看得津津有味的情节;而我也敢说,如果在六年前,你拿出今天这个版本的《我的前半生》,估计一多半观众会跳出来喊:好假呀!
  中国社会其实并没有走出马斯洛金字塔的第二层,资源匮乏的阴影还笼罩着大多数家庭。只不过匮乏的项目从衣食住行过渡到了教育、养老、医疗……所以细看中国近年来的都市生活剧,很少探究人性深层的善恶,而多是在围绕孩子的监护、教育和住房问题大做文章。
  如果反观同时期的日本影视,你会发现与我们截然不同的叙事风格,日本社会已经过了那个纠缠在住房和子女教育的时代,买不起房的人也已经坦然接受了一辈子租房这样的事实。因此日本的影视作品可以腾出手来,细致地去刻画人性内心底层的善恶。而我们不行,在社会基本还处于马斯洛二进三过程中的现状,决定了我们讨论婚姻家庭观念的时候仍然离不开资源为载体。人性深处的善恶,灵魂深处的契合与否,只好先放一放。
 
单身贵族不易做
  
  我是个相对传统的人,虽然没有古板到坚持人到了啥岁数就一定要结婚,但仍然赞成什么年纪就做什么年纪该做的事。青春年少的时候你就好好玩耍,放纵自由;到了该收敛荷尔蒙,谈感情谈责任的年纪,就认真一点。虽然“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状态,但在更多人心目中“儿女双全膝下绕”恐怕才是“半生”以后应该有的姿态。因此,当《我的前半生》已经向观众传递出我们上面所说的这种婚姻、家庭观念的时候,不由得说还是有一些令人担忧的。
  相信看过《我的前半生》这个剧的人,无不对唐晶、贺涵们的单身生活有着无限的向往。而反观陈俊生们的婚姻生活,却有这么多的不如人意。在这种鲜明的对比下,会有更多人选择去向贺、唐的那种生活方式靠拢,而对婚姻心生畏惧。
  选择婚与不婚,是个人的自由,但如果你是因为唐晶、贺涵的光鲜而对单身贵族的生活无比向往,那在你打定主意走上这条路之前,不妨先考虑一下自己到底是单身贵族,还是单身狗。
  像贺涵、唐晶这样的人,各方面条件都很优异,他们会更加玻璃心——这也是剧中这两个人无比矫情矜持的原因。因为自身的优越,所以他们对待另一半也会用更加挑剔的眼光,不仅软硬条件匹配,更不能在任何一个细微的心理状态下不爽。这的确是很难的,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人有坚持,不妥协,不将就,于是很多人会主动选择单身。因为他们权衡过,在既有的心理和物质条件下,单身可以获得更大的满足感和自由空间。
  与之相对的很多人,他们想找另一半,他们愿意为了另一半而修改、降低自己的要求,他们也愿意去求同存异地磨合,但仍然没有找到那一半,这样的人我们称为“被动单”。
  今天的大城市中,喊着“自由空间!”“不拘泥于一纸文书!”而选择单身的人越来越多,但我希望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可以扪心自问,有多少人是真的喜欢且选择主动单,又有多少人是被动单地久了,老被人问烦了,突然看到有些人打出一面旗叫“主动单”,不由分说地扯过来,立在自己身后,给自己先壮个胆。后来发现这个旗子在身后插得久了,自己的记忆已经迷糊了,原来还愿意去改变,去磨合,这面旗子往后一立,马上腰一叉,“我为什么要改变?如果婚姻是让我将就,那我宁可不要……”撑得这么累,又何必呢。而那些主动选择孤独的人,你都主动选了孤独,何必写那些劝人不要结婚的“深度好文”去影响还在犹豫动摇的人呢?我始终坚信一个道理,一个人反复解释一件事,必然心虚;一个人坚持做正确的事,是没工夫也不屑多解释的。
 
男人看男人
  
  《欢乐颂》和《我的前半生》,多以女性生活线索为导向,因此剧中出现的男人多半是以女性视角中的男性出现。一时间,小包总和赵医生哪个更好;应勤是不是个渣男;陈俊生、老金和贺涵的比较等等,一大批女性视角下评价男人的文章屡屡刷屏。我觉得有必要站在男性角度,说说对男人的客观评价。
  例如,这几天朋友圈的热点是对比陈俊生、老金和贺涵三种类型的男人,而最后的结论往往是陈俊生看似老实实则功利,老金表面憨厚实际格局狭隘,只有贺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一般遇到类似文章,建议大家直接看结尾,如果结尾说贺涵或者《欢乐颂》中的小包总才是男人的表率,是男人就该如此,男人的格局决定了一切……这就是一篇没有意义的废话——我们都知道最优选择是什么,问题在于,最优达不到或不现实的时候,次优选择该如何选。我们都知道又帅又体贴的霸道总裁是大家的最爱,问题在于没有这样人出现时,小资、中产、经济适用男,又该如何选择。
  我一直不觉得陈俊生很功利见异思迁,老金格局不够心地狭隘……因为我相信一个道理:人性都会在潜意识中追求平衡,但同时人性又都是经不住考验的。
  就罗子君离婚前的作态,没有这个小三也会有那个小三。你已经把一个男人作得待在家里很烦了,那外面当然随处都有更温柔的港湾。虽然冰冷,但说起来男女关系也是投入产出分析,男人赚钱给你花,给你低声下四,容忍你的作,如果这些算是一种付出或成本的话,他总想产出点东西,比如你的美貌、体贴、支持、鼓励,在外人面前给他的面子,对家里老小的照顾等等。而如果换来的只是你像查贼一样查他晚下班两小时去了哪里,他自然在你这里满足感极差。一个潜意识中找平衡的人,总是需要在满足感失衡的时候,从别的地方找回一些平衡。或者他在外脾气暴烈,或者,任何一个港湾他都愿意停靠。
  而老金在追求不得的情况下恼羞成怒,真的只是狭隘么?在他的世界里,这个人是全部,他在乎,失去的时候当然会失态;贺涵什么情况下都不失态,那是因为他的世界比较大,很少有人能让他如此在乎。如果真的有,失去那个人的时候,贺涵还不是一样会失态。你没见他为了陪小孩过生日,赶到杭州,放弃挽留公司重要员工,从而给公司造成巨大麻烦,这比老金的恼羞成怒如何?表现虽不同,性质更恶劣吧,还牺牲了公司其他员工的利益。所以不要用人性被考验时的表现去对比另一个人没被考验时的泰然自若,这不公平!当然,你可以说,那我就要找那个内心世界比较大,不容易被考验到的人。当然可以。但提醒你,反过来想,无论这个人的内心世界多么宽广,也不要有意去考验他。
  我们无法告诉女性朋友,什么样的男人最好。相信也没这个标准答案。我们只是想提醒一下那些前几天老公还是小包总,这几天就变成贺涵的女生朋友,当你要评价或选择身边的男人,或者决定如何对待已经在一起的男人时——首先,不要去试探人性;其次,换位思考,想想你的付出与获得是否平衡,想想他们的付出与获得是否对等。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