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中企在海外,现实比电影更 惊心动魄

中企在海外,现实比电影更 惊心动魄

日期:2017/8/16 阅读 ( 4642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艺术源于生活,现实永远比作品更动人——在中国走向世界的今天,真的有这样一群人曾经历流弹横飞、枪口抵头。这让不少人感叹: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记者|金 姬
 
        海盗、战乱、疫情和撤侨……这些在《战狼II》中的桥段,其实都曾发生在中国企业的海外市场。
  艺术源于生活,现实永远比作品更动人——在中国走向世界的今天,真的有这样一群人曾经历流弹横飞、枪口抵头。这让不少人感叹: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
 
被索马里海盗劫持131天
  
  《战狼II》电影开篇,吴京饰演的冷锋所在的渔船就遭遇海盗偷袭。他得知情况后,二话不说,立即纵身一跃,跳进大海,在海中与海盗们殊死搏斗,并将海盗们一一制服。现实中,中国的船只,也曾在非洲遭遇过海盗,但船员的遭遇更加曲折艰辛。
  2010年6月28日,新加坡籍“金色祝福”号货轮在亚丁湾被6名索马里海盗劫持。
  据悉,“金色祝福”号货轮是排水量为1.4万吨的远洋轮,当时正在从沙特阿拉伯前往印度途中,被劫持时,它距索马里海岸线约95公里。此处位于索马里北部海域,属国际护航舰队推荐的“相对安全通道”。
  该船由上海鼎衡船务公司租用。当时所运载的货品为有毒化学物质乙二醇。由于是装载化学品的船只,所以“金色祝福”号货轮的船舷较低,这让6名荷枪实弹的索马里海盗在尾随这艘船一段时间后就轻而易举地攀爬上船,并控制了船上的19名中国船员。
  为了尽快拿到赎金,海盗让船员给家人打电话,给公司施压。虽然这批船员直到131天以后才获救,但在当年是全球营救被海盗劫持船只耗时最短、金额最少的一次。上海鼎衡在有关部门的协助下,找到了可以和索马里海盗谈判的中间方,不断协商赎金金额和支付方式后,最终由该船承保的一家英国海运保险公司和鼎衡公司共同负担了赎金。
  经协商,赎金在阿曼交付。由于必须是现金交付,上海鼎衡派了两名高管飞到阿曼,这两人也得到了当地中国企业的协助,顺利把大笔现金用专机投到了指定地点。随行的心理咨询师第一时间为人质进行心理疏导。最终,由中国海军护送“金色祝福”号货轮驶入安全海域。
  其中一位高管回忆7年前的这一遭遇时表示,虽然鼎衡当年的经济损失不小,但如果当时没有政府和当地中企的支持,难以想象这19名中国船员可以毫发无损地回国。
 
在危地马拉遭遇枪击和陷害
  
  在《战狼II》中,男主在非洲面对的是欧洲雇佣兵。现实中,中国企业也在和平年代遭遇过当地私人保安的枪击,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2007年底,美国休斯敦最大的私营企业AEI的工作人员来到了中机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MNC)的北京总部,希望双方合作位于危地马拉南部比邻太平洋的奎特札尔港(Puerto Quetzal)以北25公里处的Jaguar火电厂项目。2008年,CMNC和AEI下属的Jaguar能源公司签订了EPC(设计采购施工)合同。可是,Jaguar项目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到2010年5月才开工,而Jaguar项目由于AEI的资金不到位而进展缓慢。
  AEI单方面把合同纠纷上升到武力冲突是在2013年10月,当时CMNC要求AEI对其2010年3月签署的延期付款抵押协议(DPSA)违约进行补救。10月12日,AEI律师却带领40多名私人保安以加强现场安全为由,试图武力抢占Jaguar现场。
  这种武力骚扰在当年11月底升级到小规模冲突——AEI收买了为CMNC服务2年多的现场保安公司,同时雇佣200多名私人武装携带大批枪支违法强行进入Jaguar现场。第二天AEI单方面宣布CMNC违约,并告知CMNC的中国分包商,导致项目全面停工。
  由于危地马拉没有和中国建交,中国公司在当地显得孤立无援。虽然CMNC拿到了危地马拉法院签发的资产保护令和人身保护令,但当地的私人武装气焰嚣张。2013年12月15日上午,为AEI卖命的私人武装分子用霰弹枪对CMNC员工近距离开枪,并采用棍棒殴打和辣椒水喷射,违法强行驱赶中国员工,导致50多名中国员工受伤,其中2人重伤。
  到了2014年6月,按照当地法院判决,CMNC留下87名员工在Jaguar项目现场生活区看管现场及相关资产,其中50多人是半年前枪击事件的受害者。6月20日,AEI的律师带着一队警察、一个移民官和一个大巴车队,在CMNC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以“保护中国员工”为借口将CMNC的87人关押到了移民局收容所。事后CMNC才发现,AEI使用行贿手段违法假冒CMNC人员申请了保护令。而中方员工却因此失去了38天的人身自由。
  3个月后,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危地马拉警察进入CMNC中国女员工的住处,把她们全部赶出去后,过了一会儿宣称在屋内床上搜到70克毒品,并在屋外临街车位上发现一辆涉嫌2011年凶杀案的车辆。CMNC要求警方彻查此事,然后就不了了之了。虽然CMNC得到了危地马拉法院的支持,无奈当地私人武装力量太强大,再加上个别官员或警察都能被AEI收买,CMNC陷入“秀才遇到兵”的尴尬境地。
  2015年,CMNC去新加坡对于危地马拉的Jaguar火电厂项目申请仲裁。CMNC高层透露,本来倾向于CMNC的仲裁书在最后一刻被更改了,仲裁书电子版本的发送IP和AEI律师的房间IP是同一地址,不禁让人怀疑AEI这一次又做了手脚。
  作为原国家机械部下属企业在新能源领域成立的专业化公司,CMNC世界各地都有项目,在拉美国家也有发电厂项目的丰富经验。想不到,与AEI打了十年交道,支付了天价“学费”。CMNC高层表示,CMNC去海外市场前会进行尽职调查、拜访当地财团和NGO,并做好相关预案,“战乱”也是其中一项,但CMNC没有料到AEI会在和平年代采取如此非法手段,向一国总统行贿,并动用武装血腥手段以达到其霸占有资产的目的。
  痛定思痛的CMNC已经研发出一套针对中资企业进入海外市场的AI平台,预计今年就能面世。
 
