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读过这么多美书的女性, 怎能不优雅?

读过这么多美书的女性, 怎能不优雅?

日期:2017/8/23 作者: 应琛 阅读 ( 571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据本届上海书展调查显示,上海女人认为阅读重要的比例远远高于男性。上海市民平均一年读了6.64本纸质图书,连续多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相较于男性,她们更偏爱于心理、美术、艺术、教育等充满美感的书籍。”在朱国顺看来,读过这么多美书的女性,怎能不优雅?
女人, 越优雅 越绽放
 
  Growing Old Gracefully(优雅地老去),听到这句话,我们的脑海中总会跳出奥黛丽·赫本的影像,好像女人变老最美好的样子就是她了,再没有人可以比得过去。
  年轻的时候,你可以可爱娇美;中年的时候,时尚精致;到老,没有比优雅更让女人有底气。张曼玉说:“为什么非要年轻、没有皱纹才是美呢?人不一定要美,美不是一切。美要加上滋味,加上开心,加上别的东西,才是人生的美满。”
  继去年“女人的幸福感哪里来”书香女性论坛大获成功,在沪上掀起一股知识女性风潮后,8月18日下午,上海交通大学文治堂内,上海市妇联再度携手《新民周刊》,邀来著名艺术家奚美娟,童自荣,作家毛尖,孟晖,医生孙赟等重量级嘉宾,在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何婕的带领下,与近千名观众分享自己对“优雅女性”的理解。
 
读过这么多美书的女性,怎能不优雅?
 
记者|应 琛
 
      女性撑起半边天的同时,依旧肩负着传统社会赋予的角色期待,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如何在迅速发展的时代,跟上节拍,充分发挥女性的优势,获得人生幸福的同时,又能优雅地绽放?这是摆在现代女性面前的新问题。
  继去年“女人的幸福感哪里来”书香女性论坛大获成功,在沪上掀起一股知识女性风潮后,8月18日下午,上海交通大学文治堂内,上海市妇联再度携手《新民周刊》,邀来著名艺术家奚美娟、童自荣,作家毛尖、孟晖,医生孙赟等重量级嘉宾,在上海广播电视台主持人何婕的带领下,与近千名观众分享自己对“优雅女性”的理解。
  此次论坛也是新书《优雅绽放》的首发式,本书集纳了林奕华、毛尖、恺蒂、孟晖、姚谦等多位著名作者关于女性的文章,诠释他们心目中千姿百态的女性。或许,她们中有的人会让人觉得和优雅似乎沾不上边——她并不是安静端庄、温柔、体贴、感性的,而是不羁、果敢、开拓的。
  正如上海市妇联主席徐枫在论坛现场致辞时说的那样,女性的优雅和魅力,与年龄、容貌其实没有绝对联系,美丽温柔、安静、端庄是一种优雅;精神富饶、爱之深沉也是一种优雅;还有一些女性,他们果断开拓,奋进向上,同样也是优雅的姿态,“我觉得那些坚持自我塑造,把握人生主动权的女性,她们可以更优雅,从容地面对生活,活得更加精彩和自信。”
  从男性的视角来看,《新民晚报》社总编辑朱国顺则认为,女性拥有天然的优雅,而上海的女性在优雅上又有着天然的优势。女性的优雅或者说“嗲”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源头就在于她们比男性某种意义上更热爱学习,或者更热爱读书。
  据本届上海书展调查显示,上海女人认为阅读重要的比例远远高于男性。上海市民平均一年读了6.64本纸质图书,连续多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相较于男性,她们更偏爱于心理、美术、艺术、教育等充满美感的书籍。”在朱国顺看来,读过这么多美书的女性,怎能不优雅?
 
