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品评  >   穿堂风凉爱意暖

穿堂风凉爱意暖

日期:2017/8/9 阅读 ( 2705 )【 来源 : 新民周刊 】
撰稿|徐 坤
 
  这是一个坏小孩自我救赎的故事。
  写惯了好孩子故事的曹文轩,在获得国际安徒生奖之后,笔锋一转,开拓戏路,写起了坏小孩的故事。一个“惯盗”成瘾的乡村小孩,受了爱意和良心的感召,一步一步寻找回来的世界,寻找正确的成长之路并让自己和大人们都安心。
  这本7万字的小书,篇幅不长,140页,印刷精美,味道纯良。书里配以若干幅稚拙的插图,十分养眼。我是在乘地铁下班的途中,挤在人群里站着看完的。车一到站,从地底钻出来,抬望眼,但见西山隐隐,彩霞满天。从《穿堂风》富有魔力的文字里出来,顿觉爱意满满,颊齿生香,通体清凉。好书的骄人魅力,让人忘记了北京大太阳的暴晒和炙烤。
  还是那片众所周知的曹文轩笔下那片熟悉的油麻地,还是乡野田间一群懵懵懂懂的十一二岁的男女少年。与以往《草房子》《青铜葵花》《火印》里的男主角不同,《穿堂风》里的小主人公男孩子橡树,一出场就是个坏孩子。他的父亲惯于偷盗赌博,作案时经常带上他给望风,橡树小小年纪也染上了偷盗的毛病,偷瓜偷枣,偷同学的笔,甚至还偷过羊。村子里他们父子俩恶名在外,父亲被抓去坐牢,橡树接受的惩罚则是被孩子们群体厌弃。炎炎夏日里,村里的孩子都聚集在女孩乌童家的草棚底下嬉戏、写作业,享受田野里难得的凉爽穿堂风,只有橡树没人理睬,一个人赤膊奔跑在田野里,流窜在屋顶上,体味着被遗弃的孤独和悲哀。
  橡树决定洗手不干的转折点,来自父亲坐牢后母亲生病去世的当口。母亲临终前拉着他的手让他答应不要再去偷东西。橡树答应了,并且确实也一诺千金,没有再去犯错误。然而,洗刷自己的罪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村里仍在失窃,人们的目光仍盯在橡树身上。橡树想自证清白,想融入草棚穿堂风里纳凉的孩子们群体。
  好孩子学坏也就是分分钟的事,而坏孩子学好,却要历经艰辛和挫折。没有人相信他。充满同情的乌童也干着急没办法。就连相依为命的奶奶也不相信他。橡树只有靠自己来自证清白了。他通过秘密跟踪,发现偷盗者是邻村的大哥哥瓜丘。在瓜田他抓了个现行。真相终于大白,人们知道是误解橡树了。橡树终于回到了好孩子们的世界。穿堂风带来一阵阵幸福的清凉。
  曹文轩是个会讲故事的作家。为了证明人世间的大爱,书中设计了很多有意思的桥段。比方说美丽善良的少女乌童,她家的草棚穿堂风,她的迷人的歌声,都吸引着橡树迷途知返。她对橡树的“信”也是橡树迷途知返的重要力量。这个“信任”的根源除了人类本真的善良外,还在于,橡树曾经对她有过帮助,有一次她看戏归来夜间迷路时,橡树曾是她的领路人,帮她摆渡过河护送她回家。这是属于两个孩子之间的纯真的秘密,他们一直都小心呵护禁守着。乌童的宽怀,少女隐秘的心思,人与人之间的“信”,构成浪子回头的巨大动力。
  曹文轩也是个唯美的作家,不光是形式之美,而且还追求一切内在的完美。他在写坏人时,都散发着好人的光芒。比如说小偷瓜丘的形象设定:他内心也是善良的,不偷本村偷别村,显示出了那么点“盗亦有道”的意味。书里最后没交待小偷瓜丘的去向,他当然没有被乡民乱棍打死,而是因为他的坦白,拯救了橡树而得到了宽宥。同时,小偷自己似乎也被橡树和乡亲们感化,从那一刻起决定金盆洗手,立地成佛。
  浪子回头金不换,穿堂风凉爱意暖。曹文轩让世间的善意温暖与大爱,宽宥着教育着坏小孩橡树。过往的错误,都像夏季茫茫田野上的穿堂风,从一边进去,又从另一边出来,在风洞效应里,完成了属于夏季风自己的命运穿行过程。在这个溽热焦灼孤独的穿行里,男孩橡树也随之长大了,脱胎换骨,完成了自己命定的成长过程。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