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观察家  >   IMF想搬家北京的本质

IMF想搬家北京的本质

日期:2017/8/2 编辑: 刘 洪 阅读 ( 3486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一个法国籍总裁,提议一家国际金融机构的总部,从华盛顿迁往北京。这是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最大胆的预言家可能都无法想象的。但这却未必真是一种空想。
作者/刘 洪
 
  从美国白宫向西走三个街区,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部所在地,旁边则是它的姊妹机构世界银行。或许不用太多年,这两大国际金融机构就可能与华盛顿说再见了。IMF总裁拉加德日前就说:有必要配合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规模,调整IMF的表决权比例,在此基础上,“10年后或将在北京总部进行这样的讨论”。
  下面自然是哄堂大笑。要知道,自1944年成立以来,IMF和世界银行的总部就一直设在华盛顿。这也是美国主导国际金融秩序的重要标志。美国会同意IMF搬家北京?或许是澄清下面的大笑,拉加德又郑重其事地补充说,IMF总部应该“设在经济规模最大国家”,因此,确实“存在(迁往北京)的可能性”。
  一个法国籍总裁,提议一家国际金融机构的总部,从华盛顿迁往北京。这是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最大胆的预言家可能都无法想象的。但这却未必真是一种空想。
  拉加德的建议,本质是对IMF未来角色的焦虑。IMF的份额改革,被认为是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的核心。但改革必然触动利益,也必然遭到既得利益者的强烈反对。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本应发挥重要作用的IMF被边缘化,最大问题就是缺乏公信力,发达国家掌握了过大权力,新兴经济体代表性严重不足。
  IMF必须改革。2010年IMF终于达成新的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发达国家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让渡6%的份额;欧洲国家还让出两个执董席位。作为受益者,中国的份额将从区区3.72%提高到6.394%,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尽管这一份额转让,让渡的更多是欧洲小国的份额,而且,这一改革仍具有相当局限性,比如中国经济规模已超越日本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在IMF的发言权却低于日本,更不合比例地低于美国。但改革过程仍是步履维艰。首先改革方案遭到了欧洲当事国家的反对,但基于国际经济格局的变化,以及金融危机带来的改革迫切性,改革方案方在IMF获得通过。
  就在该方案陆续得到大多数国家通过的时候,当初方案动议者之一的美国却成了拦路虎。在美国一些国会议员看来,方案削弱美国在IMF的份额,更助长了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影响力,并进而影响美元在世界的霸权地位。一些议员以所谓IMF资金使用不够明晰为由,拒不批准该方案。2010年的改革方案,整整拖了5年才在美国国会获得通过。
  对于美国政客的杯葛举动,中国多次表示不满。事实上,在很多西方媒体看来,中国之所以倡议成立亚投行,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现有的IMF、世行、亚开行等国际金融机构,都被西方所完全把持,不能反映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合理代表性。既然西方不能接手新的力量,那对不起,中国就另起炉灶了。
  中国不玩了,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就是IMF和世行的边缘化。一个其他主要经济体不屑一顾的国际金融机构,美国即使牢牢掌握在手里,又有何用?这正是拉加德屡次督促美国通过IMF改革的原因。
  但随着国际格局的变化,IMF下一步的改革,必然涉及到美国份额的重大调整。按照IMF章程,重大事项需要85%以上的投票权支持才能通过,而无论改革前和改革后,美国都在IMF拥有15%以上的投票权,是IMF事实上的唯一拥有否决权的国家。但随着中国经济体量超过美国,中国份额不到美国一半,显然也是不合理的;但增加中印等国的份额,就意味着美国失去了唯一的否决权。
  拉加德其实也是在将美国的军。如果美国继续维护美元霸权,不愿在IMF改革中作出让步,但真对不起,IMF真可能要迁移总部了。到时,真可能在北京讨论这些机构的改革问题了。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