毛尖:优雅其实是一种智慧,智慧是最大的性感
 
  上世纪80年代末,18岁的毛尖从宁波到上海读大学,百乐门的霓虹光鲜大不如前,时髦女郎依旧踩着高跟鞋踏过淮海路的橱窗。毛尖在华师大念完本科、研究生后,又去香港念了博士,然后回到华师大教书,丽娃河畔的每一寸土地她都走过。
  胡兰成说:“宁波人是热辣的,很少腐败的气氛,他们只是喜爱热闹的、丰富的、健康的生活。”虽然毛尖早已是上海女性的典范,可直到见到她本人,方才领会热辣与丰富为哪般。
  毛尖的名字源于外祖父喜爱品茶,但却意外衬极了如今的她——瘦瘦小小,剪短了头发,人堆里不多话,素静时嘴角微翘——可但凡毛尖开了口,语速便快得像一把小型机关枪。
  这次来参加女性论坛,聊到新书《优雅绽放》,毛尖自嘲:“今天现场的嘉宾里,好像只有我特别随便,因为自己一直蛮喜欢中性的风格,包括别人评论我也好,包括我自己对自己自我要求也好,我从来没有用优雅来要求自己,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或者不沾边。”
  但一句“我就负责绽放,破绽的绽”调动起了全场的气氛,毛尖的发言从介绍书中的其他作者开始,“这本书的作者,基本上都是朋友,即使没有见面,也是在《新民周刊》杂志上见过面,写过文章的。”
  毛尖说,林奕华笔下的优雅是一种永远的追求。比如林青霞,她从演艺界退下来后,也开始拿笔写专栏,“刚开始她写的文章,我觉得有点像习作,但是后来越来越好。你会发现优雅是自我的要求,是岁月的训练。”
  事实上,毛尖正式开始有规律地、半职业化地写专栏,是在2000年。当时,《万象》掌门陆灏应香港信报老板林行止先生之约,在《信报》上开一个“上海通信”专栏,陆灏问毛尖,愿不愿意一起写。那时,刚从香港科大拿到博士候选人资格回到上海的毛尖,正准备博士论文,觉得写个千把字的专栏,小菜一碟。“后来才发现,每天一篇的专栏真是岁月苦短,专栏苦长。”
  但如今,多少沪上男女一期一会,就是为了追看她的专栏,乃至追摹文风的也大有人在。
  在十三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颁奖台上,“年度散文家”奖颁给了作家毛尖。授奖词中这样评价毛尖:“她以专栏名世,却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散文写作的类型。”这是第一次有专栏作家站上这个领奖台。
  毛尖曾表示,专栏是自己会坚持下去的写作形式,在这个时代,专栏作家就是一边召唤太阳,一边又被太阳融化的人。同时,考验速度与爆发力的专栏写作,对于作家而言是一个消耗的过程,一个不断往外掏的过程,一口气写了十几年,毛尖有时候也会希望停下来,静下心来好好休整一段时间。不过,这种念头至今都没有付诸实施,一方面很多约稿来自朋友,而另一方面,用毛尖的话说“自己手贱,常忍不住想发表意见”。
  毛尖表示,读过新书后,感到优雅的定义被扩大——从姚谦笔下的张艾嘉和刘若英,她看到了优雅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而恺蒂写的奥斯丁、莱辛,优雅则是一种坚定的我行我素。
  “还有张曼玉,我觉得张曼玉是一个特别有自觉意识的一个演员。”作为张曼玉的粉丝,毛尖记得侯孝贤导演的《海上花列传》中,原本想邀请张曼玉来扮演沈小红一角,但张曼玉拒绝了,因为她不会说上海话,会影响到对角色的诠释,“优雅就是对自己全身心的把握和定位。”
  而在新书里,毛尖更多写的是海外明星,如梦露和嘉宝。她说,经过了岁月的洗礼,梦露努力保持着天生的真性情,因此观众看到了银幕上的梦露,便特别想用一生去守护,而这就是梦露身上真正体现出来的女性优雅。
  “嘉宝特别喜欢讲一句话就是‘让我一个人待着’,不像现在的明星特别喜欢热闹。”毛尖说,或许对于嘉宝来说,优雅就是保持内心的清洁,“优雅可以是屹立不倒,也可以在万事中横枪的一种能力。”
  至于毛尖本人,打小被当男孩养大,自觉豪气勃发,不愿示弱,写起文章来也奕奕生风,露出几分奥斯丁的遗风。她在最后强调道:“优雅其实是一种智慧,智慧是最大的性感。”
 
