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封面  >   巨龙提升“含金量”

巨龙提升“含金量”

日期:2017/9/6 阅读 ( 2258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大众创业、互联网+、平台经济,“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以创新带发展,让其他金砖国家深受触动。
记者|孔冰欣
 
       伴随着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厦门举行,寰球视野又锁定在了中国这条腾飞的巨龙身上。紫气东来,吞云吐雾,在上一个十年,中国始终是金砖国家合作的积极支持者和践行者,源源不断地为金砖国家合作的持续深化推进提供强大动力。
  虽然合作机制自创立伊始便时闻唱衰怪声,在近年来亦遭遇了不少挑战,然而,只要“飞龙”在天,四海遨游,凝心聚力,共卫“金砖”,那么,这块坚硬、厚实的“BRICS”将永不褪色,熠熠生辉,并用第二个鎏金十年,再许世界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协商型引领”:大国的高瞻远瞩、君子之风
 
  从2006年到2017年,金砖各国之间的实力对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其他四个国家的GDP之和,都不及中国,且差距仍在拉大。可见,在这十年里,我们崛起的速度是远远快于合作伙伴们的。而能力越大,其实责任也就越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再去深入了解“巨龙”的影响和作用,更能体会到大国的高瞻远瞩、君子之风。
  “中国在金砖国家中的引领作用,有着一种特殊性。”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副主任朱杰进在接受《新民周刊》专访时,首先指出了这一点。“中国在金砖国家中发挥的引领作用,若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那便是协商型引领作用。何谓‘协商型’?依照以往国际经济合作的惯例,比如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布雷顿森林体系等等,基本上都按参与者的经济规模进行分配;规模大,出资多,投票权、话语权自然占据上风。经济学家认为,这样的做法合情合理,谁的能力大,谁就承担更重的责任。但是,在金砖合作中,中国一直强调的,是不要总用老思维看待问题。我们的协商型引领作用,一是体现在坚持集体领导,不搞垄断。比如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是当今唯一没有按照股权、没有按照经济总量来分配的国际多边开发银行。
  “在很多西方国家看来,新开发银行非常之奇怪——居然没有第一大股东?居然全是第一大股东?居然五国平分股权?而这恰恰反映了习近平主席在接见金砖国家外长时的观点:金砖合作既维护了五国的共同利益,又是一种对新型国际关系的探索。此乃史上大国前所未行之事——从经济实力的角度观察,中国远远在其他四国之上,目前经济总量是印度的5倍,俄罗斯的8倍,南非的25倍,但我们愿意平分股权。二是体现在尊重主权,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这一点在新开发银行上也表现得甚为突出,其贷款审批创新性地提出了‘国别体系’。其他多边开发银行在贷款审批过程中,会以高环境标准、高人权标准为由,拒绝批复‘不达标’的申请。而新开发银行尽量采用‘国别体系’,尽量尊重借款国本国的环境和社会标准,充分尊重小国的主权,没有‘己之所欲,必施于人’。三是体现在示范引导。咱们中国不发号施令,不指手画脚——你自身素质过硬,比别人做得更多、比别人干得更好,大家自然而然就会跟着你。”
 
