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与事  >   散步

散步

日期:2017/9/28 阅读 ( 307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邓 彦(广东广州,警察)
 
  散步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假如哪天晚餐后缺少了这一项,就满身的不舒服,或坐立不安,或心有所待,有一种莫名的焦虑感轻轻环绕心头,挥之不去、拂之犹来。这时候,是一定要放下手头的活计,换上轻便的服装,穿上运动鞋,悄然步出室外,绕过繁华的市街,穿过曲折悠长的小巷,微风来袭,华灯初上,心情一下子随之安定下来,步子慢慢地变得轻快,漫步公园碧波荡漾的湖边,沿坡缓行,树影婆娑,空气清新,心情一时愉悦起来,烦愁烟消云散。
  少年的时候,我生活在乡村,去学校的路很长。我每天都步行,无论是刮风下雨、春夏秋冬,我从来没有缺过一节课。乡村岁月好像有永远用不完的光阴,每每一个人走在空旷乡间的田塍小道,蓝天白云,秋高气爽,春雨冬雪,我尽情地享受乡下四季入时的美景,想想一天的功课和要实现的人生目标,少年的心情是那样的快乐和充实。那时乡村小路上的求学步行,何尝不是一种愉快的散步呢?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白天晚上都在教室里拼搏功课,晚自习教室熄灯以后,总喜欢踱去教学楼坡下的大操场转悠几圈,散步在黑魆魆的操场,只听到杂草丛中虫鸣蛙叫,寂静的校园、偌大的操场只留下我悠长的身影,唯远处微弱的光芒引人前行,几圈走下来,学习的疲倦慢慢地消解,心情放松下来,才步入集体宿舍带着人生的梦想美美地睡去。那时散步就像一块磨刀石,磨砺精神的光芒。
  后来恋爱的季节,我牵着别人的手,在春风沉醉的夜晚,湖边月下,林间树丛,曾不知疲倦地走呀走,那时的散步就成了爱情的伴奏曲。
  在此后有很长一个时期里,忙于生计,觉得散步太闲淡无趣,渐渐迷恋上了对抗性强的羽毛球运动,有空总喜欢呼朋引伴去球馆捉对厮杀几局,直到挥汗如雨,身疲力竭,才觉得人生畅意,生命充实,那时觉得青春是应该用来挥洒的,而缓步慢行彷佛虚度人生。人到中年,诸事恬淡,一日月下散步,忽然顿悟散步才是我的最爱,就像蓦然找到了一个失散多年的老友,那样令人亲切和美好。从此后,无论刮风下雨,无论外出在家,散步再也没有间断。我曾出差兰考,在陌生的村落漫步,沉潜于欣赏乡间春景时,有过被农家的母狗带着一群狗崽尾追的狼狈。在井冈山脚下散步,结果愈走愈远,有过彷徨不知归路的尴尬。在广州越秀山散步,突遇不期而至的滂沱骤雨,有过淋成落汤鸡跑回家的遭遇。这都是散步所赐予的有趣的点点回忆。
  郁达夫在《江南的冬景》里写道:“说起了寒郊的散步,实在是江南的冬日,所给与江南居住者的一种特异的恩惠。”他说的江南应该不包括岭南,可岭南何尝不如此。我居南粤,散步成了这里市人四季流行的休闲方式。
  散步可以漫无目的地,可以长行,可以短步,随兴所至,傍花随柳。一个人独走,可以慢慢地放松心情,思考些人生,理一理一天的思绪,也是散步的佳境。约同好的友人,边走边聊,天南海北,像一种散步沙龙,这又是散步的另一种乐趣了。在哲学家那里,散步赋予了哲学内涵,本雅明说:“闲逛者可以寻觅属于自己的诗性空间和审美生存。”德塞尔托说:“散步可以瓦解平庸灰暗的日常生存状态,使人走出现实生存困境,到达‘诗意的栖居’境界。”哲学家喜欢讨论人生,而我等芸芸众生只是迈着脚下坚实的步子。
  “道上疏梅花一树。人去人来,不管流年度。闲过南豅同散步。”散步独得的闲雅之趣,有如酒到微醺时的一碟佐菜,彷如婴儿入睡时母亲那一曲摇篮吟唱,是中国古诗词里天人合一的交汇融合,又如似水芳华人生的“移舟泊烟渚”。
  写到这,合上笔记本电脑,走吧,我们一起到郊外散步去。
 
精彩图文
热门文章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