孟晖:中国女子最美是细长杨柳腰
 
  和毛尖一起在《万象》杂志上成长起来的作家,还有孟晖。毛尖眼中的孟晖一直非常优雅,她说,孟晖的优雅已经到了“骨灰级”,“她不仅自己优雅,还知道古代各种各样的香料,能教人如何高格调地优雅”。
  对此,孟晖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在一个偶尔机会接触到了各种各样形式有关中国古代物质生活的资料,“这个领域本身充满魅力,它的魅力本身让我沾光。”孟晖说,以往学习历史的时候,常常是有关政治和军事的,这些基本都以男性为主,“它会给人一种误解,觉得人类历史好像没有女人什么事情,但一旦接触到古代物质生活的领域,女性的形象就浮现出来了。”
  通过对史料的研读,孟晖发现,在古代要把一个女性打扮得干干净净,其实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因为以前没有现在的工业化生产,她们若想优雅,其实要比今天的白领女性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如,就连洗发水都是她们自己做的,把面汤做馊了,或者把皂角做扁了。”
  随着人类的进步,人类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女性的生活方式也在不断被改变。“商业化和作坊化,一方面使得女性逐渐从繁琐的家庭运转中解脱出来,另一方面又使得女性面临新的挑战,她们必须参与到更多的社会工作。”在孟晖看来,有关女性优雅的定义,既有不变的东西,又有变的东西,但“现代的优雅真是通过以往无数男男女女的努力建立起来的”。
  但孟晖坦言,中国人近百年来似乎放弃了自己的女性美。“比如,中国女性溜肩,在古代这是性感的象征,但现在完全变成了缺点。”孟晖举例道,“最有意思的是,上世纪80年代,西方服装装垫肩,实际上对中国女性很不利。因为腿长腰短从来都是西方的标准,中国自古是杨柳腰,本身细长性感的腰是美的。”
  孟晖还谈到了香料,在她看来,西方的香水在中国推行得并不成功,因为中国人不喜欢把香水直接涂在身上,“中国人的办法是戴香囊或者香珠,要用更含蓄的方式。但是这一套都消失了,中国现在没有在用香料的传统,大家也不太重视身上的香味。”
  孟晖很怀念以前来上海时,看到路边有老太太在做白兰花的挂件,“以前,每到夏天,人们总习惯身上要带一点香料来压汗味,不光是女性,我国古代贵族男性也一定要带个香袋,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
  孟晖很喜欢上海,因为这里既是一个国际大都市,又是记录现代文明发展的一个实体,但她强调,现代人不要忘却古代的时尚和优雅,中国人有中国人特有的美丽与优雅。
 