“金砖”不褪色,中国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
 
  对于“金砖褪色论”,朱杰进认为该论点本身就是一种误解,并不客观。他表示,“金砖”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经济增长的概念,如果根据某几个金砖国家在近几年处于经济下行的状态,就此断定“金砖不金”,未免失之偏颇。
  凝聚金砖的合力是什么?本就不是出于纯粹金钱利益的原始驱动,不是几个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之间操纵权柄,把玩游戏。“金砖合作的动力完全不是这样的。一方面,我们要改革全球治理;另一方面,五国现在发展的过程中,要相互借力。其二,我们要客观看待经济增长问题。‘看经济要看基本面’,一个季度、或者半年、一年的经济数据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你要洞察决定一国中长期发展潜力的要素,包括资本、劳动力、技术、市场等等。以此为据,再去看金砖国家,像印度,如今是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俄罗斯,普京上台后一直试图扭转整体经济结构太单一的局面,而且,俄罗斯基础毕竟是不错的。所以中方始终认为,我们眼光要放远,不能短视。”朱杰进说。
  中国力量对于金砖机制的主动贡献,是毋庸置疑,显而易见的。事实上,选择金砖合作,也是“大国外交”的重大战略,既有利于中国国内发展,也有利于中国在全球治理中进一步提升话语权。来自东方的巨龙飞得高、看得深刻,越是在金砖伙伴们遇到困难、一筹莫展的时候,越是要施以援手,帮助它们。通过积极交流、务实合作,“BRICS”被打造成了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五国联动,砥砺前行;其中,中国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向为各国称道。
  “在过去的30年,我们国家积累了很多好的理念,这些好的理念,在金砖国家当中很受欢迎。这种发展理念、先进思想上的引领作用,好比你往那一坐,不用凭借所谓投票权压人、让人家听你的;而是大家觉得你就是活生生的代表,就想照着你的模式来。
  “那么,我们到底有哪些特别好的理念在金砖国家特别受欢迎呢?一是改革开放。中国是如何通过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相互促进,取得了令人瞩目发展成果的,在全世界范围内一直被广泛讨论、认可。二是基础设施。金砖国家,还有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来访中国以后,无一不对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颔首的。因为基础设施确实是发展路上的瓶颈、是一个前提条件,所以中国强大的基建能力对很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极富吸引力。三是国内创新。最近几年,中国创新发展的势头,也在金砖国家中一石激千浪。我们现在讲的大众创业、‘互联网+’、平台经济,我们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以创新带发展,让其它金砖国家深受触动。”朱杰进分析。
  中国在金砖合作机制中真正的影响力,在于自身能不能发展,且在自身发展的同时,谋得五国互利共赢。而我国之所以能够深入人心,关键还在于协商型的领导方式迥异于美国、迥异于固有的“大国领导章程”。在国际组织中,霸权式的领导总会招来不满愤懑,“老大哥”唯我独尊,牢牢把控否决权,动辄强迫别人,又岂能换来发展中国家心口如一的尊敬?
 
我往你也来,力推务实合作鼓励伙伴们
 
  必须承认的是,金砖合作机制设立以来,“中国输出”确实一骑绝尘,在政治、经济、人文往来的过程中,“made in China”的logo,以及“help from China”的举措,是让“金砖”密度更高、成色更好的有力保障。
  朱杰进笑道,中国制造业非常风光,堪称强势。具体细化到“中国输出”和其余金砖四国间如何发扬特色、各取所需,则涉及到每个国家的经济结构问题。“其余金砖四国当然是欢迎中国的制造业的,不过,我们的优势实在是太抢眼了,它们意识到,如果过分依赖中国的制造业,长此以往,恐不利于其本国的产业结构,或被困低端的原材料、初级产品,调整不过来。怎样改变这个状态呢?这正是中国、正是金砖合作眼下努力的一个方向。
  一方面,我们尽量扩大了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出口。此次金砖经贸部长会议上,大家也在热烈地探讨,明年中国开国际进口博览会,中方会主动多从金砖国家发掘进口的突破口,让这些伙伴们在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中,卖出更多有价值的货物。另一方面,其余金砖四国也具备各自的优势特色。比如印度的服务贸易在其出口结构中占了近50%,其软件和服务外包产业位居世界领先水平,我们可在这一领域加大合作力度。中国今年将制定金砖国家服务贸易合作路线图,目的就是要促进服务贸易的发展。
  “而从出口产品本身来看,现今国内电子商务飞速发展,我们也在推示范电子口岸,我觉得将来完全有可能搭建五国间的电子商务平台。印度的香料和手工艺品、俄罗斯的糖果和饼干、巴西的松子和蜂胶、南非的西柚和红酒……这些金砖国家的传统佳货,如借助电子商务平台,当使五国间的贸易大市场再进一步。此外,旅游业的合作、教育资源的合作,空间都很大。”
朱杰进告诉《新民周刊》,五国之间还达成了一致的投资共识。金砖国家普遍认为,中国在贸易这一块不可匹敌,出口能力、制造业举世无双,根本竞争不过。而通过“投资”,实际上能改变这种贸易不平衡的情形。在中方实施“走出去”战略的过程中,于金砖伙伴国内,投资规模越来越大,一些困难与矛盾相应地浮出了水面。
  而针对“如何促进相互投资便利化”,金砖国家也制定了一系列策略。一是确保投资政策的透明度。比如去印度投资,那么其投资政策、法律法规应该清晰透明,让别人心里有底。二是确保投资的行政效率。我们国内正在推进简政放权;吸引外资时,简化审批程序、提高操作效率,也成了当务之急。中国的企业去外国投资,同样希望又准又快,诉求是相通的。三是确保投资的合作水平。包括建立政府与投资企业间的对话机制,以及持续探索政府与政府之间怎样促进相互投资。
  金砖国家无论从地理距离,还是从政治制度、经济环境、文化习俗来讲,各方面的差异是非常大的。但是,过去十年间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金砖五国正从国际发展,稳步迈向国内发展、务实合作。
 
