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半生躲在幕后,一朝重回人前

半生躲在幕后,一朝重回人前

日期:2017/8/9 作者: 阙政 阅读 ( 235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新时代的年轻人或许没能赶上童自荣为500多部中外电影配音的译制片厂黄金时代,但美好的事物总会相遇。近年来,童自荣常常为一件事惊讶——“怎么又会有这么多新时代的年轻人,和我当年做起了同样的梦?”
记者|阙 政
 
     常熟路上一条幽静的上海里弄,循着门牌号找到了童自荣先生的工作室,他人还未到,已经嘱咐家人备好了两杯凉茶。不一会儿,玻璃门吱呀一声推开——乍一眼见到,犹不敢相认,一来因他近年甚少露面,二来仍不能确信“中国的佐罗”就这样碰了面。热昏昏的空气在小小的工作室里沉降下来,与眼前这位上海老克勒的传奇人生一样,有种梦幻般的沉静。待他一开口,又是小小的吃惊:华丽的声线,一如30年前。
  
让我躲在幕后
 
  很多人都知道,童自荣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以他的外形条件,本可以成为聚光灯下的明星——但他却选择躲在幕后,这一躲,就是半辈子。8月16日15:30,他即将在上海书展(上海展览中心西阳光篷)签售自己的新书,而新书的名字正如他一以贯之的价值观:《让我躲在幕后》。
  “我是个平凡的人,既不是侠客佐罗,也不是天鹅湖的王子,不是《大圣归来》里的妖怪大王。我的经历太平顺,除了做十二年的配音梦,谈不上有何传奇色彩。”童自荣说。
  也不是没有人找他演戏,但他自认为内向又腼腆,平时话也不多,这样的性格不适合上台,即使上台,也只能演一些和自己性格相近的人物——然而找上他的却都是个性差异极大的角色,有神经质的,也有风流倜傥潇洒不羁的,洋气的外形和华丽邪魅的声线,给他带来过不少误会。直到三四年前,又有人想请他去演爷爷辈的角色,他略带自嘲地笑笑:“我连配音都配不了爷爷。”
  最适合的,还是在录音棚里塑造角色——早在青年时代,童自荣就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做好了这样的批注。当年,他爱看国外译制片,“最崇拜的不是电影演员,而是配音演员,对他们那叫一个如数家珍,一听音色就能分辨谁是谁,一看到说明书上配音演员的名字,特别是邱岳峰的名字,就不由自主心跳加快热血沸腾,那种激动,那种享受……我就想:这世界上还需要什么呢?足够了。”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些配音演员,但是在童自荣的想象中,他们就是电影里的小偷、法西斯军官、梦想家……他甚至刻意不想见到真人,以免破坏了美好的想象——推此及彼,自己成名后,也尽量避免在人前“曝光”。“我特别强调的一点就是‘躲在幕后’,让观众对你保持一种神秘感,可以去自由想象。”童自荣说,“如果出现在人前,我担心观众会失望,因为我自己当年也感受过那种失望。”
  但是在许多中国观众眼里,童自荣就是中国的佐罗。回想起来,学表演的经历,虽然未让童自荣登台亮相,却也让他的配音表演显得如此与众不同——他会想尽办法,借助一些小道具,帮自己入戏。
  在电影《佐罗》里,童自荣一人分饰两角,既要给侠客佐罗配音,又要给假总督配音,这两人的身份气质完全不一样,一个潇洒,一个懦弱。“我就想啊,不能一会儿配这个人,一会儿配那个人,容易跳戏,就想了个办法:佐罗上午配,刚起床不久,声调放得下来;到了下午,嗓子高上去了,再配假总督。”不仅如此,他还问父亲从炼钢车间借来一双很重的劳动鞋,“穿上感觉到分量,能配出威慑力;到了下午再换双拖鞋,脚底下轻飘飘的,就有一点儿微妙的不同。”
  配古装戏的时候,他习惯手握一柄折扇,找找感觉;给《少林寺》配小和尚的时候,再来双布鞋,贴地而立,仿佛就自带了一股内劲。“要是穿皮鞋,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用心塑造的角色,终于换来观众的认可。那些年,童自荣收到的观众来信,那可都是用麻袋装的。佐罗的扮演者阿兰·德龙来中国,也专程看望这位“让自己说起流利的中国话来了”的配音演员。
  “他是真的大明星范儿,如果说格里高利·派克是含蓄的绅士,那么他就是非常潇洒的性格——他来译制片厂,几百个人都出来围观,小汽车开进来,都还没停稳,阿兰·德龙就从里面跳出来,将一大把签名照片像雪片一样撒到天上……”
  临近分别的时候,童自荣忍不住让翻译问他:会不会觉得我的配音太年轻了?他本人的声音是比较宽和低沉的。但阿兰·德龙非常欣赏他的配音,认为自己的《佐罗》红遍中国大江南北,和童自荣华丽的嗓音很有关系。还说:“今后我的电影在中国放映,都由你来配音。” 
 