童自荣:保持年轻的心态,不停绽放
 
  用声音塑造过风流倜傥的侠客、单纯英俊的王子、狡猾滑稽的上校、谨慎的记者……通过一个个虚构的角色,他实现了自己羞涩外表下深藏的伸张正义、劫富济贫的英雄梦想——年逾古稀的童自荣,音色依旧高贵清澈。
  论坛现场,童老用“上海滩最华丽的声线”来为优雅女性站台。《优雅绽放》一书中《现代女子奥斯丁》一文的片段朗读,他一开口,便把人们的记忆拉回了30多年前。
  在译制片辉煌的上世纪80年代,童自荣几乎就是“王子”和“侠客”的代言人,《天鹅湖》《大海的女儿》《黑郁金香》……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佐罗》,优雅、华丽、颇具贵族气质的声音演绎了几代人记忆中欧洲侠士的风度。
  事实上,在这部意大利和法国合拍片的原版中,阿兰·德隆嗓音低沉沙哑,与童自荣年轻华丽的嗓音迥然相异,童自荣一直以为自己绝无可能为主角配音,最多打一次酱油。但上译厂厂长陈叙一却认为他的声音更符合中国人对角色的认识。配音结束后,开会请大家提意见,现场却没有一个人发言,“我想大概是情节太精彩,把我的缺点掩盖了吧。”童自荣回忆说,最后还是老厂长发话:“佐罗是人不是神,不能一味地慷慨激昂。仅仅靠音量和语气强调英雄气概显得虚张声势。台词说得不费力反而有力量。”于是,他挑了一些主要段落补戏。
  后来,连阿兰·德隆本人都十分欣赏他的配音,认为自己的《佐罗》红遍中国大江南北,和童自荣华丽的嗓音很有关系,还说:“今后我的电影在中国放映,都由你来配音。” 
  不过,童自荣认为自己在声音上有局限性,有一些角色,他怎么努力都配不好。虽然配反派很过瘾,但他并不满足于简单地把台词念出来,他想深刻地体验人物的喜怒哀乐。完全进入“坏人”的内心世界,配得像个“坏人”,童自荣表示自己至今都很难办到。
  很多人都知道,童自荣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以他的外形条件,本可以成为聚光灯下的明星,过去也不是没有人找他演戏,但童自荣表示,最适合自己的还是在录音棚里塑造角色,因而他坚持将刚出版的新书定名为《让我躲在幕后》。而这本书,也被他看作是一种对粉丝几十年支持的报答。
  新时代的年轻人或许没能赶上童自荣为500多部中外电影配音的译制片厂黄金时代,但美好的事物总会相遇。近年来,随着“声优”这一舶来的新名字,配音热再度席卷而来。童自荣坐不住了,在幕后躲了半生的他,被年轻人的梦再度拥到了台上,他不再介意走到人前,面对公众,甚至在一档名为“偶像声援计划”的虚拟偶像声优招募中,担任导师和评委。
  与银幕上一闪而过的“小花”“小鲜肉”相比较,老一辈艺术家为了一个角色、一句台词而孜孜不倦的精神着实让人感佩。他们沉浸于作品中,用内心去体验角色的心理活动,力求最大程度上与角色相符的敬业精神,如今实在需要发扬光大。
  “我要跟得上时代的话,现在也应当从一个封闭的角落、小天地里面跳出来。好在年轻人那样有创意,那样有朝气。尽管他们尚显幼稚,但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我们一起来学习,一起来合作,一起来进步。”在童自荣看来,优雅的背后一定是生活的磨炼。
 
奚美娟:真正的内心强大也是一种优雅
 
  有一类女人,或许说不上有多好看,但大家瞧着她,总觉得特别舒服,越看越有味道。奚美娟可能就是这样的女人,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气质再恰当不过了,那就是“人淡如菊”——像秋菊般清雅秀丽。
  相比她清雅如菊的气质,奚美娟的戏却是演得似一朵旺盛的牡丹,丰美无比。如今是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的奚美娟曾成功塑造了各种不同性格命运的母亲,被人们称为“国民妈妈”。她常说:“表演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别人看到,在你塑造的角色里,有一种文化涵养所赋予的魅力。”
  曾有记者采访奚美娟对时尚的看法,她说:“女人过了四十岁,一定要自信,不需要刻意打扮去掩饰失去的青春,盲目地追求时尚。从健康的理念,时尚应该鼓励人们热爱生活,而不是一味追求奢华的物质享受。尤其是人到中年的女性,生活方式、着装一定要‘得体’,得体是一种美学的理念,现在有些影视作品中,一些中年妇女的造型,导演为迎合市场需求,让她们坦胸露背,实在是对女演员的不尊重。”
  得体其实也不失为一种优雅。
  1992年,在电影《蒋筑英》中,奚美娟饰演了蒋筑英的妻子路长琴。这个角色至今都令她记忆犹新。当时,为了塑造角色,长春电影制片厂特意将路长琴请来,希望能她回忆一些蒋筑英生前的细节。但似乎,路长琴并没有特别的意愿,让自己的先生出现在电影银幕上。
  “她说着说着就会停一会儿,感觉要哭了,然后说,‘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说,我是因为配合你们的工作。’作为创作者,我们还是希望她讲得越细越好,但实际上是很残酷的。”当时坐在路长琴对面的奚美娟特别能理解她的这种隐忍,“这样一位女性我由衷佩服她。她的那种直率地说她不愿意,但又为了配合我们工作一直坚持回忆的样子,我觉得非常优雅。”
  当时,蒋筑英已经去世十多年,本以为路长琴应该已经抚平了伤痛,但有次剧组去她家里,却发现家中一张蒋筑英的照片都没有。原来他们夫妻的感情特别好,路长琴怕看到照片伤感,所以就连先生一寸的报名照都要压在箱底收起来。奚美娟坦言,这给她的刺激非常大。在塑造这类优秀女性时,她始终保持了一种艺术的自觉:“如果这么好的女性榜样,因为我们对她们的理解不够,或者说简单地把她们往所谓的‘高大上’去推,把生动的艺术形象弄得非常干瘪、不丰满,甚至概念化,那么老百姓看过以后就不会感动,我觉得这是我们的失职。”
  后来路长琴在摄影棚里看完电影《蒋筑英》后,泪流满面地说:“我惊喜中落泪,我落泪中惊喜,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表达我对两位演员的谢意,他们真的把我和筑英演活了,我们夫妻俩夜深絮话,我去太平间最后一次为筑英理发,奚美娟演得太真实了,她好像就是电影里的我。”
  除了分享与路长琴的交往,论坛现场,奚美娟还朗诵了一篇自己写作的关于周小燕老师的散文《风采依旧》,更亲自演绎了话剧《北京法源寺》中的一段独白。慈禧太后强大的气场瞬间点燃全场。
  在奚美娟看来,一个女性能有自救的能力,可以从阴影当中走出来,她在精神上一定是非常有力度的。“优雅本身跟力度并不矛盾,真正内心强大的,有能力走出自己生活困境的人,我觉得也能称得上是一种优雅。”
 