两次撤离南苏丹
  
  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像CMNC这样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并研发新产品的中资企业也愈来愈多,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交建”)就是其中之一。
  今年6月,中国交建旗下的中交星宇推出国内首个基于北斗的位置与通信服务的安保类产品——“安易行”“安途宝”。海外员工配备了这款装备后,不仅可以提前安全预警,国内家人还可以即时看到你在海外的具体位置。目前,北斗卫星导航应用已在中国交建300多个在建工程项目的生产调度、应急指挥、资源保障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为什么要研发这样的安保类产品?因为中国交建经历了两次南苏丹大撤离。现实中的战乱,没有冷锋的保护时,中国企业需要学会最大限度的自我保护。
  南苏丹,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道路、水电、医疗卫生、教育等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严重缺失,然而与贫穷和疾病相比,最直接也最让人提心吊胆的危险是战乱。中国交建在南苏丹朱巴国际机场项目建设过程中经历的两次战乱,都导致项目部全体员工紧急撤离。
  2013年圣诞节前夕,南苏丹发生暴力冲突,造成约500人死亡、800人受伤,项目营地能明显感到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项目部经过慎重研究,决定集体驾车从陆路撤离。一路还算顺利,但是当车开到乌干达边境时,由于逃难车辆太多,乌方暂停办理通关。当天夜里,大家轮流值班放哨,席地而卧,第二天早上才顺利过关,平安抵达乌干达。
  2014年初,项目临建,中国交建的员工又回到施工现场。出于安全考虑,项目禁止员工私自外出,如需外出都要安排专人护送。但即便如此,施工现场挖出来的炮弹,仍时刻提醒着他们,危险就在他们身边。
  2016年7月9日,本是南苏丹建国五周年纪念日,这个命运多舛的国家,却再受劫难。前一天,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开始交火。7月10日,冲突升级,双方反复争夺的一座大楼距离项目仅300米,枪声、炮弹声就在项目员工的耳边响个不停。
  在这次战乱爆发6天前,项目刚刚组织了安全演练。演练时,集装箱里储备了大量的食物和饮用水,即使与外界隔绝20天,饮食都没问题。冲突发生的夜间,双方暂停交火,但仍时有枪声响起。在间隙,员工暂时从集装箱中撤出,回到营地稍作休整,用这段宝贵的时间,给手机充电,收拾必备物品,同时向公司汇报现场情况。
  得到消息后,公司领导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并通过外交部致函南苏丹,要求保护所有在南苏丹的中方员工的安全;中国港湾也以最快速度成立应急预案小组,彻夜值班,24小时跟踪现场情况,并确定采用包机撤离方案;东非区域中心的应急预案工作小组,负责从喀土穆包机至南苏丹并带大家撤离。当地时间7月10日下午3点,南苏丹驻华大使来电,收到外交部意见,同意采用包机撤离方案,并请求中国交建协助使馆家属撤离。
  然而撤离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7月12日上午,喀土穆Tarco航空公司传来消息说飞机最快也得晚上才能抵达朱巴,而朱巴机场并不具备夜航能力,这就意味着,7月12日无法撤离。喀土穆方随后又传来消息,7月13日上午8点,飞机将从喀土穆降落到朱巴。但正当准备出发之时,再次传来消息,北苏丹国安局下了禁令,禁止喀土穆的飞机飞往南苏丹,撤离计划再次受阻。在各方的努力协调下,终于在7月13日将大家送往喀土穆。
  2016年9月,南苏丹的炮火还未完全平息,中国交建的建设者们就不顾危险陆续返回朱巴机场,积极准备复工,继续为南苏丹人民建设他们梦想中的家园。如今,项目已经完工,中国交建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