学了4年表演,跑了5年龙套
 
  谁也不会想到,这么天赋秉异的声线,在进厂之初,却足足跑了5年龙套。童自荣的新书里有一篇文章,题为“最想说的还是他”——这个“他”,就是让童自荣跑了5年龙套的上海译制片厂老厂长陈叙一。
  在还没进厂之前,童自荣已经做了12年的配音梦。“那时候,唯一的快乐就是看外国电影,听配音。自己倒也并不急于去当配音演员,一方面是对音色有自信,另一方面,认准了这就是最适合自己的工作,也清醒地看到自己的不足。”
  所谓的“不足”,是童自荣认为自己的音域不够宽,嗓子太高。“这是配音最忌讳的事。好的声音是要能沉下来、松下来。你在话筒面前是松还是紧,一听就听出来了。”
  在嗓音状态还不那么理想的时候,童自荣坚信,该跑的龙套,还是要跑。“要是我当年不用功,轻视跑龙套,那也许到现在还在跑龙套。”
  名利放两边,台词放中间。这是老厂长的风格,慢慢也成了童自荣的风格。至今,谈起老厂长陈叙一,童自荣仍然无比敬重。
  “老厂长是教会我们怎么去做事,怎么去做人的。他的教导不是那种‘好为人师’的说教,完全是以身作则,树起榜样,潜移默化的。”童自荣感慨道,“在我看来老厂长是典型的江南才子,翻译片的奇才,但是他从来不提‘才华’两个字,只强调——用功,用功,用功,下功夫,下功夫,下功夫——这就很合我的口味了,因为我最能做到的就是用功。这一切老厂长也都看在眼里,等了我5年,不然早就把我淘汰去干别的工种了。”
  5年龙套跑过,老厂长看他火候已到,开始安排主要角色给童自荣配音。“第一部戏是在美国电影《未来世界》里配一个记者,现在回想这部电影‘脑洞’挺大的,带点人工智能的科幻片。”
  第二部,就遇到了《佐罗》。老厂长让童自荣难忘的地方,不仅是他的为人处世,更有他对于艺术的洞见。“配一部电影之前,老厂长都要和我们谈戏,点明大致方向。配佐罗的时候他就强调两点:第一,不要把佐罗配成神,虽然他神通广大又神出鬼没,但他是个人,有七情六欲,要把他的七情六欲配出来。第二,不能太使劲,越不在乎,越潇洒松弛,反而越有威慑力——这是我们配英雄人物往往会忽略的一点,也是老厂长高明的地方。”
  童自荣常说:“老厂长陈叙一一生就做一件事,埋头于一件事,那就是外国影片的中文译制。”其实他自己也同样如此,择一事,做一生。成名之后,也始终过着在旁人看来异常简朴的生活。有人找他拍广告,这是最省力又来钱最快的活,都被他无情拒绝,还反问对方:“你们这样做俗气不俗气啊?”现在的人或许已经很难想象,有人会为了保持自己塑造的角色(而不是自己的艺术生涯)的纯洁性,去拒绝送上门的利益,但童自荣拒绝的理由却那么简单有力:他不能让“佐罗”去拍恶俗的广告啊。
  这些都是记者听来的故事,童自荣自己从来不愿多说。他只说:“总感觉自己的灵魂深处有一个老厂长坐着。遇到问题的时候,就问问自己,老厂长会怎么做。”
 
为“偶像声援计划”再出山
 
  退休十多年后,2015年,童自荣再度出山,受邀为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配音,配的是里面的妖怪“混沌”。
  “他们找我配妖怪。”童自荣笑说,“反而让我感觉编导是很有想法的。他们不要面具化的怪人,也不要那么完美的正面人物,所以才会找一把年轻、华丽、帅气的声音来配妖怪。后来电影非常火爆,证明了编导和观众的审美不谋而合。”
  有年轻的粉丝告诉他,她去看了18次《大圣归来》,第一次是为了看电影,后面17次,都是为了听“混沌”。
  新时代的年轻人或许没能赶上童自荣为500多部中外电影配音的译制片厂黄金时代,但美好的事物总会相遇。近年来,童自荣常常为一件事惊讶——译制片虽然被大量原声电影取代了,但是,怎么忽然又有那么多年轻人,开始喜欢、向往配音?“怎么又会有这么多新时代的年轻人,和我当年做起了同样的梦?”
  再度席卷而来的配音热,如今有了一个从日本舶来的新名字:“声优”。童自荣坐不住了,在幕后躲了半生的他,被年轻人的梦再度拥到了台上,他甚至不再介意走到人前,面对公众。
  今年7月24日,一档名为“偶像声援计划”的虚拟偶像声优招募海选活动,在致力于打造二次元声优生态圈的“配音秀”App上线了。截至目前,这个“偶像声援计划”的参与人数已经过万,年龄跨度从5岁一直到73岁,排名第一的作品有着高达千万次的曝光量——简直是点燃了整个中国的配音梦,堪称“中国本土声优行业的破局之作”。
  这个项目是由“呦呦正圆声优事务所”发起的,“呦呦正圆”也是中国首家专注声优孵化的专业声优经纪公司。据悉,此次活动将在8月中旬首次以线上真人秀的形式,开启第二阶段声优偶像选拔。赛事全程都会进行网络直播。童自荣正是“偶像声援计划”的导师和评委:“今年正好是上海译制片厂60周年的大庆,我想这也是我告慰老厂长在天之灵的一份礼物吧。我希望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和年轻人分享自己的经验。”
  最终获胜的声优,将在虚拟偶像“男团FLINT”出道发布会上签约,正式开启声优偶像的星途。原本以为是“百里挑一”,没想到上线不到半个月已经收到了1万多条参赛作品,一下子变成了“万里挑一”。激烈的竞逐,似乎在向童自荣暗示:吾道不孤。曾经燃烧在他心中的配音梦,如今又有了新时代的接力者。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