突破兼创新,下一个十年值得无比期待
 
  十年转瞬即逝,金砖机制已成为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重要平台,并在经贸、财政和金融、工商、教育、科技等数十个领域形成了务实合作的多层次架构。这里面,“创新突破”四个字,不止是中国发展的新思路,也是金砖机制的保鲜要诀。
  2015年成立的新开发银行,已渐渐成为金砖国家创新金融发展的重要机构。从将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到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开出第一个区域分支机构,两年间,新开发银行的总雇员已近100人,运营机制日趋完善成熟。新开发银行首任行长卡马特对媒体表示,关于明日之蓝图,“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写进了经新开发银行董事会通过的‘2017—2021总体策略’当中。我们目前没有遇到获国际机构评级上的任何挑战,将来会继续发行人民币债券,更专注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发展。”
  “像新开发银行这样的国际组织,能在金砖国家务实合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朱杰进对新开发银行的前景同样乐观,而除却新开发银行外,“应急储备安排也是我们的一大创新。”
  应急储备安排,相当于五国间的金融安全网,一旦五国中某国发生金融危机,其他国家立刻进行援助。“在中方与外方的合作中,应急储备安排实属难能可贵的创新突破,体现了中方新型的义利观。该安排初始承诺互换规模为1000亿美元。各国最大互换金额为中国410亿美元,巴西、印度和俄罗斯各18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应急储备安排是在有关金砖国家出现国际收支困难时,其他成员国向其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纾困的集体承诺。该安排的建立并不意味着国际储备的直接转移,只有在有关国家提出申请,并满足一定条件时,其他成员国才通过货币互换提供资金。很多人或许会疑惑不解,中国难道是‘冤大头’吗?出了那么多钱。非也,这恰是大国的责任与能力,在金砖合作中,‘大块头要有大智慧’,还要有大担当。”
  2013年南非德班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中,习近平主席提出了金砖国家合作的四大目标,即“一体化大市场、多层次大流通、陆海空大联通、文化大交流”。2015年俄罗斯乌法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中,习主席提出了金砖国家应构建“四大伙伴关系”,即“维护世界和平的伙伴关系、促进共同发展的伙伴关系、弘扬多元文明的伙伴关系、加强全球经济治理的伙伴关系”。整个金砖国家合作进程中,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发挥了重大引领作用。
  在朱杰进看来,中国将一以贯之,于未来十年继续担当协商型引领者的角色。“我们还是要通过自己的发展理念、责任意识,肩负重任,做好领导。与此同时,在金砖合作中,我们也有很大的收获。即让国际社会、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由衷感觉到中国是一个真正负责、有所作为的新型大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发展伙伴。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忌讳像以前的发达国家那样,处处赢家通吃,凡事只求利己。金砖合作机制,是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是传递我们精神、信念的合作,中国要把以义为先、义利并举的新义利观,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新道路,在发展中国家散播开来。”
  巨龙提升“含金量”,作为金砖国家合作的重要引擎,中国将在金砖“中国年”与其他成员国并肩携手,见证新一轮澎湃涌动的历史。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