孙赟:一颗淡然的心活出更优雅的自我
 
  论坛上,来自仁济医院的主任医师孙赟虽不像其他几位嘉宾那样巧舌如簧,但作为一名生殖医学专家,她用两个患者的故事,表达了自己对于优雅的感悟。
  第一个令孙赟印象深刻的患者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新婚不久的她被确诊为子宫颈癌。尽管她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但最终还是勇敢地接受了保留子宫的宫颈癌根治术。术后,这位患者积极做了治疗,恢复正常。两年后,她和先生商量想要一个宝宝,但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未能所愿。这时,她找到了孙赟,希望接受辅助生殖助孕技术。
  “当时我感到非常庆幸,庆幸的是肿瘤医生做手术时为她做了保留子宫,也庆幸现在的辅助生殖技术给她提供了机会。”孙赟坦言,她更为这位患者感到庆幸,“因为我看到了她从未放弃过希望,一直努力使自己的生活更加完美,这使我想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优雅。优雅不仅仅是一种精致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强大丰富的内心,它注重的是一种修炼。优雅是一种积极乐观,从容淡定,豁达坦然的生活态度。”
  而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孙赟还见到了很多超过40岁的“高龄产妇”。“事实上,超过40岁的女性接受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是小于15%的,45岁以上的成功率更不到1%。”孙赟说,但临床上还是有很多高龄想要生育的女性仍在坚持着治疗,“从她们身上我看到了坚持不懈,也看到了中国传统女性美德。”
  孙赟前不久就碰到一位43岁高龄患者,而这是她第五次接受试管婴儿手术了。她告诉孙赟,如果这次失败就坦然接受,放弃治疗,并会回到自己原来的工作生活状态。
  “临床上,很多高龄女性为了生二胎放弃了体面工作,优雅的生活。”这位高龄女性让孙赟感到欣慰,因为从她身上,能感到她找回了自我,找回了从容淡定,找回了她的优雅。
  “人生其实是由无数个舍与得构成的,当你打开一扇窗,同时也会关上另一扇窗,当你舍去什么,也会得到另外一些。舍去了再次为人父母的机会,同时你得到了更多享受人生、提升自我的时间,可以有空阅读、看歌剧、健身,做很多有趣的事情,让你的人生丰富多彩。生活是一种过程,不要把目的看得太重要,那样也会错失人生的美妙过程。怀着一颗淡然的心,不过分计较也不刻意执着,活出更优雅的自我。”这是孙赟很喜欢的一段话,她想告诉广大高龄女性,尤其想要生育二胎女性说,高龄女性想生育应当首先咨询医生,应该根据医生的建议,既要懂得坚持,也要学会放弃。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